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因為明天要到交通局領錢,這一夜,侯衛東和曾憲剛就沒有返回青林鎮,他們住在了益楊老干局的招持所,這個地方條件當然比不上益楊賓館,可是相當干凈,價格也不貴。

    如果是侯衛東一個人,他就會去沙州學院的招待所,那個地方幽靜,綠化得很好,住在里面,能使自己心里平靜,可是帶著曾憲剛住進去,就失去了幽靜獨居的意境。

    偶爾事受安靜,這是小知識分子的小情調,也是人生的一種樂趣。

    今天這一天,美食、美酒、美女、全都在同一天出現在曾憲剛的面前,讓其眼花繚亂,他似乎感到另一個世界向他展開了大門,里面的精彩是他做夢也難以想像的。

    兩人躺在招持所床上,侯衛東嘲笑他:“曾主任唱歌的時候怎么就跑了,害得高科長左邊抱一個右邊抱一個,累慘了?!?br />
    曾憲剛自我解嘲道:“狗日的,我從來沒有輕歷過這種陣勢,當時手腳硬是沒有地方擱?!闭f這話時,他眼中還有三個女人亮晃晃的身影,禁不住咽了咽口水,好奇地問:“瘋子,城里妹子和鄉下妹子硬是不一樣,城里妹子好水靈,腰桿都露在外面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有意逗他,道:“我只和城里妹子睡過覺,沒有和鄉下妹子睡過,據我分折,關上燈肯定都差不多?!痹鴳梽偀o限神往地道:“亂說,城里妹子嫩得出水,在床上肯定不一樣?!?br />
    “明天去找個妹子睡一覺,你就知道是什么味道,說不定你會失望的。

    當夜,侯衛東呼呼大睡,曾憲剛躺在床上抽著煙,看著煙圈一個一個向上飄,就有些失神了,關燈以后,他一直睜著眼,很晚才沉入了夢鄉。

    第二天,兩人出去吃了一碗雜醬面,等到九點半,才慢悠悠地朝交通局走去。

    事情辦得報為順利,拿到支票的時候,侯衛東竭力裝得很沉穩,實際上他的心跳比平時快了許多,臉上肌肉也極為僵硬,出門之時,他使勁搓了搓臉,這才感覺臉上有了感覺。

    曾憲剛則滿臉通紅,如喝醉了酒一樣。

    在銀行辦完了手續,兩人商量著,回去以后各自辦一個石場,然后再將英剛石場上的錢轉到各自帳戶,這樣免得取出大筆現金。

    辦完了所有事情,在侯衛東的建議之下,兩人租了一輛出租車直抵上青林,出租車速度很快,開車司機對這兩人很好奇,一直在套他們的話,侯衛東就稱是政府干部,用的是公費,司機這才做出了一臉釋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在離場鎮還有數百米的地方,他們找了一個無人的彎道下車,給了出租司機二百元,這一次,連曾憲剛也覺得二百元錢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下了車,兩人沿著新輔好的公路往場鎮走,新輔的路極為平整,灰塵也不大,走在上面舒服無比,幾只黃狗也來湊熱鬧,在公路上追來跑去,要到場鎮的時候,一隊馬幫正從鎮口出來,往日神氣的趕馬人此刻悶著頭,無精打采地朝獨石村走。

    “守口如瓶,免得惹來事非?!焙钚l東再次叮囑曾憲剛。

    曾憲剛臉上的紅暈也漸漸消失了,在上青林新鮮的空氣中,他恢復了自信,舉手投足間,少了在賓館、歌廳里的局促與拘束。

    “瘋子,這事你放心,我一定瞞天瞞地瞞老婆,打死也不說賺了十多萬,寶器才拿這事出去顯擺?!?br />
    論實際年齡,曾憲剛比侯衛東要長不少,論身份,兩人是合伙人,只是英剛石場大主意全是由侯衛東來拿,曾憲剛就習慣性的把侯衛東當成了上級。

    數天來,想著帳上的屬于自己的凈利潤居然有十二萬,侯衛東就一種不真實的感覺,他反反復復地算帳,如果單*一個月三百七十元的工資,不吃不喝接近三十年,才能掙到十多萬,如今這錢來得并不困難,那以后的工作,還能有什去意義?

    侯衛東也就沒有耐心天天地打掃辦公室和會議室,只有想看報紙的時候,才泡杯一杯上好的青林茶,在辦公室坐一坐。

    嘗到了甜頭,又有了第一桶金,侯衛東就不想與人合伙,而想以母親劉光芬的名義,在獨石村另開一座大型的石場。前一階段天天泡在公路上,侯衛東對于公路沿線的地形相當熟悉,他早就瞄上了一處好場地,資源厚,蓋山薄,也沒有住家戶,而要租用這一塊地,就必須再次和獨石村打交道。

    侯衛東提了兩瓶滬州老窖,就到了秦大江的家里。

    兩人都是好酒量,一人半瓶滬州老窖下肚,秦大江脫掉了衫衣,露出石匠特有的強健體魄,微紅著臉,道:“你不耿直?!焙钚l東知道秦大江外表粗豪,實則心思細密,這樣說必然有深意,他并不爭辯,笑道:“廢話多,碰酒?!?br />
    果然,又碰了兩杯,寨大江道:“瘋子,我們關系如何,既然是兄弟,為什么不和我一起合伙開石場,你老哥也是石匠出身,打石頭是行家,不是吹牛,比曾憲剛還是要穩當一些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仍然喝酒吃菜,等著秦大江借酒說真話。

    “老哥問過價錢,這一次交通局修上青林公路,你肯定掙了這個數?!鼻卮蠼檬种副葎澚艘粋€“十”字道:“十萬塊,只有多沒有少,你耿直點,我說得對不對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暗道:“看來開石場發財的事情,終究不能隱藏太久,秦大江是地頭蛇,為人也還可以,應該讓他成為開石場的同盟軍?!?br />
    此時,侯衛東雖然還是一個普通的鄉鎮干部,可是突然手里擁有了十六萬元可自由支配的巨款,自信心也就開始強大起來,而自信心爆強有許多種表現方式,有的人趾高氣揚,而有的人愈發的穩重合蓄,侯衛東穩重如大人物,靜靜地聽著對手表達自己的觀點,而他隨時有權做出總結性陳述。

    秦大江酒精上頭,看著侯衛東始終微笑的表情,惱怒地道:“瘋子,你笑個狗屁,英剛石場交給村里的管理費,今年要提高到五千塊,少一塊錢,我就讓村民跟你鬧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仍舊在微笑,不緊不慢地道:“我看中了狗背彎,準備租過來做石場,村里準備收多少管理費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瞪著大眼睛,道:“瘋子,你眼睛歹毒,老實說,我準備在狗背彎開石場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斬釘截鐵地道:“狗背彎是我地,你另外選地方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拍了拍桌子,道:“瘋子,你憑什么這么霸道,我是獨石村的支書,這是我的地盤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老兄也想開石場,如果開了一個小石場,做小生意,又累又沒有搞頭,要做就要做政府大項目,我和交通局熟,爭取把上青林的石子打入到沙益路和益吳路,到時你就跟我一起做?!彼才牧伺淖雷?,“你開石場,需要好多錢?”

    秦大江被侯衛東撓到了癢處,他“呵、呵”地笑了兩聲,“瘋子是好兄弟,知道哥哥的難處,借個萬把塊錢,我就可以開張?!焙钚l東爽快地道:“借錢可以,明天過來取,但是我有一個要求,必須打借條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臉紅筋脹地道:“難道侯兄弟信不過我?”

    侯衛東堅持道:“做生意,一定要親兄弟明算帳,先說斷后不亂這是我的一貫主張,借條肯定要寫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氣得夠嗆,道:“狗日的瘋子,硬是有錢就變狂了,好,你狗日的惡,明天我過來拿錢,順便把拘背彎的協議簽了?!?br />
    一身酒氣的回到了小院,就看見曾憲剛在小院子轉來轉去,看見侯衛東,就道:“你跑哪去了,等你半天了?!?br />
    兩人坐到里屋,曾憲剛紅光滿面,兩眼發光,道:“賺了這么多錢,只能給老婆說一萬,其他的都要憋在心里,太雞巴難受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拿到十幾萬,半夜也數次笑醒過來,他太明白曾憲剛的感受了,嘴上卻道:“十多萬元就把你燒成這樣,以后錢賺多了,再讓你憋著,你肯定要發瘋?!?br />
    “我們什么時候到沙州去耍一盤,我也要買兩身好衣服?!?br />
    曾憲剛心中還有一個隱秘:他想穿著好衣服去見識一下沙州歌廳里的小姐,上一次的狼狽逃跑,讓他很沒有面子。

    侯衛東當然無法知道曾憲剛內心的欲望,他想的是另外一碼事:“英剛石場是我們合伙的,這次賺了錢也不能獨吞,要感謝朱局長、劉科長和梁經理,請他們吃飯,唱歌,還有一件事需要和你商量,這三個人都很關鍵,每人包點紅包,表示感謝,同時爭取下一個項目,你看行不?”

    有了送一萬塊錢的經歷,曾憲剛承受能力明顯增強了,道:“瘋子,你說送多少?!?br />
    “沒有爭取到業務的時候,一人就送兩千,如果爭取到大業務,再商量如何送錢?!?br />
    曾憲剛心里也打起了小算盤,“錢是我們兩人的,如果每次都讓侯衛東去送,別人就只會記著侯衛東,看來要想辦法由我來送?!?br />
    星期五上午,侯衛東便給梁必發打了電話,約朱兵、劉維在益楊賓館。

上一篇:第九十章 誘惑(二) 下一篇:第九十二章 誘惑(四)

银航娱乐平台 重庆麻将下载72张 贵州快3基本走势图 10bet娱乐百家乐 大四喜在国标麻将中的番数 美女麻将馆单机版下载 贵州闲来麻将下载安 … 快乐十分开的计划 pk10赛车冠军有规律吗 三人麻将 心悦麻将鞍山版下载 排列3开奖视频 贵州体彩11选五在哪里买 广东快乐十分技巧 腾讯分分彩手机版下载安装 心悦吉林手机麻将 湖南转转麻将必胜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