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青干班的學員們多是成長中的幼苗,雖然遠期目標看好,但是目前都沒有在單位掌握實權,絕大多數都沒有簽字權,所以,交際話動以聊天和雙扣為主,日子倒也過得悠閑自在。

    唯一的缺點就是郭蘭每天堅持嚴格考勤,這讓不少想溜號的學員有了三分顧忌,對她也就有了些許怨言,但是,漂亮永遠是無比鋒利的武器,加上郭蘭平時態度也還是不錯,眾多男學員也就原諒了她。

    認出侯衛東就是舞廳里的年輕人,郭蘭就回到部里調出了他的擋案,看罷檔案,她頗有些納悶:“侯衛東大學時代還是很輝煌的,為何現在處境這么尷尬?!?br />
    有了這個疑問,她對青林鎮的情況就多了一些留意。

    在青干班就要結束的時候,也就是十二月底,全縣召開了“大辦交通”動員大會,縣委縣政府對這個會高度重視,參會人員包括各局行一把手、各鎮黨委書記、鎮長和分管領導,會議時間則是罕見的兩天,由于青林鎮在召開動員會以前,就不等不*,自力更力主動修路,就被縣長當成了“大辦交通”先進典型,秦飛躍鎮長在會上作了交流發言。

    交流材料由粟鎮長親自執筆,著重闡述了鎮政府一班人對于修路的認識,提出了“要致富,先修路”地口號。這個口號得到了馬縣長的肯定,并作為94年大辦交通的標誰口號,在會上表揚了青林鎮三次,還特意獎勵青林鎮二十萬元,算作縣政府對青林鎮修路的支持。

    秦飛躍在大會上大大地露了臉,鎮里又得了實惠,心情自然不錯。

    面對著兄弟鄉鎮的祝賀、調侃,趙永勝始終面帶著微笑,不斷地謙虛著??墒?,當無人注意的時候,他的臉就陰了下來。散了會,趙永勝書記沒有與秦飛躍打抬呼,對粟明說了一句:“老粟,走吧?!崩蹑傞L就笑道:“趙書記,我要到交通局去一趟,暫時不走?!壁w永勝就對粟明道:“那我先走了?!?br />
    說完扭頭就走出了會場,對司機小張道:“回青林?!?br />
    鎮里面有兩臺桑塔納,趙永勝坐了一輛,秦飛躍坐了一輛。趙永勝和粟明家都在青林鎮,而秦飛躍的家就在城里,所以,趙永勝就問粟明回不回鎮上。

    等到趙永勝走了,粟明就跟著秦飛躍出了會場,秦飛躍對司機小吳道:“你回去吧,今天我來開車?!?br />
    秦飛躍在鄉鎮企業局就經常開車,技術也不差。他坐上車,就直奔益楊賓館。

    農經站黃主任、白春城帶著幾個企業老板,也來到了城里,他們在益楊賓館開了一個大雅間,專門等著鎮長秦飛躍。

    秦飛躍滿面春風地來到了益楊賓館,坐下來以后,道:“專項會開兩天,幾年來都少見,可見縣政府對交通建設的重視?!?br />
    粟明見秦飛躍心情不錯。就建議道:“上青林修公路,侯衛東功可沒,他就在縣黨校參加青干班,干脆把他叫過來一起吃頓飯?!?br />
    秦飛躍在興頭上,點頭道:“這個小伙子不錯,就讓他過來?!彼诿骶桶才诺溃骸鞍状撼?,侯衛東在黨校,你去把他接過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此時巳吃過晚飯,正在任林渡、楊柳、秦小紅一起打雙扣。白春城就找了過來。聽說鎮長喊吃飯,侯衛東心里又是驚奇又有些得意,表面上卻很鎮定,抱歉地對三人道:“不好意思?!甭犝f是鎮長情吃飯,任林渡、楊柳、秦小紅就對侯衛東高看了一眼,任林渡就道:“快去吧,我們再找一人就行了?!?br />
    到了雅間,酒已經喝了起來,粟明就招呼道:“侯衛東,這邊來坐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就坐在了粟明旁邊。

    青林山資源豐富,山上由于一直沒有通公路,資源就沒有得到開采。但是,在山上通公路的地方,就有不少煤廠,也自然就產生了不少老板,秦鎮長調到了青林鎮以后,為了鄉鎮企業地事情,與土生土長的趙永勝發生了不少沖突,而且矛盾似乎不可調和。

    在青林鎮的鄉鎮企業,分為兩種,一種是鎮屬企業,另一種是私人企業,今天到場的都是鎮屬企業廠長。

    留著短平頭,三十來歲的周強是火佛煤礦的廠長,今天就是他請鎮長吃飯,他舉起杯道:“秦鎮長,向你匯報一件事情,今年煤廠效太差,火電廠的價錢一降再降,我說,承包費能不能再降一點?!?br />
    秦鎮長熟悉鄉鎮企業,知道他們的板眼,笑瞇瞇地道:“少廢話,年初定承包費的時候,就降了五萬,再減就說不過去了?!?br />
    另一個煤礦老板楊家福就道:“我們礦的媒質好,媒層也厚,就是設施太差,鎮政府能否出面,再貨一百萬,改造了設備,明年就能把產值提起來?!?br />
    秦飛躍打著給給,只說友誼。涉及要害問題,一概不表態。這些老板們都是明白人,真要解決問題,決不能在這種場合,這種場合,只是聯絡感情而已,他們聊了幾句正事,話題很快就轉了。

    吃了飯,周強提儀道:“馬上就要過元旦了,忙了一年,大家也要好好耍一盤,我們去唱歌?!?br />
    益楊縣在93年,也興起了不少歌廳,唱一首歌2元,酒水、小吃另算,侯衛東只是聞其名,還沒有到歌廳去玩過,帶著見識一番的心理就跟著秦飛躍等人出了樓。

    三輛小車就滑了過來。

    小車很快就出了城。左拐右轉,就進了一條盤山道,侯衛東就右些納悶,心道:“唱卡拉0K怎么出了城?!彼蜅罴腋0状撼亲谝粋€車里,楊家福就不停在車上說著葷笑話,調節著車里的氣氛。

    小車拐進了一個院子,院子里長著不少大樹,另外兩輛車進了院子,就不知開到哪里去了,楊家福帶著白春城、侯衛東進了一個小廳。

    侯衛東找了一個機會。問道:“這是什么地方?!?br />
    白春城神秘地笑道:“沒有來過吧。這是以前的前進廠的一個車間,現在是望城山莊?!?br />
    楊家福一幅很熟悉的樣子。他對一位中年女人講:“找兩個漂亮的妹子?!庇謴娬{道:“這是貴客,一定要找漂亮的?!?br />
    中年女人就笑道:“放心吧,楊老板,我給你找兩個正宗的沙州妹子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見秦飛躍和粟明都沒有進來,心里沒底,問道:“秦鎮長和粟鎮長他們來不來?”白春城就道:“別管這么多,放心耍?!?br />
    聽到楊家福的口氣,侯衛東心里一陣緊張,他看到白春城很滿灑地坐在沙發上。也就裝作老練,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不一會,屋子里進來七八個年輕女孩子,她們在昏暗的燈光下站成一排,中年女子走了過來,熱情地道:“各位老板,看起那位就選那位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已經明白了,這就是傳說中的小姐,白春城毫不客氣。他起來,不停地打量著小姐,他似乎覺得看不清楚,就打燃火機,挨個看了一遍,關掉火機后,就對著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道:“就是你?!?br />
    楊家福就對侯衛東道:“張老板,你桃一個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短暫地擾豫了一會。即害怕又有莫名的期待,他不愿意在眾人面前掃了面子,就隨手點了一個女子,點完之后,心道:“怎么像是菜市場買雞,還挑挑選選?!?br />
    三人都選好了女子,屋里原本昏暗的燈光就關掉了,只剩下電視屏幕的燈光。

    那個女子走到侯衛東身邊,就去倒了一杯茶。哆聲道:“老板喝茶?!比缓笞诤钚l東身邊。

    侯衛東從來沒有見過這種架式,手腳也沒有地方放。那女子越*越近,溫柔地問道:“老板,唱不唱歌,我幫你點?!焙钚l東就道:“點一首《水手》?!?br />
    唱歌的時候,那個女子就站在旁邊,*在侯衛東身上。等到侯衛東唱完歌,已沒有了白春城和楊家福的身影。

    侯衛東尷尬地坐回到沙發上,女子主動地道:“我們跳舞?!迸泳瓦x了一首慢四步的曲子,跳了幾步,身體就偎了過來,緊緊貼住了侯衛東。

    侯衛東想把她推開,可是身體卻不受控制,特別是下身立刻就起反應,他半推半就地將女人抱在懷里。

    在大廳里跳了幾圈,女子就道:“我們到里面去跳?!比缓缶椭鲃映粋€半圓的門洞移了過去。進了門洞.侯衛東適應了一會,才借著外面電視的微弱光線,看清楚了周圍環境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小小廳,沒有燈光,墻角有幾張沙發。

    女子吃吃笑了幾聲,道:“老扳,出來玩,就要放開,我陪你玩舒服,你要給點小費喲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是第一次來這種場合,也不知道價錢,就試著問道:“給多少?!?br />
    “老扳大方就多給點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漸漸平靜了下來,道:“你說個具體的數?!?br />
    女子道:“那邊有床,做愛,一百元?!?br />
    明白了市價,侯衛東就放下心來,道:“我們就跳舞?!?br />
    里面的小小廳沒有燈光,黑得可以用伸手不見五指來形容,隨著外面的聲音,女子就有意無意地觸碰侯衛東的下身,雙手抱著侯衛東的腰,就如一對親密無間的情侶。

    那女子笑道:“老板,你怎么這樣老實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心里在劇烈掙扎,一方面,他覺得這樣不好,是對小佳的背判叛,也是對二十多年所受教育的背叛,另一方面,對女性身體地渴望,又使他身體不斷發生著變化。

    他在正在欲望與道德之間掙扎,那女子吃吃笑著,突然伸手握住了侯衛東跨下的長劍。

上一篇:第七十五章 神仙打架(五) 下一篇:第七十七章 神仙打架(七)

银航娱乐平台 齐眉杆游戏游戏规则 3d试机号玩法技巧 湖北省新十一选五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真准网 彩票预测神器软件 国际麻将规则的番种 青鹏棋牌手机版下载 单机版四人麻将 516千炮捕鱼棋牌游戏 新浪棋牌官网手机版 求东北麻将玩法及技巧 麦迪活塞vs湖人 博狗亚洲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安徽快3时时彩遗漏 管家婆马报图今晚资料 jx吉祥棋牌吉祥麻将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