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散了會,這些村干部又三三二二地聚在一起,議論著公路之事,過了一會,各村干部就陸續走了,沒有如往常一樣聚在一起喝酒,他們急著回去找村里干部來一起合計此事。

    這半年,侯衛東和這些村干部一直在親密按觸,對他們的性格也有了大概的了解,特別是秦大江,基本上是三天見兩面,侯衛東對其脾氣頗為了解,從秦大江的表情上看,侯衛東知道,他并沒有完全接受高鄉長的意見,只是礙于其他村的干部在場,沒有再次放大炮了,離開會場之后,他和江上山跑得最快,肯定是回去找陳達川等人商量對策去了。

    此時,侯衛東也感到了巨大的壓力。他在心里算了算,光是誤工費,修公路按每天出工五百人計算,每人每天誤工費十元,就是五千錢,十天就是五萬,百天就是五十萬,這還不算侵占了田土的補償和青畝費用。

    面對著這么一筆巨大的費用,秦大江等村干部砰然心動,產生各種各樣的想法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冒然停工,但是縣里規劃又遲遲沒有落實,則會造成公路成了公路爛尾,而村民修路積極性受挫以后,再次動員就很有難度了。

    侯衛東感到了肩上沉甸甸的擔子,在心里罵道:“媽的,這么重要地事情,至少應該派一個副鎮長來統一村干部的思想,怎么就甩給我做,未免太瞧得起我了?!彼催^來又一想,“如果真是由縣財政來投資修路,我這新開的石場就不愁沒有銷路了?!?br />
    如今問題的關鍵,是縣政府的投資方向。如果真的在94年就要修上青林公路,一切事情就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侯衛東翻來覆去地想著這事,他也就在辦公室坐不住了。來到高鄉長家中,進了屋,開門見山地道:“高鄉長,這事不太好整,我想來還是應該早些去找沙州的高志遠書記,請他幫助家鄉解決這個大難題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怕冷,家中就燒了一個鐵皮爐子,鐵皮爐子外面有一根鐵管子,就把煤煙全部接走了,屋里空氣倒也不難聞。他正坐在火邊,很享受的樣子,聞著飄著蕩去的烤紅薯香氣。

    剛一坐下,侯衛江急急地道:“高鄉長,我在辦公室實在是坐不住,剛才雖然把會開了,村里干部的思想根本沒有統一下來,你看這么辦?”

    高鄉長把手湊到火爐子旁。這個問題,他己經想了好半天了??匆姾钚l東心急火燎的神情,道:“先坐下來烤火,心急吃不了熱豆腐,我們兩人好好合計合計?!?br />
    火爐燒得很熊,一陣熱氣撲來,比在冷清清的辦公室坐著舒服得多,侯衛東哈了哈手,手上就有了一些霧氣。

    來找高鄉長之前,他心中對鎮領導很有些腹誹,可是坐下來之后,想到修路之事純粹是自己找的,也怨不得別人,便將抱怨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秦鎮長再三說要請高鄉長出面,找一找高志遠書記,只要他肯出面,事情就沒有多大問題了。高鄉長,我們什么時候去?”侯衛東說話時,也耍了小心眼,再次抬出了秦鎮長的名字,然后并不問高鄉長去不去,而是問高鄉長什么時候去,把高鄉長的話堵死。

    “為了修路的公事,由我出面去找高書記,不合適,畢竟我已是退居二線,最好由秦鎮長或是趙書記帶隊去,這樣才顯得正式,也是對高書記的尊重。粟明是能干人,怎么沒有考慮到這個問題?!?br />
    “還有,去見高志遠,帶什么禮物去,送錢,他不會收,送貴重物品,鎮里面又沒遠說出錢,別人也不一定看得起,送土特產,送哪一種才有特色,這些小事都要好好商量,冒冒失失跑去,效果不一定好?!?br />
    “秦飛躍的心思我知道,就是快刀切豆腐——兩面都光,他現在根本不想出錢修路,錢進入財政容易,拿出來就好比割肉一樣,泰飛躍又想三個村把路的毛坯修好,這樣競爭

    的時候就多了一些優勢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一口氣說了這許多,侯衛東沒有想到這事還有這么多的彎彎繞,比想象中復雜得多,他心道:“人老成精,這句話當真不錯?!?br />
    “高鄉長,你說怎么辦?”

    高鄉長頓了頓,道:“上青林一直想修路,幾年來,卻總是說來說去沒有動手,這一次動了工,侯兄弟起了很大的作用?!?br />
    他秸鋒一轉:“你能起大作用的原因是初生牛犢不怕虎,膽子大,做事沒有碩忌,反而把修路這件大難事情弄了起來,其他人可不敢碰這事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的話別有味道,侯衛東品了品,反而是哭笑不得,上青林公路動工以后,他一直暗自得意,覺得自己能力非凡,可是高鄉長眼中卻是傻大膽,雖然他沒有明說,可話中就有這個意思。

    這實在是令人沮喪。

    侯衛東眼睛盯著火爐看了半天,他心道,“三年之內調回沙州,如果循規蹈矩,純粹是癡人說夢,不管別人怎么說,修路,一定不能半途而廢?!?br />
    他自嘲道:“初生牛犢也有好處.就是不管不顧往前沖,高鄉長,我的意見還是盡快到沙州去,我馬上給粟鎮長打電話,就說后天我們就到高志遠書記家去拜訪,讓一位鎮領導一起去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瞪著眼睛,看著侯衛東一幅不達目的不罷休的神情,道:“侯兄弟,我真是服了你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盡量想將復雜的事情簡單化。他道:“我這就去給粟鎮長打電話,把這層意思表達出來?!备哙l長正想說,“急什么急,再坐一會?!焙钚l東已經急匆匆地出了門。

    “粟鎮長。我是侯衛東,跟你匯報一下修路的事情。工作組剛剛開了會,村里意見并不統一,賀合全想繼續修路。秦大江想停下來,尖山村是兩可之間?!?br />
    這些情況粟明是料到的,他道:“我明天爭取上山。找秦大江談談,鎮里面的態度是,至少在春節前,這一段公路還是要修的,縣里人代會開了就要過春節。過完春節,縣里要修哪一段路也就明確了?!?br />
    粟明的聲音很平靜。說話仍然是不緊不慢,條理也很清晰。

    “粟鎮長,上青林七千人為了修路付了艱辛努力,我們后天準備和高書記聯系,如果人在沙州,我們就去拜訪他,請他出面做工作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很鄭重地道:“修公路是大事,涉及到縣里決策,鎮里能否派一位領導帶隊,這樣公私兼備,比較正式?!?br />
    粟明想了一會,夸道:“你想得很細,我去和趙書記和秦鎮長商量一下,看他們兩位去不去,今天下午要開會,開完會跟你回話?!?br />
    下午,再開黨政聯席會,解決上次沒有來得及商量的事情,至于鎮屬企業貸款的敏感問題,暫時就沒有提上議事日程。

    當粟明提出了由哪一位領導帶隊拜訪高志遠,班子成員全部都保了沉默,目光都去尋著趙永勝和秦飛躍。

    高志遠是沙州市人大主任,雖然離開了黨政系統,但是在沙州市還是很有影響力的,能夠與他建立良好的友誼,對以后仕途提升是有好處地。趙永勝和秦飛躍都不說話,表示他們兩人都有想法,其他副職當然就不會發言。

    秦飛躍對粟明搞突襲很有些氣憤,心道:“這事你先給我說一聲,暗中操作就行了,根本沒有必要提到黨政聯席會上?!?br />
    趙永勝也有著同樣的想法,他狠狠地瞪了粟明一眼。

    粟明眼觀鼻,鼻觀心,穩坐不動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會,趙永勝掄先發言,道:“我去跑一趟?!庇纸忉尩溃骸霸谙虑嗔粥l工作的時候,高書記還在上青林鄉當書記,我們比較悉,去了好說話?!?br />
    趙永勝的理由擺得上桌面,秦飛躍不好去爭,就吃了一個啞巴虧,他心道:“你去找高志遠,我就去找縣委段書記和馬縣長匯報工作,縣官不如現管,他們兩位才是真正的父母官,高志遠畢竟隔了一層?!?br />
    等到粟明回了電話,高鄉長不停地搖頭,道:“侯兄弟,你真是傻大膽,居然指揮起黨委書記來了。不過,傻人有傻福,你辦事,還總是能辦成?!?br />
    “我想起一件事情,高書記有一個小愛好,他特別喜歡吃上青林望日村的風干野雞,你讓賀合全他們去弄十只做得最好的風干野雞,就是上青林群眾的心意,記住,讓他一定要選最好的風干野雞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也沒有耽誤時間,他從高鄉長火爐下面,掏出來一塊烤得噴噴香的紅薯,捧在手心里,就前往望日村。

    在上青林住了半年多了,侯衛東早就將村主任、書記家的家摸熟了,他一路疾行,平常要走一個小時的路,他半個小時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賀書記,給我找十只風干的野雞,記住,要最好的?!币姷搅速R合全,侯衛東就單刀直入。

    賀合全沒有弄請楚事情原委,道:“侯瘋子,風干的野雞要五十塊錢一只,你弄這么多來干什么,哪個出錢?”

    賀合全頭頂上沒有多少頭發,有個綽號叫做賀絕頂,來自于聰明絕頂的這個成語。據說這個綽號的創作者還是鐵柄生校長。

    “這條路不能停,但是,縣里面的錢,不要白不要,我們準備到沙州去一趟,找高志遠書記出面,爭取縣里盡早啟動上青林公路?!?br />
    上青林山的人都把高志遠看成了力量的化身,聽說是去找高志遠,賀合全就道:“我馬上就去找,這錢是不是由鎮里面解決,十只就是五百元,村里面負擔不起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就道:“明天要把野雞收齊,錢的問題等我們回來再說,鎮里面解決不了,就讓三個村平攤?!?br />
    “侯瘋子,你說話要算話?!辟R合全又憤憤地道:“秦大江那個錘子人,上山的路拉出來了,他就想拎邊邊.絕對擱不平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八十一章 無心之柳(二) 下一篇:第八十二章 無心之柳(四)

银航娱乐平台 上海十一选五一定十牛 981游戏官网手机版下载 琼涯海南麻将官方版 海南天天麻将下载安 急速赛车技巧 麻将单机游戏下载手机 手机麻将总代理 微信捕鱼辅助软件 排列三计划 上海快3开奖数据 体彩江苏七位数走势图 kk娱乐棋牌 打麻将平台 大圣捕鱼 高频11选5走势图河南 云南快乐10分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