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在經營石廠的理念上,侯衛東與曾憲剛卻發生異議。

    曾憲剛的想法,根本用不著辦工商執照,把蓋山揭開,申請點炸藥,石廠就開張了,有了來買,就一手交錢一手交貨,這樣,簡單而實在。

    侯衛東的想法稍不一樣,他認為,開石廠,小打小鬧沒有意思,還是要辦工商執照,進行稅務登記,這樣,才能和大企業打交道。雖然前期有些投入,最終卻能賺得更大的利潤。

    曾憲剛是把全家所有的錢都投入了石廠中,把這個石廠就看得很重、所以他按照自已的想法,不肯輕易讓步,和侯衛東爭執不下。

    “現在八宇還沒有一撇,有沒有人來買也說不請楚,花這些冤枉錢不值得,我的意思是先把場子拉起,等到有了生意,再補手續也不遲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也沒有真正做過生意,他想的東西多是來自書本,“不辦手續,拿不起發票,這是違法行為,被查到是要被罰款的,而且,和益楊縣的大企業打交道,我們一定要正規,這是從長計議的做法?!?br />
    曾憲剛搖頭道:“山上石頭到處都是,我們兩人把石廠開起了,肯定有許多人也跟著開,他們肯定不會去辦手續,如果我們的費用比他們高,就沒有生意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也堅持自己的意見:“我還是主張把手續辦好,名正才能言順。我們一定要盯住大用戶,小敲小打沒有多大意思?!?br />
    最后,兩人都退后一步,先借著修公路之機,把石廠開起來,與此同時,逐步把手續補齊。

    到了一月中旬。從下青林公路連接到獨石村辦公室的公路毛坯已經出來了,輔上片石和碎石,再壓實以后,就可以通車了,只是到了這一步,就需要投資,單憑人力就無法解決了。

    侯衛東就找到粟明,遞上了有劉維工程師建議意見的申請表,想取一些資金。

    粟明仔細看進度表。道:“如果輔片石和碎石,費用不低啊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就道:“整個公路其實分為兩段,一段是上山公路,另一是山頂公路,山頂路是平路,可以暫時不輔片石,但是上山路是盤山路,不輔片石和碎石,這路就危險。根本不能通行?!焙钚l東笑笑瞇地對粟明道:“粟鎮長,這一次縣里不是獎勵了二十萬,能否撥一點在公路上?!?br />
    鎮政府實行的是財政一支筆審批,粟明是副職,沒有簽宇權,對于大筆資金的使用只有建議權,而沒有決策權,他就道:“這事我去跟鎮長商量一下。你在這里等一會,我去找秦鎮?!?br />
    秦飛躍看了申請表,道:“這事先放一放,我剛剛得到了準確消息,還沒有來得及給在大家通報?!?br />
    “交通局編制了全縣的鄉村公路規劃,四大班子集體聽取了匯報,原則上同意了這個規劃。在規劃中,上青林有一條公路,不僅要與下青林相連,而且還要朝西走,將李家鎮、吳灘鎮、有龍鎮這一大片連結起來?!?br />
    李家鎮,吳灘鎮,有龍鎮是益楊的幾個建制鎮,與青林鎮、赤梅鎮隔山相望,直線距離不過四,五公里,但是,從青林鎮到李家鎮等鎮,由于互相沒有通公路,則必須先到益楊縣,然后再從益楊轉車,也就是說,從青林鎮步行到李家鎮,翻山越嶺,也就是一個小時,而坐吉普車,至少需要五個小時,更別說客車了。

    泰飛躍就道:“這樣一來,上青林公路就成了縣道,縣道就要由財政來投資,所以,鎮里不要急于投資進去,免得花冤枉錢?!?br />
    粟明腦袋轉得快,道:“規劃是規劃,真正落實還有一段時間,94年是交通建設年,各鎮都不傻,一定會各顯神通,爭取縣財政在當地投錢修路?!?br />
    秦飛躍就道:“我也想過這問題,鎮里不能投錢,但是三個村仍然要繼續投勞,將上清林公路毛坯已經挖出來,毛坯挖出來,就是一個最有利的竟爭條件,我們抓緊時間向縣政府寫報告,申請今年啟動上青林公路?!?br />
    “這事要通過黨政聯席會研究,形成共識以后,我向馬縣長匯報,縣里馬上就要開人代會了,爭取把上青林公路納入縣政府的重點工程?!鼻仫w躍是搞企業出身,深知公路跨通的價值,高興的道:“真要是修通了上清林公路,上清林資源就被盤活了,我這鎮長也就好當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得知這消息,也很高興,對粟明道:“縣道的等級比鄉村道要高得多,幸好當初修公路毛坯的時候,嚴格按圖施工,如果當時偷工減料,說不定就要返工,萬幸?!?br />
    突然他想到了一個問題,“既然縣里面要投錢,我們是否還繼續修路?”

    粟明轉達了秦飛躍的意見,道:“規劃是在紙上,落實下來才算數,這事誰也不敢打包票,你們還是要繼續修路,為將來的竟爭打下基礎?!?br />
    當天下午,青林鎮招開了黨政聯席會,第一個議題主要是上清林公路,與會人員對于爭取縣財政投資修路達成了高度的公識,決定繼續由粟明掛帥爭取落實此事,并由高鄉長出面,到沙州向人大主任高志遠匯報,爭取他能幫著青林鎮說說話,促進規劃的落實。

    第二個議題就發生了嚴重的分歧,三個鎮屬煤礦老板提出了貨款地申請,鎮長秦飛躍當然同意幫彎嘴煤礦楊家福貸款,書記趙永勝卻認為望日媒礦條件更好,應該優先考慮,兩人在辦公會上再次拍了桌子,不歡而散,后面幾個議題也沒有提出來。

    侯衛東回到了上青林場鎮,把最新消息向高鄉長作了匯報,高鄉長就面露難色,道:“侯兄弟,按鎮里的意見,三個村還要繼續修毛坯,可是如果縣里把上青林公路升格為縣道,村里干部恐怕就不愿意義務修路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不以為然地道:“高鄉長,我是這樣想的,不管縣里政策如何,只要沒有真正明確下來,修路的計劃就不變,泰大江他們應該會支持?!?br />
    上青林三個村為了修好公路,充分發揮了主觀能動性,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,青畝費分文不付,田土的調整也由各村自己處理,這些開支,若按照部頒標淮來說,是一筆大數目,由于村民們修路的心情很迫切,就由三個村七千人共同承擔了這筆費用。

    但是,鄉村道路升格成了縣道,理論上修路的主體就變成了縣政府,再讓三個村的干部無償支援,恐怕就有些困難。侯衛東到鄉鎮的時間畢竟只有半年,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復雜性。

    果然,第二天在小范圍通報了這事,三個村的六位主要干部就表情各異了。

    望日村的書記賀合全最先發言,他最擔心事情有變,高聲道:“現在公路已經到了尖山村,望日村里投了工出了錢,我不管是不是變成縣道,先把毛坯修到望日村再說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就打起了小算盤,公路毛坯己經將獨石村全村貫通,如果縣里接手,獨石村就可以不出錢了,而且就算縣里暫時不投資,用塊石、片石輔一層,汽車已經能夠上山了,他就道:“公路升格成縣道,就不是我們三個村的事情了,縣里肯定要出血,我們繼續修就是傻子,白花錢?!?br />
    素大江的說法引起了村干部的響應,修公路所用資金不在少數,如果能讓縣財政出錢,村民不僅可以不出勞,而且或多或少都可以獲得一些補助。

    看著村干部紛紛附和秦大江的說法,侯衛東這才想到高鄉長在會前說的話,論到對村社干部的了解,他確實遠遠不如高鄉長。

    侯衛東道:“我的意見很明確,路已經修到了尖山村,再努力一月,就能修到望日村,如果這次停下來,以后的事情就說不請楚?!?br />
    賀合全站起來道:“修獨石和尖山那一段,望日村一個人沒有少,一分錢也沒有少出,現在想不修,絕對擱不平,如果真要停下來,我組織人把前面的公路挖斷,大家都不要想通車?!?br />
    唐桂元深吸了一口煙,道:“縣里是否明確要修上青林公路?”

    侯衛東解釋道:“現在只是做了規劃,還是落在紙上的東西,是否動工,誰也說不清楚,而且全縣鄉村道路規劃,涉及到全縣所有鄉鎮,先修哪一條也沒有明確,我的想法是按照原計劃繼續修路?!?br />
    江上山道:“侯瘋子,如果縣里面同意修路,我們三個村就虧慘了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一直沒有說話,這時他道:“我們把公路毛坯拉出來,就會增加上青林公路的競爭力,再找高書記出面做工作,希望就很大。至于以前大家投的勞,只能算是作了貢獻,力氣使了力氣在,又不會掉二兩肉,大家不要算小帳,要看長遠。而且,只要縣里確定要修上青林公路,有可能打水泥路面,你們前期的投入又算得上什么?”

    高鄉長的話入情入理,大家都默不作聲,各算各的帳。

上一篇:第八十章 無心之柳(一) 下一篇:第八十二章 無心之柳(三)

银航娱乐平台 山东11选5推存 炸金花的技巧_进入游戏 百人牛牛怎么才能赢 广西快乐双彩复式8复7 七乐彩走势图代连线 男篮世界杯比赛比分 比特币挖矿教程 人捕鱼教程-APP全能版下载 旅游扑克麻将 双色球坐标带连线300期 即时比分篮球比分 莱特币交易平台aqq 单机天津麻将 双色球空行空列分布图中彩 澳洲幸运5是官方的吗 彩票开奖宁夏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