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回到上青林的第二天早上,侯衛東帶著煩腦去了狗背彎,雖然沒有錢,石場還得必須開工,因為沙益路工地等著要材料。

    挖開土層,就是厚實的石料,這些都是沉睡千年,萬年甚至數十萬年的不可再生資源,也是一塊塊躺著的人民幣。

    侯衛東坐在石場的最高峰,俯視厚實的石頭,看著村民們勞著,明天就要去買炸藥,而他荷包空空,居然連一天的量也買不起了,就只有坐在高峰上發呆。

    幾位位于最高梯位的村民,正在橇一塊被炸藥震松的石塊,一個小伙子猛地一用力,旁邊一塊小石頭滾落在地上,從十米高的采石臺上落了下去,碰在地面上,發出了轟的一聲,地面不足五米處,就有幾個人正在給貨車上碎石的村民。

    侯衛東嚇出了一身冷汗,這石塊雖然只有拳頭大小,但是從十米臺上落下來,若是碰中了腦袋,則必死無疑,他的注意力一下就從缺錢問題轉移到安全問題上。

    幾步沖下了高臺,侯衛東把何紅富拉了過來,道:“讓底下的人全部離開,我們倆回去商量一下安全規則?!?br />
    狗背彎石場建好以后,侯衛東就把何紅富請來當了副場長,侯衛東不在的時候,就由他全權代理,何紅富正在算今天的采石量,見侯衛東滿臉焦急,就滿不在乎地道:“瘋子,今天不抓緊點,就完不成定量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搖頭道:“以前采石臺子低,沒有什么大問題,現在采石臺越來越高,我們這個有十米以上了,如果不注意安全,只怕以后要出事,高臺作業的時候,底下一定不能站人,就算工期再緊,我們也不賺這個錢?!?br />
    何紅富仍然沒有太在意,道:“上面施工的時候,底下小心點就是了,沒有必要弄這么多規矩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由于鼓動著修了上青林馬路,在村民眼里就增添了不少威信。何紅富少有的讀過高中的村民,出了名的利嘴,兩人爭論了一會,侯衛東見他毫不在意,臉色便嚴肅了下來。

    侯衛東腰上的傳呼機突然響了起來,他取過來看了看,心道:“誰在楊新春那里找我?”他心里有事,就沒有理睬,繼續交待何紅富,“遵守規定,回避風險,必須要給工人們講請楚。他們打工為求財,別把命丟在里面了,如果這樣,我們的罪過就大了?!?br />
    傳呼機又響了起來,侯衛東的傳呼機是中文傳呼機,這一次出現的就是留言:“小佳已上山?!焙钚l東楞了楞。隨即明白過來,急急地道:“何紅富,你給我盯著點,老婆大人來了?!?br />
    他又叮囑了幾句,便朝小院子飛奔而去。沒有走多遠,就在公路上看見一輛小車,正是趙永勝的那一輛,他此時心里全部裝著小佳,見到書記的車也沒有在意,眼睛膘了一眼,繼續走。

    小車開到身邊的時候,響了兩聲喇叭,隨后停了下來。侯衛東有些奇怪,“趙永勝找我哨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車門打開,走下來的卻不是趙永勝,而是小佳和另外一個年輕男子,小佳畫著淡妝,小卷發變成了直發,一身職業裝將身材映忖得玲瓏有致,她臉上綻放著燦爛的花朵。

    “小佳,你怎么來了?!庇型馊嗽谠趫?,侯衛東表現得很是含蓄。小佳落落大方的介紹道:“我的同事趙小軍,這是我的男朋友侯衛東,今天正好有車到青林鎮,我請了假就過來了?!?br />
    趙小軍相貌和趙永勝有八分相似,他熱情地握著侯衛東的手,道:“上青林公路是幾代人的夢想,如個終于通車了,我聽他們擺過修路的經過,侯哥在里面起了關鍵作用,侯哥,你真是厲害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暗道:“趙小軍倒是一個自來熟,也很會說話?!彼麤]有回應修路這個話題,道:“你們是什么時候出發的,走之前也不來個電話?!?br />
    小佳眼角滿是笑意,道:“趙小軍說趙書記的車要回青林,臨時說起過來,說走就走?!?br />
    三人上了車,趙小軍坐在前面,侯衛東和張小佳坐在后排,當著外人在場,侯衛東和小佳也不好意思太過親熱,只是偷偷地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司機小張回過頭。道:“侯大學,上青林的公路修得還不錯,特別是上了山以后,沒有什么彎道,跑起來很舒服,比下青林公路還修得好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雖然和趙永勝一笑抿恩仇,可是那一次司機小張留給他的印象過于惡劣,對于小張的主動搭訕,他就比較冷淡,只是出于禮貌,道:“公路是交通設計院設計的,當然有水平,施工隊只是按圖施工?!?br />
    小車回到了上青林場鎮的小院子,三人下了車,趙小軍對小佳道:“張主任,明天上午七點鐘,我上來接你,你們兩人難得見面,我就不當電燈泡了?!?br />
    小車離開以后,侯衛東和張小佳對視了一眼,兩人眼中都有了星星之火,進了屋,侯衛東順手把門關上了,小佳剛說了一句:“這小屋還是老樣子?!弊彀捅惚缓钚l東堵住了。

    兩人如饑似渴地親吻了一陣,小佳突然摸著了侯衛東的頭發,叫了一聲:“老公,你頭發怎么這么多灰?”

    侯衛東是從石場直接過來的,石場灰大,頭發上自然就有一層石粉,他松開小佳。拍了拍頭發,頭發上立刻騰起了一層白灰。

    小佳使勁掐了侯衛東幾把,道:“快燒點水洗澡。其是臟死了?!?br />
    經過了剛才的擁抱,潛藏在侯衛東身上的“性趣”就如火藥一樣被點燃了,只是渾身石粉,別說小佳,自己也覺得難受,他就急急忙忙的將去燒水。

    洗完澡。侯衛東回到寢室,迫不及待地將小佳抱了起來。

    小佳胸前鮮艷的蓓蕾,細膩的肌膚,纖細的腰身,修長的腿,以及熟悉的味道和聲音,都讓侯衛東無比留戀。

    激情之后,兩人就相擁在床上,小佳將頭*在侯衛東的手彎處,靜如小貓。她最喜歡侯衛東腹部成塊的肌肉。就用手指在肌肉里劃著方格,隨口道:“趙小軍說他爸爸答應調你到鎮下去,你不愿意去?!?br />
    小佳的頭發就在侯衛東鼻前,其頭發上的淡淡女人味道是侯衛東的最愛,他雙手也沒有停著,就在小佳的身上不停地游走。

    “小佳,我又開了一個石場。事情太多,到了下青林鎮恐怕照顧不過來?!?br />
    小佳在沙州建委,平時接觸很多房地產開發商,都是資金雄厚的大老板,所以,對于開石場這種小生意,她沒有特別在意,又由于她并不是搞技術出身,對于建材這一塊也不敏感。在小佳的心目中:走仕途才是侯衛東的正道。開石場,或許能找些錢,但是因為開石場而耽誤了前途,就得不償失了。

    正是由于小佳對開石場一事有抵觸情緒,開石場詳談,侯衛東就一

    直沒有多說,這一次小佳上山,倒是一個相互溝通的好機會。

    小佳為了照顧侯衛東的面子和情緒,盡量放緩語氣道:“老公,如果還想在仕途上發展,就還是要下山,距離領導近一些,領導才能發現你的才能,如果下定決心要從商,不下山也就無所謂。但是,真正要從商,在青林鎮就沒有意思了,你干脆就到沙州來,找一個合適的事情,從小做起?!?br />
    “書記趙永勝和鎮長秦飛躍矛盾很深,這種情況下,我最好是躲遠遠的,盡量少摻和到領導的矛盾中去,前一段時間為了修路的事情,我跟秦飛躍走得相對近一些,趙永股借口都不找,就將我的工作組副長職務免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到上青林已經一年了,他向陳慶蓉表示三年將調到沙州,從現實來看,調動的希望很渺茫。

    幾個月前建委請步市長吃飯,小佳就趁著步市長高興,半是開玩笑半是認真地提出了將男朋友侯衛東調到沙州來,步市長笑哈哈地答應了,只是并無下文,而步高拒絕之后,也不再提此事,他并沒有放棄,仍然不斷地尋找機會接近自己,其司馬昭之心,建委辦公室的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侯衛東想起一事,道:“趙小軍是通過沙州市人大主任高志遠的關系調到的建委,隔壁高鄉長就是高志遠的親戚,我看能不能通過高志遠,調到沙州去?!毙〖迅吲d地道:“高志遠在沙州很有威信,如果他出面,應該沒有問題?!?br />
    有了絲絲希望,兩人心情便好轉起來,又激情燃燒了一回。

    侯衛東早上起床以后,就到了狗背彎石場,家中無菜,就帶著小佳到姚瘦子的豆花館子吃飯,出門之時,侯衛東拿出錢包看了看,道“小佳,我現在窮得沒有褲子穿,只剩最后六十元錢?!?br />
    小佳吃驚地道:“這是怎么回事,開石場雖然說賺不了大錢,也絕不會虧本,你怎么窮成這樣?”

    侯衛東壓低聲音道:“這幾年沙州都要修路,開石場還是很找錢,上一次交通局輔上青林公路,英剛石場的凈利潤接近三十萬,我分到十幾萬?!?br />
    小佳吃驚地瞪著眼晴,道:“你賺了十幾萬,怎么不跟我說,現在錢到哪里去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嘿嘿笑道:“我想等沙益路拿下來以后,給你一個大驚喜,讓你嘗嘗當富婆的滋味?!彼猿暗溃骸罢l知現在就變成了窮光蛋,明天要進炸藥,我只有六十塊錢,急得要跳摟?!?br />
    小佳白了他一眼,道:“我是你的老婆,賺了十幾萬都不跟我說,說明你心中根本沒有我,我生氣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哄了半天,小佳這才展開笑容,兩人吃了豆花飯,就去看石場。

上一篇:第九十四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(二) 下一篇:第九十六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(四)

银航娱乐平台 体彩内蒙古11选5走势图 街机电玩捕鱼手机版下载 网上现金麻将棋牌游戏 新疆时时彩杀号官方网站 麻将平台代理合法吗 欧洲奥地利秒速时时彩开奖结果一点击进入 广东36选7几点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体彩顶呱刮十二星座 日职棒球比分 比特币行情客户端 熊猫麻将一直输的原因 山东福利彩票中奖说明 幸运农场开奖时间 云南快乐10分 瑞波币交易平台在哪里 温州麻将作弊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