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剛才在益楊賓館唱得很不爽快,因此,侯衛東聽到有人請他唱歌就膩味,更何況是劉坤攜段英請他唱歌,他就一臉抱歉的對劉坤道:“今天喝多了,頭昏得很,改天再說?!?br />
    段英知道侯衛東在益楊沒有落腳之處,一個人肯定要去住旅館,想到此,她心里沒來由生出些同情,還有絲絲柔情,但是,復雜的感情只能埋在心底,她還是和劉坤一起,向侯衛東揮手告別。

    擦身而過的時候,她還是禁不住回頭者了一眼,當她看到侯衛東上了一輛出租車,心里隱隱有些失意。

    劉坤興致很高,他道:“星期天到沙州去玩,我去找交通局借輛車?!?br />
    段英沒好氣地道:“我星期天要睡懶覺,哪里也不想去?!?br />
    劉坤在段英面前,脾氣和耐心都是一流,道:“中午,我請你去吃魚,交通局附近新開了一家漁館,味道還不錯?!?br />
    段英對于劉紳的追求是半推半拒,也就不再拒絕,道:“我知道那家漁館,我十一點直接過去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上了出租車,很快就到了沙州學院的招待所,招待所是有些年頭了,設施也比較陳舊,但是勝在安靜和整潔。他身躺在招待所的床上,望著天花扳發了一會呆,煩燥的心情漸漸的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今后的道路到底應核如何走?我到底追求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默默的思考著有些復雜的人生問題,離開學校半年來,他就如一只斷線的風筍,在空中飄來蕩去,沒有根基,也沒有目標。

    “修身、齊家,治國、平天下?!边@是中國知識分子的人生格言,侯衛東自承算不上知識分子,可是潛意識中還是有著相當強的入世之心。在益楊、吳海這種經濟不太發達的地區,一個男人成功,只有一個衡量指標,就是官當得多大。侯衛東參加益楊黨政干部公招,說到底,也是想在官場實現人生的價值。如個,半年過去了。他卻一頭栽進了上青林的深水池里,拼命地游啊游。依稀看得見彼岸,卻始終踏不上實實在在的陸地。

    反反復復想了半天。侯衛東再次明確了思路:“我只是一個渺小的人物,治國平天下太過遙遠,現在只能修身齊家,而最迫切的目標,是想辦法在三年內調到沙州去?!?br />
    這是一個很實際的目標,雖然調動毫無頭緒,侯衛東卻不想放棄。

    第二天,侯衛東有意放縱了自己,痛痛快快地睡了一個懶覺,直到十點半才起床,等他坐著老牛般緩慢的客車回到青林鎮時,已經是下午二點

    侯衛東準備找粟明匯報工作,畢竟馬縣長表態要出一百萬,下一步到底如何操作,還是要先問問請楚。他就在青林鎮外面的館子里炒了兩個菜,狼吞虎咽地吃了,然后進了鎮政府。

    粟明辦公室里坐了好幾個人,里面煙霧燎繞,他見到侯衛東出現在屋外,便道:“侯衛東,來得正好,我正想找你。

    粟明向侯衛東介紹道:“這是紅河壩村的楊書記、凌主任、李文書,這就是修公路的侯瘋子?!?br />
    楊書記扔了一支煙給侯衛東,繼續對粟明道:“紅河壩村不通公路的主要原因雖然是要修一座橋,這座橋實際上也只有十二三米的跨度,費用不超過二十萬,粟鎮長,下青林就是我們一個村沒有修公路,既然上青林的盤山公路都修得起來,鎮里也要考慮修紅河壩村的公路,手心手背都是肉,要一碗水端平?!?br />
    粟明看著情緒有些激動的楊書記,道:“修上青林公路,鎮里實際上一分錢都沒有出,修路的事情侯衛東最請楚,讓他給你們講一講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這才明白,紅河壩的村干部們也想修路,修路是他一手一腳弄起來的,他就如數家珍把修路的過程向村干部一一道來。

    介紹完情況,粟鎮長又加了一句:“鎮里確實經費緊張,上青林路,主要*社員們投工投勞,包括青畝費,都是村民們作的貢獻?!?br />
    楊書記半天都沒有說話,他抽了幾口煙,才道:“昨天我帶著村干部,沿著上青林公路走了一遍,這公路修得確實可以,涵洞都修了八個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很有成就感的笑道:“涵洞是公路必不可少的設施,主要用于排水,上青林山上上有許多山溝,只要下雨就會產生山水,涵洞必不可少,八個實際上不夠?!?br />
    楊書記打量了侯衛東好一會,才道:“粟鎮,我有一個要求,等到上青林公路修好了,就讓侯瘋子來駐我們村,我們爭取在95年把紅河橋修起來?!?br />
    村里有這個勁頭,粟明就很高興,笑道:“好,等到上青林公路完工,就把侯衛東調到紅河壩村來?!?br />
    受人重視和尊重,是每個人的精神需要,聽了楊書記的話,侯衛也產生心里上的滿足感,道:“多謝楊書記看得起?!?br />
    等到紅河壩的村干部走了,粟明就把辦公室房門關上,道:“昨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!笨粗诿魍蝗痪蛧烂C地表情,侯衛東一時沒有摸清頭緒,道:“粟鎮長,你說什么,我不太請楚?!?br />
    “昨天秦鎮長和你去見了馬縣長,到底談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侯衛東就把昨天經過說了一遍。

    粟明抱怨了一句,“這兩個領導,做事不互相通氣,現在弄成這樣,真是麻煩?!彼麑钚l東道:“趙永勝剛剛給高鄉長打了電話讓你無論如何在四點鐘要趕到鎮政府,等一會要商量上青林公路的事?!?br />
    會議在四點鐘準時召開。

    會議室安了一張橢圓形的桌子,趙永勝、秦飛躍、蔣興財、粟明、晃胖子,唐樹剛,以及兩位自己叫不出名字的中年人,這是侯衛東第一次參加鎮政府的黨政聯席會,他沒有資格坐上圓形桌,而是坐在墻壁前的一排椅子上。他心里有些緊張,因為趙永勝和秦飛躍臉上,都裹著一層寒霜。

    趙永勝主持了會議,他先說了兩件無關緊要的事情,很快,就直奔了今天會議的主題?!白蛱?,我和高鄉長去拜訪了沙州人大主任高志遠,請他出面做工作。將上青林公路納入94年的交通建設重點工程。高志遠是青林鎮地老領導,他沒有談說猶豫就答應了。當著我們的面,給縣委祝書記打了電話?!?br />
    說到這,趙永勝有意地停了一會,突然提高聲,道:“今天上午桂剛主任給我打電話,問青林鎮班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!彼醚劬τ嗫戳艘谎矍仫w躍,道:“書記、鎮長步調不統一,同一件事,在同一天,一人找縣長匯報,一人找書記匯報,這是什么意思?秦鎮長,這事你做得欠考慮?!?br />
    秦飛躍也不服軟,道:“我是行政一把手,去縣里爭取重點項目,這是很正常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趙永勝火氣很大,氣鼓鼓地道:“秦鎮長,你知道我去找高志遠,為什么不多等一天,非要在當天去找馬縣長,這是什么意思,我們兩人有不同意見,那也是工作中的不同看法,可以在班子內部協商,你這樣做,其實就是把意見暴露在縣領導面前,還講不講團結,講不講大局?!?br />
    他扭頭看著侯衛東,毫不留情地道:“侯衛東,年輕人要老老實工作,每天想著鉆營,見縫就鉆,最終沒有好下場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根本沒有料到趙永勝會突然向自己開火,他血猛地上涌,很想當場反駁,卻強忍著,用鋼筆使勁地戳著筆記本。

    趙永勝批評侯衛東,實際上是敲山震虎,道:“蔣書記,明天下文,免去侯衛東工作組副組長的職務,現在大學生,太不像話了,不懂規矩,不講道德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到底是年輕人,沒有理解趙永勝刀鋒其實是指向秦飛躍,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抬起頭,一字一句地道:“趙書記,我是什么樣的人,群眾自有公論,你作為黨的書記,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,濫用職權,就很威風嗎?”

    粟明從內心深處很喜歡侯衛東,見他出言不遜,就急忙站了起來,歷聲道:“侯衛東,你出去?!彼叩胶钚l東身邊,拉著侯衛東的手使勁捏了捏,低聲道:“少說兩句,先回上青林,我明天上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這一番火氣,其實在心中積累了許久,今天終于找了一個口子,發泄了出來。

    趙永勝被侯衛東的幾句話氣昏了頭,對秦飛躍道:“青林鎮黨委、行政是一個整體,重大決定必須征得黨委同意,涉及全鎮的大事,政府不能擅自決定,必須要經過黨委會研究?!?br />
    秦飛躍心中一片雪亮,趙永勝發這么大的火,昨天的事只是一個誘因,最實質的問題還是在鄉鎮企業上,趙永勝要趁機加強他黨委書記的權力,重新掌握對對鄉鎮企業的決策權。

    他輕飄飄地道:“趙書記,今天在黨政聯席會上,我們有事論事,你把一個年輕人扯進來做什么,太沒有風度,也不太講道理了。這件事情你若真的認為我做得不對,我可以寫檢查,不過,檢查內容寫什么,我搞不請楚,請趙書記幫我參考?!?br />
    他一字一頓地道:“檢查書,我,秦飛躍,青林鎮政府的鎮長,沒有征得黨委書記同意,就擅自向縣長匯報工作,嚴重違反了組織原則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八十四章 無心之柳(六) 下一篇:第八十六章 無心之柳(八)

银航娱乐平台 招聘晚上看赌场600一人 星悦游戏官网 连码四全中 免费 斗地主捕鱼游戏送现金 移动棋牌短信 怎么玩麻将及规则 吉林十一选五推荐预测 湖北快3今日推荐一定牛 喜乐彩票昨天开奖号 能赚真钱的斗地主下载 卡五星微信群2元买马群 2019海南琼崖麻 老鹰vs步行者录像 内蒙古11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好彩1有官方网上购彩吗 白小姐精选一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