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侯衛東沒有想到這個女子如此大膽,他就如練了金鐘罩的武林高手,突然間被人點了命門一樣,防線徹底崩潰了。他的手就伸進了女子的衣服,揭開乳罩中,將女子豐滿的乳房握住。女子似乎怕癢,用另一只手將侯衛東的手捉住、道:“老板,不要,好冷?!?br />
    女子一只手阻抗侯衛東的侵襲,另一只手卻握著侯衛東的要害不放,道:“我曉得老板大方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就明白了女子的意思,他皮包里有幾張五十的,猶豫了會,他取出了一張五十的,塞到女子手上。

    女子摸著錢的質地,就明白不是一百就是五十,便松了手,讓男冰涼的大手握住了自己的敏感處。

    每個女人的敏感處是不一樣,她的敏感處正好是乳頭上,被男子揉搓一陣,身體就開始發軟發熱。她拉開男子褲子上的拉鏈,也用冰涼的手握住了男子的要害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的本錢好厚啊?!?br />
    女子的聲音就是海上的女妖,讓侯衛東陷了進去。

    等到火山劇烈地噴發以后,欲火也就迅速從身體中消退,就如海嘯,來得猛去得也快。

    欲望弱了,道德立刺就回到了侯衛東腦海中,他內心充滿著羞愧離開了女子的懷抱,走出了小廳,來到了屋外。

    在冷風中吹了一會,侯衛東心道:“傳言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我難道也在江湖中了?”心情復雜地點燃了一支煙,就*在一顆大樹后慢慢地抽著。

    “侯衛東?!?br />
    黑暗處傳來了粟明低低的聲音,侯衛東連忙走了過去,見確實是粟明,就輕輕地叫了一聲:“粟鎮長?!?br />
    “給我一支煙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趕緊遞了一支過去,又把火點上。

    粟明抽了一口,笑道:“戒了三個月,又開戒了,都說煙是壞東西,可是許多長壽老人也抽煙,最終還是基因決定命運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就點頭附和。

    粟明又問:“青干班什么時候結束?”

    “快了,十二月三十日結束,然后放假過元旦?!?br />
    粟明深吸了兩口,道:“明年是交通建設年,上青林公路已在縣里掛了號,說不定那天縣里領導就會上來看,你回去以后,把公路盯緊點,一定要讓秦大江按照設計圖紙組織施工?!?br />
    “粟鎮長放心?!?br />
    聊了些工作,兩人就各自抽煙,兩個火星在黑暗中閃閃發光。

    “侯衛東,你到青林鎮來報到的時候,怎么組織部門或是領導沒有送你?”

    “組織部門要派人送嗎?”侯衛東心里有些疑惑,就道:“拿到人事局的介紹信,我就直接過來,組織部門沒人送,我也沒有想到要找人送?!?br />
    粟明道:“任林渡,你認識嗎?”

    “他也在青干班培訓?!焙钚l東隱瞞了和任林渡住在一個寢室的事。

    粟明也沒有多問,道:“任林渡到李山鎮報到的時候,是由組織部副部長肖部長親自送下去的,李山鎮的黨委書記是我的同學,他給我說起過這件事情“”

    任林渡長袖善舞,侯衛東是領教過,但是能讓肖部長親自送到鎮里面去,這意味著任林渡家里也很有關系,侯衛東心情很復雜,他恭敬的對粟明道:“粟鎮長,我才從學校畢業,很多事情不懂,希望粟鎮長多多批評幫助?!?br />
    對于侯衛東被分配到上青林的原因,粟明心里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趙永勝有個侄女,也是今年大學畢業,趙永勝準備給其侄女弄一個行政編制,也做了一些工作,不知道哪個環節出了問題,其侄女雖然如愿到了交通局,卻是一個事業編制。

    為此,趙永勝頗為不滿。

    正在這時,侯衛東被分到了青林鎮,而且這一次分配,組織部門并沒有事前給鎮里面打招呼,侯衛東就成了發氣筒,被分到了上青林工作組。后來,秦飛躍想把侯衛東調到計生辦,因為是秦飛躍提的名,所以趙永勝就針鋒相對,給侯衛東安了一個工作副組長的頭街,實質上否決了秦飛躍的提議。

    粟明是進了鎮黨委的副鎮長,在青林鎮有些威信,秦飛躍和趙永勝都想和他搞好關系,爭取一個強援,他在場面上一碗水端平,暗地里卻和秦飛躍接觸得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趙永勝發配侯衛東的做法,粟明也不以為然。

    他對侯衛東很有好感,一個初出校門的學生,面對逆境,不氣餒,不抱怨,反而充滿發揮主觀能動性,將修路這一個老大難問題帶入了正常軌道,確實了不起。為此,他在心里感慨:“趙永勝心胸也窄了些,現在又將侯衛東當成了秦飛躍的人,如果老趙不走,侯衛東很難出頭,真是可惜了一個人才?!?br />
    可是事情的緣由,又不能與侯衛東明說,粟明就出主意道:“聽說你爸爸和哥哥都是吳海公安局的,看他們能不能找些關系,爭取調進城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搖頭道:“父親和哥哥都是吳海公安局的,在益楊也只有公安局的朋友,辦調動恐怕很難,我還是安心在青林鎮工作?!彼o粟明頂高帽子,道:“我在鎮里最佩服粟鎮長,請粟鎮長一定要關照我?!?br />
    說話間,楊家福就走了過來,道:“秦鎮長出來了,我們走吧?!?br />
    回到黨校,任林渡已經睡得極沉,侯衛東坐在床上,就開始胡亂琢磨道:“秦鎮長和粟鎮長被安排到另一個地方,他們和小姐睡覺沒有?粟鎮長這么快就出來了,就說不清楚,秦鎮長耍了這么久,肯定是干了那事情?!?br />
    秦飛躍等鎮領導坐在臺上開會之時,都是一本正經,滿臉正氣,如今侯衛東發現他們也要找小姐,心里受到的沖擊就頗大,隨后,又想到工作不過半年,自己也跟著耍了小姐,就覺得對不起遠在沙州的小佳,心里又堵得慌。

    第二天,恰好是紀委副書記、監察局長杜永正來授課,他講到社會上出現的歪風邪氣,就語重心長地告誡年輕干部要潔身自好,要輕得起誘惑,出淤泥而不染,隨后又舉了一些紀委辦的案子。

    聽了杜永正的一番話,侯衛東禁不住冷汗直流,心里也忐忑不安,“昨天的事情會不會被人告發,若被人告發,政治生命就結束了?!?br />
    他看了一眼坐在前排的劉坤,心道:“劉坤只是喜歡講黃色笑話,而自已卻在領導帶領之下公然嫖娼,實在是太墮落了,從此就不在是個鈍潔的人,不再是一個讓人信賴的好人了?!?br />
    有了這個心理負擔,侯衛東心特沉重,滿臉嚴肅。

    下課之后,郭蘭就走了進來,她有意無意地掃了侯衛東一眼,見其依舊是沉欺寡言地坐著,心道:“聽沙州政法系系主任說,侯衛東個性開朗,組織能力很強,怎么看起來有些消沉?!?br />
    郭蘭手里拿著考勤本子,道:“明天上午最后一節是縣委趙書記親自授課,然后是結業典禮,希望大家不要缺席。今天晚上,由黨校組織大家搞一次話動,在大會議室進行聯歡舞會?!?br />
    聽說有舞會,大家都高興起來。

    一位三十多歲的學員就大聲道:“我們這里狼多肉少,跳舞有什么意思?!?br />
    這個學員說得坦白,眾人都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郭蘭臉上也露出微笑,道:“這個問題縣團委已經考慮到了,今天下午黨校又有一個培訓班要開班,是婦聯舉辦的女干部培訓班?!?br />
    學員們就集體鼓掌,侯衛東腦袋里面還想著昨天的事情,充滿了內疾,對這個舞會就沒有任何興趣。

    郭蘭宣布完舞會的消息,用眼角余光看了侯衛東一眼,見他依然波瀾不驚,心道:“侯衛東倒真是沉穩?!?br />
    吃了晚飯,郭蘭提前來到了大會議室,檢查了音響和燈光,陸續有人來到了會場,他們三三兩兩地站在一邊聊天,七點鐘,舞會正式開始。

    侯衛東一直沒有出現在大會議室。

    郭蘭成了一個中心,場場不落空,每一曲剛剛結束,就有學員提前發出了邀請。

    任林渡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,他一直觀察著郭蘭,在第五曲的時候,他終于等到了機會。郭蘭見到任林渡,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,“侯衛東沒有來嗎?”任林渡笑道:“他個天情緒不高,一個人在寢室里發呆?!?br />
    眾學員跳舞的時候,侯衛東一個人呆在寢室里,他還沒有從昨天的經歷中解脫出來,對舞會實在提不起興趣。

    他正*在床上胡思亂想,聽到了均勻的敲門聲,道:“門沒關,請進來?!?br />
    秦小紅走了進來,她穿了一件帶著毛領的大衣,平時她都是素臉朝天,今天也化了淡妝。增添了些女人味道,她看著侯衛東躺在床上抽煙,就道:“侯衛東,你怎么不去跳舞,一個人呆著沒意思,走吧,一起去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推脫道:“我今天有點事,一會要出去?!钡鹊角匦〖t走了,侯衛東也就被迫起了床,就朝校外走去。

    習慣了上青林晚上的暗淡無光,看著益楊城的燈光。侯衛東總覺得是如此的流光溢彩,而在沙州學院讀書之時,他從來沒有覺得益楊城內的燈光明亮過。

    走過步行街,侯衛東就朝步行街東側的新華書店走去,這個新華書店是侯衛東每一次進城的必到之處。剛剛走進書店大門,就看見段英拿著一本書從店里出來。

上一篇:第七十六章 神仙打架(六) 下一篇:第七十八章 神仙打架(八)

银航娱乐平台 湖北快3走势 波克棋牌 浙江11选5玩法 湖南快乐十分玩法介绍 69棋牌游戏中心 山西扣点点麻将安卓版下载 体彩排列七规则及奖金 辽宁11选五一定牛 预测 生肖财富平特一肖 体彩环岛赛的玩法 贝贝福建麻将手机版 独行侠vs国王直播 亿客隆 南粤风采26选5历史开奖结果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 九乐棋牌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