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上青林公路修好以后,山上終于通了公共汽車,班次很少,每天下午三點從益楊車站發車,六點到達上青林場鎮,晚上客車并不返回,在老鄉政府的小院子里面,第二天早上七點鐘發車,十點鐘左右到達益楊縣。

    侯衛東、奉大江、曾憲剛、習昭勇和田大刀五個人,懷著復雜的滋味,坐上客車,從上青林場鎮上車,前往交通局,請求支付部分工程款。

    上青林公路雖然是泥結石路面,勝在了新近輔成,客車一路平穩快速,十點半,一行人準時來到了交通局六樓會議室,這是交通局班子開會的地方,特意騰出來接待幾位石場老板。

    交通局曾昭強和朱兵早已商量的應對之法。

    朱兵最先出現在會議室,他滿臉笑容,手里拿著一包紅塔山,道:“各位,曾局長有點事,等一會再過來?!?br />
    他一邊散著煙一邊開著玩笑?!扒貢?,好久沒有見你,今天中午我在交通局找了一個高手,和你比一比酒量,上次到你們村里,把我喝慘了?!庇值溃骸霸魅?,你干脆買輛客車,跑運輸也找錢,到我這里來辦手續?!?br />
    曾憲剛已經跟朱兵很熟悉了,他愁眉不展地道:“朱局長,別說買車了,家里已經揭不開鍋了,朱局長就撥一點款給我們,救救急,確實沒得屁眼法了?!碧锎蟮兑蚕胝f話,一旁的習昭勇就瞪了他一眼,低聲道:“你少開腔,聽別人講?!?br />
    朱兵只是笑,他和習昭勇與田大刀都是初次見面,并不熟悉,也就沒有和他們兩位開玩笑,對侯衛東笑道:“瘋子,我們單位分來了一大學生,漂亮得很,今天晚上我給你們創造一個見面的機會?!焙钚l笑道:“被我老婆發現了,肯定要把我的小兄弟砍掉,算了,太冒險了?!?br />
    “怕什么怕,現在流行家里紅旗不倒,外面彩旗飄飄?!?br />
    朱兵就營造了一種寬松、和平的氣氛。

    昨天侯衛東打了電話以后,曾昭強和他就將資料調來看了看,這一看不禁嚇了一跳,光是碎石這一項,就需要付給上青林五個石場120多萬。還不包括數量巨大的片石。此時交通局帳戶里只有幾萬的日常生活費用,根本無法提前支付各種材料錢。

    朱兵知道侯衛東、秦大江、曾憲剛等人都是新入行的,沒有多少錢,能撐到這個時候,已經算不錯了,只是確實無錢,他也無計可施,只能按既定方案,先采取安撫政策,再由曾昭強來殺下馬威。

    幾個人隨意地談了一會,一個穿著套裝的漂亮女子就走了進來,手里拿著一個紫砂茶懷,放在桌上以后,對朱兵道:“曾局長上了?!?br />
    過了一分多鐘,曾昭強出現在會議室大門,他梳了一個大背頭,穿著藏青色西裝,暗紅色領帶。表情嚴肅,很有些派頭,來到會議室以后,也不理人,坐到他的固定位置,端起紫砂茶杯細細的品了幾口,這才抬起頭,掃視了幾眼坐中的諸人,再對朱兵道:“上青林幾個石場老板都來了?”

    朱兵點頭道:“到齊了?!比缓笠灰唤榻B道:“這是狗背彎石場的侯衛東,這是秦家石場的秦大江?!?br />
    介紹完,曾昭強看了看手表,道:“今天跟大家見面,講講我的想法?!?br />
    眾人都安靜的看著曾昭強,耳朵都豎了起來。

    曾昭強揮了揮手,道:“沙益公路是縣政府重點工程,隨著沙益公路的開工,制約沙州發展瓶頸將被打破,所有參加沙益公路建設的單位和個人,都是益楊發展的功臣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暗道:“先揚后褒,看來形勢不妙?!?br />
    曾昭強話鋒一轉,“益楊是窮縣,是典型的吃飯財政飯,修公路的資金非常緊張,現在縣財政資金沒有到位,各位的材料款,只要暫時拖欠,不是我不給,實在是沒有錢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等人臉就變綠了。

    習昭勇是公安人員,見過大場面,就道:“曾局長你大筆一揮,就付點錢給我們,否則我們將被迫停產?!?br />
    曾昭強瞟了習昭勇一眼,道:“當初簽合同的時候,說得清清楚楚,如果當初覺得全墊資有困難,就不要簽協議,現在工程進展了一半,沒有特珠事由,就必須嚴格按照合同辦事?!彼D了一頓,加重語氣道:“我喜歡和講誠信的人打交道,講誠信,是我們繼續合作的基礎,交通建設是長期的過程,今年完不了,明年也完不了,各位老扳如果想做得久,就一定要講誠信?!?br />
    說到這里,曾昭強對朱兵道:“朱局長,哪一位老板想結帳,也可以,但是丑話說在前頭,今天結了帳,以后就不要和交通局打交道了?!?br />
    他站起來,道:“我還有個會要開,各位有什么想法就和朱局長談,中午就不要走了,由朱局長陪大家吃飯?!?br />
    望著曾昭強的背影,上青林眾人一時說不出話來:大道理都被曾昭強說完了,權力也掌程在他手中,還談什么談。

    這一瞬間,一道閃電般的念頭襲上侯衛東的心頭,如果所有碎石企業聯合起來,不向交通局供貨,看曾昭強又能怎么辦?

    他暗自思忖這種可能性,全縣碎石聯合,這事不太現實,但是上青林的石頭質量最好,開采成本最低,如果聯合起來,應該能夠取得一定的話語權。

    等到曾胳強離開了會場。曾憲剛小聲抱怨道:“當初簽合同的時候,我就說不能全額墊資,現在合同簽了,大家都被套起了?!?br />
    簽合同的時候,交通局要求全額墊資,幾次去談合同,都沒有談下來,侯衛東同意全額墊資,他特意向曾憲剛申明:英剛石場是兩人合伙,需要兩人意見一致才能簽,至于狗背彎石場和曾家后山石場,則不用征求意見,愿意簽就簽,不愿意簽可以拒絕。

    曾憲剛看到侯衛東的狗背彎石場簽了全額墊資,也跟著簽了,秦大江、習昭勇、田大刀隨后也跟著簽了全額墊資。

    田大刀個性沖動,便道:“侯瘋子,是你要簽全額墊資合同,拿不到錢要負全部責任,供電站催款催得緊,你借點錢給我,先把電費付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聽得鬼火冒,道:“田大刀,是你要簽合同,關我屁事,我又沒有拿刀子強迫你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幫著侯衛東道:“田大刀,做生意就是上當受騙自覺自愿,況且是你求著侯瘋子幫你,說話辦事還是要講良心?!?br />
    田大刀雖然對人蠻橫不講理,卻獨獨怵習昭勇,見習昭勇發了話,也就閉了嘴。

    朱兵見上青林眾人內扛,心里好笑,就和稀泥,道:“大家也不要抱怨,我查了帳,沙益路修下來,各位都要發財,如今就是稍稍晚一點拿到錢,咬咬牙就撐過去了,你們一年賺的錢,我要干一輩子才掙得來,這樣想什么困難都不怕了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有意和交通局朱兵稿好關系,便道:“算了,曾局長發了話,大家只有回去再想辦法,有話到飯桌上再說,交通局難得請個客,今天我們要好好敬一下朱局長?!?br />
    吃完飯,五人無心在益楊瀟灑,便誰備坐客車回益楊,五個人由于墊費太多,個個都是缺錢花,到了車站,大眼望小眼,都不主動買車票,最后還是侯衛東面子薄,掏錢為眾人買了車票。

    這一路上,五人都是心事重重,石場要維持運轉,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,可是能借的錢都借遍了,而且每個人都在基金會貸了款,實在難有新的辦法了。

    侯衛東除了找家人以外,只有找蔣大力,可是上一次借了蔣大力三萬,再次開口,實在有些為難。

    回到狗背彎石場,他就把在狗背彎做工的三十多位村民召集起來,老老實實講了現狀以后,學著曾昭強的手法,道:“各位,你們在石場干了四個多月了,我從來沒有拖欠過工資,如今交通局一分都沒有付,我實在是沒有錢了,這一個月的工資我只能打欠條,如果愿意干,明天就繼續來上班,不愿意干的,就給我明說,我想辦法也就將這個月工資付了,但是,以后你就不能在石場上班了?!?br />
    “這事不必現在答復,回去和家里頭的人商量一下,愿意干的,等交通局付了款以后,每人每個月增加五十元的延誤費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信譽一直良好,在石場向來說一不二,村民們也很相信他,他們也看到了實際困難,大部分表示愿意繼續干,只有少嵌村民擔心拿不到工錢,就沒有當場表態。

    基本解決了工錢問題,侯衛東又要開始為電費、炸藥費等基本費用操心,這些都是必須拿現錢來支付的。

    為了籌錢,侯衛東明白了困獸是什么形象,更明白了一句話:金錢不是萬能的,但是沒有錢卻萬萬不能!

上一篇:第九十三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(一) 下一篇:第九十五章 山窮水盡疑無路(三)

银航娱乐平台 山东时时彩网站诈骗一点击进入 广东11选53-gcp彩票网爱拼d 快乐10分胆码 专家预测:莱特币(LTC)2021年飙升至600美元? bg视讯吧 排列5全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拾 以太币价格曲线 腾讯棋牌麻将好友房 欢乐真人麻将苹果版下载 吉林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伦铜期货走势 广东赖子麻将规则 极速时时彩是官方的吗 bg视讯如何充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