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遠在廣州的蔣大力果然是信人,很快,錢就到了侯衛東帳上,而且,不是二萬,是三萬。

    蔣大力說得很直白: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每天都在酒吧等娛樂場所泡著,專門陪醫院的頭頭腦腦們花天酒地,除了毒品不沾,吃、喝、嫖、賭四毒俱全,賺錢快,花得更快,這三萬對他來說算不得什么,就算是支持好兄弟創業。

    而對于侯衛東來說,這三萬是真正的雪中送炭,三萬元在手,他大的松了一口氣,不過,侯衛東并沒有一下就把這三萬元拿出來,英剛石場畢竟是合伙企業,他和曾憲剛的權利和義務是相等的,按照侯衛東的想法,兩人利潤平分,曾憲剛也必須要承擔相應的責任,不能因為困難就減少責任。

    這可能也是學法律帶來的細致和冷冰冰吧。

    侯衛東實事求是把鎮里面的情況給曾憲剛說了一遍,道:“我沒有貸到款,回家又借了一萬,家里也沒有錢了,你還是要想辦法,基金會的宗旨就是服務當地村民,你直接去找粟鎮長,請他出面幫你貸款?!?br />
    曾憲剛原本指望著侯衛東再找兩萬元來支撐局面。沒有想到他空手而回,前期投入了這么多,他已經沒有退路了。咬了咬牙,道:“為了開礦,戒已經把所有家產全部搭進去了,現在只有拼了,我和黃站長有些交情,我直接去找他?!?br />
    他是第一次辦企業,一下子投入這么多,心里實在沒有底,但是他相信侯衛東一定能想著辦法把石場搞活,也就孤注一擲了。

    曾憲剛找黃站長貸款,盡管是熟人,前前后后還是花了一個星期,侯衛東還特意借了五百塊錢給困窘的曾憲剛,讓他請客吃飯。最后,貸下來一萬元,實際拿到手的只有九千,另外一千元就給黃站長作了回扣。

    貸一萬元。黃站長居然敢吃一千的回扣,這大大地讓侯衛東開了眼,他也就明白了為什么二姐侯小英對于貸款信心十足,同時明白了為什么同是機關工作人員,大部分工作人員只能穿六七十元一雙的皮鞋,而基金會的人就能穿三百元的皮鞋。

    同一個鎮政府,同一座小樓,里面的人卻過著不同的日子。有句老話叫做革命只有分工不同,沒有高低貴賤之分。侯衛東讀大學時還信了三分,如今活生生的現實讓他清醒的認識到:正是因為分工不同,才產生了高低貴賤之分。

    在侯衛東的堅持下,石場按時發放了二十三名村民的工資,準時得到工資,讓村民喜出望外,雜交水稻推廣以后,農村基本不缺糧食,就是缺現金,雖然每月只有四百五十元工資,對于一個農村家庭來說,也是一筆數目可觀的收入,有一家夫妻倆同時在石場上班,一下就拿到了九百元錢。小兩口很高興,就去買了一個豬頭。在自家的池搪里打了幾條魚,就在石場煮了,請侯衛東和曾憲剛喝酒。

    石場的壩子,曾憲剛的妹夫搬了兩張大方桌,二十多人圍在一起,吃肉喝酒,氣氛極為熱烈,看著拿了錢的村民高興的樣子,侯衛東也到了絲絲滿足。

    能夠解決村民的困難,給村民帶來歡樂,也是一件愉悅的事情。

    等到交通局工程隊進場以后,英剛石場備料已達了七千多方,工程隊的項目徑理梁必發原本不情愿來修上青林公路,這種小工程既麻煩又沒有多大搞頭,只是當作政治任務這才帶隊上山,可是到了現場,現場條件出乎他的預料:

    一是上青林公路毛坯拉得極好,只比正規施工隊略遜一籌,農村基本上沒有施工儀器,能做到這一步,實在難能可貴:

    二是看到備料充分,片石、碎石雄成了小山,這就意味著施工進度就可以加快:

    三是片石、碎石質量上乘,而且基本合乎規格,用起來很順手。

    現場條件不錯,意味著工程能很快完工,梁必發這才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梁必發父親是山東人,也是劉鄧大軍西南服務團的一員,解放后,就留在了益楊,當了益楊縣副縣長,梁必發身上也有山東大漢的特點,身材高大,體形魁梧.又喜歡穿一件牛仔服上衣,說話直來直去,很對侯衛東的脾氣。

    每天上了工地,侯衛東就專門給他泡一大杯益楊茶,然后,有事無事陪著他在工地上四處地走,侯衛東對于公路的每一段都熟悉,梁必發有問,他一般都能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施工很順利,五月初工程就結束了。

    當施工結束的時候,侯衛東和梁必發已搞得像兄弟一樣,連工程隊的人都戲稱侯衛東是“侯副經理”。

    五月十五日,據說這是一個黃道吉日,上青林通車典禮正式舉行。侯衛東工作組副組長的職務被免去了,但是上青林修路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這個職務并沒有被免去,在鎮長秦飛躍的堅持之下,辦公室楊鳳還是通知他參加了剪彩儀式。

    十一點。在縣長馬有才,副縣長李冰、交通局局長曾昭強的陪同下,沙州市人大主任高志遠來到了上青林公路,下青林公路和上青林公路的交接處,彩旗飄揚,兩個大氣球下懸掛著兩條大標語,一條寫著“感謝縣委縣政府對青林人民的關心”,另一條寫著“感謝社會各界人士對青林人民的關心”。一隊小學生穿著統一校服,手舉著小旗,迎侯著領導。

    車隊一到,立刻鑼鼓喧天,學生們一邊揮動著小旗,一邊在老師的指揮下,整齊地喊道:“歡迎、歡迎、熱烈歡迎”。

    趙永勝、奉飛躍并排站在一起,滿臉是笑容,還不時交談著,身后就是粟明、蔣有財等班子成員以及高鄉長等幾個退居二線的老同志,再后面就是唐樹剛、歐陽林、侯衛東、秦大江、曾憲通、江上山等人。

    高志遠下了小車??吹竭@個場面,眼睛不覺得有些濕潤,不管官做得再大,他總忘記不了生他養他、曾經流汗流淚甚至流血的上青林。

    整個剪彩儀式很程式化,不過半個小時就結束了,隨后,車隊就沿著新修的道路上山,視察新修的上青林公路。

    趙永勝的小車在前面帶路,高志遠、馬有才、李冰等七輛小車緊隨其后。最后是一輛公共汽車,侯衛東等人就坐在公共汽豐上,上青林老百姓從來沒有在家門口見到這么多車,所到之處,老年人依門而望,年輕人就涌到了馬路邊,小孩子和狗跑來跑去。

    整條公路,都成為了歡樂的海詳。

    馬有才坐在高志遠的車上,陪著領導說話。

    高志遠感慨萬千,道:“馬縣長,我在上青林鄉當過革委會圭任,后來是書記兼鄉長,當年就想修公路,由于種種原因沒有修成,深為遺憾,如今在馬縣長的領導之下。終于完成了實現了我的夢想,我代表青林七千人民,感謝益楊縣委縣政府?!?br />
    馬有才曾是高志遠的下級,對這位嚴厲而富有人情味的領導很是尊敬,他匯報道:“94年是交通建設年,今年重點任務是修建沙益路和益吳路,兩條路一通,將大大改善益楊的交通狀況,95年的一項重點目標是將李山鎮和青林鎮連通,徹底盤活上青林的資源?!?br />
    高志遠不斷地點頭。

    上青林公路是泥結石路面,由于剛剛峻工,公路路面甚為平整,二十公里路,車隊只用了不到四十分鐘。

    場鎮里滿是煙花爆竹的碎屑,雖然不是趕場天,卻是人山人海,青林場鎮的人幾乎全部涌上了場鎮,不少老人都認識高志遠,“高書記”、“高鄉長”“高主任”各種稱呼都有,甚至還有個老人喊“高三娃”。

    高志遠走到喊“高三娃”的老人面前,拉著老人的手,恭敬地道:“二娘,你的身體還是這么好,耳朵聽得見不?”

    老人是高志遠隔房的二娘,以前也和高家住在一個院子,比高志遠大十多歲,高志遠五十四歲月了,她已滿過七十。高志遠當鄉長的時候,二娘曾經當過村里面的婦女干部,是一位“諷爽英姿五尺槍,不愛紅裝愛武裝”的女民兵連長。

    高志遠對其扎著腰帶,背著步槍的印象極深。

    歲月無情,當年的女民兵連長已變成了一位頭發花白,牙齒掉了一半的老人,她拉著高志遠的手,絮絮叼叼地說了幾句家長里短,高志見縣里領導都在旁邊站著,不便久談,就拍著二娘的手道:“二娘,你多保重身體,春節的時候,我回來看你?!?br />
    二娘見高志遠要走,就道:“修路的人是瘋子,高三娃,你要提拔他當官?!备咧具h沒有聽明白,抬頭看了看二娘身后的中年人,道:“你是小黑吧?!毙『陟t腆的笑道:“三哥,我是黑娃?!案咧具h問道:“二娘說得是什么意思?!毙『诮忉尩溃骸靶捱@條路,工作組的侯大學使了大力氣,二娘的意思要提拔侯大學?!?br />
    高志遠就想起了曾經見過一面的年輕人侯衛東,問道:“那為什么叫瘋子?”

    小黑道:“這是侯大學的綽號,他天天泡在公路上,大家都喊他侯瘋子?!?br />
    二娘認真的道:“瘋子為了修路,官都被整脫了,三娃是大官,要為他平反?!焙钚l東以前當過工作組副組長,后來被解職,這事傳遍上青林,大家都為他抱不平,二娘就趁著這個機會,希望高志遠主持公道,讓侯衛東官復原職。

    高志遠辦事很慎重,他沒有表態,只是點頭道:“我去問問這事?!?br />
    車隊就沿著上青林公路往下,到青林鎮去用餐,當然,坐公共汽車的眾人就沒有跟著了,他們在基金會旁邊的館子包了兩桌,熱熱鬧鬧的大吃大喝。

    在村干部的圍攻下,侯衛東理所當然喝醉了,然后被秦大江背回寢室。

    天黑以后,所有的熱鬧就陷入在黑暗中,明天,生活又將繼續。

上一篇:第八十七章 無心之柳(九) 下一篇:第八十九章 誘惑(一)

银航娱乐平台 湖北快三官方手机版 有哪些可以提现的游戏 星悦内蒙麻将下载二维码 篮网现任主教练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 河南快三玩法规则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打法 大乐透玩法中奖规则 决战卡五星官网 电子基盘麻将手机版 腾讯欢乐捕鱼海神选宝箱技巧 秒速时时彩是合法的吗 吉林快3赌大小单双预测 快乐双彩好运开奖结果 丰禾棋牌博客 有彩金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