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為了執行鎮領導的要求,侯衛東就如外交官一樣,穿梭在三個村干部家中,他不斷游說各村,讓他們仍然按照原計劃繼續投入勞力,不讓工程停工。

    秦大江給了侯衛東三分薄面,沒有馬上讓工程停下來。

    第三天早上,高鄉長和侯衛東就在六點半就起了床,此時天仍然黑沉沉一片,兩人就打著手電,在一片狗叫聲中,往下青林趕去。到了政府,天空才慢慢的亮了一起來,兩人就在青林鎮外面的面館,一人要了一碗雜醬面,“吸吸呼呼”的吃了起來。

    侯衛東腳邊放了一個碩大的竹編背兜,里面是用蛇皮袋裝著的風干野雞,這是從望日村收來的禮品,盡管是冬天,背著這一筐東西上山,他額頭上還是徽微有些發汗。

    在鎮政府大門等到八點,一輛桑塔納滑了過來,司機小張其實也不小了,看樣子在三十歲左右,平時對人也是一幅愛理不理的樣子,他把車停在了院中,就下了車,拿了一個水桶,接了點自來水,就開始自顧自的抹車。

    高鄉長走了過去,道:“小張,來抽煙?!毙堄植亮藥装?,這才接過煙抽,怨道:“高鄉長“又有啥子事情,要跑沙州,來回四十個小時,硬是整死人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把風干的野雞提了過來,就禮貌的道:“張師傅,能不能把這個東西放到后備廂?!毙埨^續抽煙,視侯衛東如無物。正眼也沒有瞧一眼,更沒有反應。

    侯衛東提著蛇皮袋,就有些尷尬,他耐著性子道:“張師博,這是帶到沙州去的望日村野雞?!?br />
    小張仍然沒有反應,他吸勁抽了兩口煙,提起水桶,又開始擦汽車,嘴里道:“拿到一邊去?!?br />
    這一下,侯衛東臉上就掛不住了??墒菍Ψ绞勤w永勝的司機,他就強忍著怒氣,看著對方,如果眼神是刀,侯衛東已經將小張殺死了無數遍。

    小張仗著是黨委書記的專職駕駛員,向來眼高于頂。那一天,侯衛東從劉維工程師家中取過了圖紙,來到鎮上以后,就在粟明家中吃了晚飯。當時秦飛躍、粟明、晃胖子、黃主任都在場,此事不知被誰傳到趙永勝耳中,他就在車上罵:“侯衛東到鎮里不好好工作,成天鉆營拍馬。素質真是太低了,他還是黨員。也不知怎么入的黨?!?br />
    后來侯衛東專程送來了修公路的進度表,趙永勝閱歷豐富,斗爭經驗亦豐富,他并沒有因為侯衛東的主動獻媚而輕易改變心中看法。仍在觀其顏,察其行。

    小張天天跟著趙永勝,是其心腹之一,對其愛惡了解甚深。因此,他見到了侯衛東,就給了他一個下馬威。

    看著故意給自己難堪的小張,侯衛東心中發誓:君子極仇,十年不晚,狗日的小張,你要為今日的傲慢付出代價。

    他畢竟是二十來歲的年輕人,修身養氣的功夫很不到家,臉上巳帶出些怒色。

    高鄉長在一旁看不下去了,他知道小張是臭脾氣,擔心侯衛東控制不了情緒,便故意無話找話地對侯衛東道:“侯衛東,今天到了沙州,你可以抽空去看一看張小佳,張小佳也不錯,雖然是大城市的女孩子,一點都不驕氣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深吸了一口氣,他理解了高鄉長用心,自嘲道:“我是配不上她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笑道:“你也不要這么說,好好工作幾年,機會成熟,就想辦法調到沙州去,到了大機關,幾年就可以當處級干部?!?br />
    正在這時,趙永勝走了過來,身邊還跟著一個中年婦女和二十出頭的年輕人。

    趙永勝和高鄉長說了幾句,就對侯衛東道:“侯衛東,你今天就不用去了,到領導家拜訪,人多了,效果反而不好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沒有想到臨到上車,趙永勝會不讓他去,本來去不去沙州也無所謂,只是他這種做法太不厚道了,也太傷人自尊心了。他的血使勁地往上誦,恨不得一奉打在趙永勝的臉上。

    高鄉長在一旁打圓場,道:“侯衛東,山上事情還多,你就督促緊一點,不要讓村干部偷懶?!?br />
    趙永勝也沒有和侯衛東多說,他坐在副駕駛的位置,中年婦女、半大小子和高鄉長就塵在了后排。

    小汽豐驕徽的叫了兩聲,便屁股冒煙的離開了鎮政府大院子,將孤零零的侯衛東扔在一旁。

    侯衛東眼中已經有了隱隱的淚光,“男子漢,要堅強?!彼站o了拳頭,在心中給自己打氣。

    陸續有人進了院子。侯衛東不想見鎮上的人,他昂昔闊步的走出政府大院,仿佛又充滿了斗志。出了政府大院,他快步走出了青林鎮。

    一條小路,指向上青林,一條公路,去往益楊縣城。侯衛東就站在十字路口彷徨,趙永勝、小張兩人的面容就在臉前飛來飛去,讓他憤恨不已。與此同時。他對前途也有莫名的灰心。

    “到益楊,找劉維問一問交通局的規劃,如果確實要大干交通,我就把石廠好好辦起來,狗日的,老子水路不通走旱路,仕途不通我就走商路?!?br />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侯衛東就上了前往益楊的公共汽車,在中午十一點的時候,他來到了益楊縣交通局。

    “請問劉工在不在?”

    侯衛東經常來找劉維,科里面的同志已經被他認得熟悉了,一名短發男子就道:“劉工升官了,換了辦公室,在隔壁科長辦公室?!?br />
    科長辦公室陳設就不一樣了,辦公桌的桌面要大了許多,還有一排書柜,另外,還配置了一臺電腦,劉維坐在旋轉椅子上,也是人模狗樣的。

    “劉工,當了科長,也不通知載們一聲?!?br />
    “工程科老科長提副局長了,我運氣好,就提了科長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直覺得感到高志遠在其中起了作用,他笑道:“祝賀劉科長,今天中午我請客,撮一頓?!?br />
    “到了益楊,哪個要你來請客?!眲⒕S就從椅子上起來,道:“侯瘋子,你小子不在公路上盯著,跑到這里來干什么?”上清林開始修路以后,劉維巳上了六次山,他和侯衛東已混得熟悉了,因此,跟秦大江一樣,他也喊侯衛東叫做瘋子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無事不登三寶殿?!焙钚l東坐在劉維對面,又道:“劉工,就不倒水了,栽想問一件事情,上青林公路是不是納入了全縣公路規劃?”

    劉維還是給侯衛東倒了一杯水,又拿了一幅地圖,指著地圖道:“你看這地形,只要修通了上青林公路,南部的五個鄉鎮就連成了片,上青林山上的資源也就可以大開發。所以,上青林公路肯定要修,只是什么時候修,還沒有最后定下來?!?br />
    他指著侯衛東道:“其他鄉鎮也各有優勢,不少鄉鎮的頭頭已經約了局長們吃飯,都想爭到94年的政府投資,青林鎮領導反應最遲鈍,居然派了你一個小蝦米過來探聽虛實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知道劉維和高志遠關系不錯,也就沒有隱瞞他,道:“趙永勝和高鄉長今天早上出發,到沙州去找高書記,請他出面做工作?!?br />
    劉維點了點頭,道:“只要高主任愿意出面,縣里會考慮他的意見的,而且上青林公路的毛坯已經拉了一大半了,對于捉襟見肘的縣財政來于說,這是一個有利的競爭點?!?br />
    下班時間到了以后,侯衛東就把劉維拉到了館子里,兩個人就點了一大份貴州花江狗肉,邊吃邊聊。

    侯衛東隨意地道:“我家二姐在獨石村開了一家片石廠,既然全縣大辦交通,片石用量肯定很大,到時介紹些客人過來?!?br />
    劉維立刻明白這才是侯衛東來找他的真正目的。他很勁地拍了侯衛東一下,“侯瘋子很有些商業頭腦,上青林石頭硬度高,是極佳的修路材料,以后用量一定很大,你可以盡量擴大規模,到時只怕你供應不及?!?br />
    上青林石頭到處都是,誰也無法做壟斷生意,侯衛東就開始誘導劉維,道:“你在交通部門,熟人多,干脆我們合伙再辦一個石廠?!?br />
    劉維是技術人員出身,他畫圖紙的收入頗豐,沒有多大興趣去辦石廠,就道:“現在剛接手科里工作,休息時間又要幫人畫圖,哪里有精力去搞石廠。而且上青林石頭這么多,真要有利可圖,肯定小石廠遍地開花,只怕利潤也不高。還有,現在做工程都要賒帳,債主都和孫子差不多,許多老板名義上都是百萬富翁,陷到三角債里面,天天欲哭無淚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見劉維不愿意入伙,就道:“這事我就拜托給你,有了業務就介紹給我?!眲⒕S爽快地道:“你真是瘋子,不過,我信得過你,有最新信息,我立刻通知你?!?br />
    吃飽喝足。劉維自去上班,侯衛東就在街上閑逛,他突然心里涌起了對小佳的思念,就到公用電話上給小佳撥通了電話。

    小佳借調到建委以后,她就和另一個女孩子兩人一個辦公室,而另一個女孩子長期不在。因此,侯衛東和小佳兩人通話就方便多了。

    接通了小佳的電話,侯衛東滿腹話,卻不知從何說起,在他心目中,辦石廠是很低檔的一種選擇,意味著在鎮里混得不好,也就意味著三年內調入沙州是空炮,侯衛東怕小佳對自己失望,有意無意向小佳隱瞞了這件事情。

    小佳畢業之后,一直很順,沒有體會到侯衛東在偏僻鄉鎮所經歷的痛苦,接通電話,聽出是侯衛東的聲音,驚喜的道:“你是不是到了沙州,找機會見一面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只得道:“個天有事來不了?”他就編了一個慌話。

    小佳表示了幾句不滿,很快情緒又上來了,道:“現在競爭開始激烈起來了,還有好幾個月大學才畢業,我在辦公室已經收到了不少自薦信,對了,你們鎮里的書記是不是叫趙永勝?”

    侯衛東驚奇的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他兒子今年六月從武漢大學畢業,想進沙州建委,把自薦書也寄了過來,我看他的簡歷上說父親是青林鎮黨委書記,他條件不錯,我準備把他的自薦書送給楊主任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一下就明白過來,趙永勝肯定是帶著老婆兒子到沙州來找關系了,他心道:“難怪他不讓我跟著到沙州,老天有眼,現時現報?!?br />
    有了報復地沖動,侯衛東就將趙水勝如何將自己發配到了上青林,如何阻止自己調到計生辦,原原本本地講給了小佳聽。

    電話另一頭,小佳聽說心上人受了委屈,眼淚水差點流了出來,她道:“我把他的自薦書扔到廁所去,讓他空等?!焙钚l東連忙道:“那小子寄的是平信還是掛號?!?br />
    小佳就道:“是平信,我已經將信撕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也是才畢業的人,他聽說小佳把信撕了,又覺得這樣做不道德,可是想起趙永勝和小張的面容,心腸又硬了起來,道:“小佳,謝謝你,替我出了一口惡氣?!?br />
    “你是我的老公,誰欺負你,我就跟誰急?!毙〖演p輕笑道:“這是善有善報,惡有惡狠?!?br />
    掛了電話,侯衛東一直壓抑著的心情終于有些好轉,他沿著街道朝書店走,找一找有關建筑材料方面的書。

    忽然,一輛車停了下來,豐窗打開,露出鎮長秦飛躍的臉,他道:“侯衛東,你不是到沙州去了,怎么還在這里?”侯衛東老老實實地道:“趙書記說用不著去這么多人,我剛從交通局出來,找劉工問了個技術問題“”

    秦飛躍招了招手,道“上車?!?br />
    “馬縣長在三點半鐘要聽我匯報上青林公路地事情,你跟我一去,這是你送來的進度表,數據是否準確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心里一熱,道:“這些數據都核實過多次,一點水分都沒有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坐在后廂,看著秦飛躍的后背,心道:“秦鎮長比趙永勝好,居然能夠帶我去見縣長?!?br />
    到了縣政府,秦飛躍叮囑道:“馬縣長是很細心的人,如果我有什么數據或是問題答不上來,你要趕快提醒?!?br />
    “好?!焙钚l東回想了一遍公路的事情,由于所有事情都是親歷親為,所以,他很有信心。

上一篇:第八十二章 無心之柳(三) 下一篇:第八十三章 無心之柳(五)

银航娱乐平台 捕鱼大亨系统小说 36选7必出公式 湖南幸运赛车直播 旧版联众单机麻将新版 筑志红中麻将房卡代理 天天捕鱼秘籍 海南体彩飞鱼号码统计 欢乐麻将好友房微信群 长沙闲来麻将官方网站 iphone手机捕鱼达人 快乐十分助手官网 甘肃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广东快乐十分预测 秒速赛车全天人工计划 亲朋游戏中心官方网站 便捷麻将纸牌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