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按照相對論的說法,時間會隨著人的感受而變化長短,和美女在一起,時間就過得快,和野獸在一起,就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侯衛東對這個理論深信不疑,與小佳在一起的快樂時光總是如飛一般逝去,今天站在趙永勝辦公室,不過二十多秒,卻過得如此之慢,讓人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趙永勝故意不理侯衛東,又翻了幾頁報表,這才抬起頭,也不話,很威嚴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侯衛東見趙永勝抬起頭,連忙道:“趙書記,這是上青林公路的進度表?!?br />
    趙永勝后背*著大班椅,擺了一個很舒服的姿勢,拿起進度表看了幾眼,問道:“公路已經修到場鎮,才用了三萬多元,怎么這么少,算對沒有?”

    侯衛東解釋道:“為了修公路,三個村投入了一干二百勞力,他們都是自帶飯菜,也沒有發誤工補助,發生的費用主要有三大塊,一是炸藥錢,這個必須要出;二是圖紙錢,現在還差了劉雄工程師一萬元;三是工具錢,特別是從青林林場上山的路,哨一段全是旺子石,特別硬,工具耗費特別大?!?br />
    趙永勝暗道:“侯衛東確實是一個能干人,比歐陽林和茍林強得多,只要他不跟著奉飛躍跑,是一個可用之才?!庇謫柕溃骸扒喈€費如何解決,這么長的公路,這一筆賠償費也不是小數?”

    侯衛東站在沙發邊上。腰桿還是挺得筆直,道:“這一次修路,三個村都進行了充分的動員。青畝費都不賠,占到的田土都由各村進行調劑?!?br />
    趙永股難得地露出了笑容。道:“好,工作做得很仔細?!彼吹胶钚l東還在桌旁站著,就道:“你坐吧?!?br />
    扔了一支煙給侯衛東。

    侯衛東離開之后。趙永勝就*在大班椅上,閉著眼想道:“縣里很重視這十名公招生,這侯衛東又很能干。遲早要出頭,長期把他放在工作組,只怕會引來爭議,如果他懂事,不跟泰飛躍走得太近,就找一個機會把他調到鎮里來?!?br />
    離開了趙永勝辦公室,侯衛東又去找粟明。粟鎮長辦公室坐了滿人,正在開會,將進度表送給了粟明。侯衛東就離開了。

    上山的路上,侯衛東一直在回想著趙永勝的表情,反復地思考:“趙永勝和秦飛躍有矛盾,我夾在中間,應該如何相處?是都保持著距離,還是投*一方?”從感情上來說,侯衛東自然跟秦飛躍要走得近一些,可是就鄉鎮體制來說,黨委書記才是真正的一把手,這讓侯衛東很是為難,委實下不了決心。

    上了山坡,山風習習吹來,無數美景就躍入眼前,侯衛東都感到天地和心胸都變得開闊。

    侯衛東高舉著手臂,使勁地吼了兩聲,心情也就好了起來,他自嘲道:“我只是一個小人物,一個沒哨任何職務的小人物,趙永勝和秦飛躍頂牛,和我屁關系沒有,純粹是瞎操心,典型的杞人憂天,老子不趟這個混水?!?br />
    走進小院,郵政代辦點的楊新春就喊道:“侯大學,有兩個電話找你,一個是你女朋友,讓你下班給她回過去,另一個說是你的同學蔣大力,他留了一個電話,讓你回家以后打過去?!?br />
    “喂,你好,請找蔣大力?!?br />
    電話另一端響起一句粵話,隨后又變成了蔣大力粗粗的沙州腔,“狗日的冬瓜,怎么不和我聯系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吼道:“蔣光頭,狗日地,回沙州也不過來找我,太不夠朋友了,你在廣東哪里,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廣州越秀,冬瓜,聽小佳說你去當山大王了,到底混得如何,如果不行,干脆到廣東來,我們哥倆創一番事業?!?br />
    “沿海地區和內部大不一樣,輕濟發達,機會根多,我說冬瓜,不要在山上耽誤了青春?!?br />
    蔣大力的聲音很哺些志得意滿,侯衛東好奇地問道:“光頭,你到底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是醫藥代表,說白了,就是藥廠的推銷員,專攻醫院,我現在負責一個片區,片區經理,你過來,憑我們哥倆的能耐,過不了多久,就會誕生兩個百萬富翁?!?br />
    “呵,呵,你現在收入如何?”

    蔣大力壓低聲音道:“剛到的時候也就一千多塊,現在每月我能拿五千以上,最高一月上了萬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工資不過三百七十塊,他聽到蔣大力的收入,差點連下巴都掉了下來,吼道:“這是郵政代辦點的電話,就我辦公室隔壁,你狗日的工資高,有空就給我打過來?!?br />
    掛了電話,侯衛東心潮難平,蔣大力的話,就如一塊石頭,落到了平靜的水面,泛起了陣陣波紋,他甚至有些失神落魄,連《人民日報》也沒有心情去閱讀。

    到了中午下班時間,侯衛東又撥通了小佳的電話。

    電話線傳來小佳興奮的聲音:“衛東,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今天我得到通知,借調到市建委辦公室?!?br />
    到了建委,接觸面就大了,特別是可以接觸到建委的領導,侯衛東被發配到邊緣地區,對于距離特別敏感,他高興的道:“這是好事,辦公室天天在領導眼皮之下工作,容易出成績,小佳,祝賀你,親一個?!?br />
    小佳也在電話里積極回應著,道:“這事還沒有給爸爸媽媽說,他們肯定高興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心道:“他們高興倒高興,恐怕更不會同意我們的事情?!敝皇撬刂浦榫w,沒有表露出來。

    小佳似乎也意識到這個問題,馬上轉換了話題.道:“段英給我說,劉坤正在追求她。你和劉坤是一個寢室的,他為人如何?”

    想起段英的性感和體貼,侯衛東就暗道:“倒便宜了劉坤這小子?!毙睦锬涿钣行┧崃锪锏母杏X,他知道這種感覺實在很沒有道理,也是從思想上對小佳的不忠。就趕快調整情緒。

    “劉坤家庭環境好,爸爸是縣委常委,宣傳部長。他如今在政府辦工作、是李縣長地秘書,為人處事也沒有大問題,就是有些虛偽?!?br />
    “段英運氣不好,畢業前男朋友分手,工作以后單位效益又差,你有什么辦法沒有?”

    侯衛東苦笑一聲:“我是偏僻鄉鎮的一般干部。沒有話語權,哪有本事幫她?!?br />
    兩人又聊了一會親密的話題,便掛了電話。

    打了兩個電話,侯衛東情緒再一次低落,他深切意識到,畢業以后,社會就撕掉了溫情的面紗,許多現實問題就必須由自己的肩膀扛住。而初出校門,肩膀實在稚嫩,又能扛得起多重的壓力。

    正在彷徨間,屋外響起曾憲剛的聲音:“侯瘋子,回來了也不打聲招呼,走,到我案里去,今天給你接風?!?br />
    聽到接風,侯衛東就是一哆嗦,他笑道:“曾主任,這接風就免了,昨天獨石村給我接風,現在我的頭還在爆炸?!?br />
    曾憲剛就認真地道:“今天是我私人請客,就我們兩弟兄,一個外人都沒有喊“”

    侯衛東就不好推脫,跟著曾憲剛就朝尖山村走,到了曾憲剛院子,就者見曾憲剛的老婆正在院子里面剖魚,侯衛東連忙道:“嫂子,給你添麻煩了?!痹鴳梽偫掀判β暫艽?,道:“大學生硬是不一樣,說話這么客氣,哪象曾憲剛,從來不知道說句客氣話?!?br />
    曾憲剛家的小男孩就在院子角落,和兩只黃拘追來追去。

    等到滿滿一盆魚端了上來,曾憲剛就道:“我老婆曾經到重慶的漁館打過工,她弄的花椒魚是上青林最好吃的了,你嘗嘗?!?br />
    花椒魚是名副其實的花椒魚,浮在表面上的一層,除了干紅海椒就是顆粒均勻的花椒,肉質嫩而香,味道好極了。

    酒過三巡,二人微熏,曾憲剛就開始說正題了,“瘋子,我今天有一件事情想和你商量?!?br />
    聽曾憲剛說得鄭重,侯衛東就道:“你不要客氣,有事就說?!?br />
    “照目前這個進度,四、五月份,大車就可以上山,我有一個想法?!痹鴳梽傇浀綇V東去打過工,他是石匠,曾在江門地一個石廠干過,當年日夜開工,片石和碎石仍然供不應求的場景,深深的留在了他的頭腦中,此時公路修通,他就有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妹妹嫁到了獨石村,就在林楊上面不遠,公路剛剛從她們家門口經過,她家的自留山就是一個石山,上面蓋層很薄,只有幾十公分,我想投些錢,開一個石廠,今年是交通建設年,開石廠肯定賺錢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知道曾憲剛話中有話,道:“既然能賺錢,就趕緊開?!?br />
    曾憲剛面露難色,道:“我去年才蓋了新房子,錢用得差不多了,還有,石廠開起來了,我也沒有銷路,這樣,我們兩人合伙干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手里也沒有錢,只是上一次母親劉光芬曾答應借五千塊錢買圖紙,由于貸了款,就沒有回家取,這算是一筆可以動用的資金,想了一會,道:“啟動資金需要多少?”

    曾憲剛并沒有干過石廠,同樣是兩眼一抹黑,道:“應該花不了少錢,主要是人工錢,補償青畝錢和炸藥雷管錢,其他錢還想不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是學法律出身的,比較重視契約,道:“這樣,我們一起看一看現場,如果確實可以,就具體談合作的事宜,簽一個合伙協議?!?br />
    曾憲剛笑道:“我們兩弟兄,說好了就行了,不用簽協議?!?br />
    “先說斷,后不亂,這是長期合作的保證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七十八章 神仙打架(八) 下一篇:第八十章 無心之柳(一)

银航娱乐平台 吉祥棋牌长春麻将 弈乐贵州麻将下载 内蒙古体育彩票十一选五选五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湖北快三必出号码 四川金七乐走势图 蓝洞棋牌最新下载 卡五星麻将必胜口诀 单机麻将大全手机版 1970重庆时时彩平台 河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一定 福彩36选7中奖规则 体彩四川金七乐规则 波克棋牌老版本下载 八闽福建麻将有挂吗 长春麻将手机版下载 王者捕鱼官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