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高志遠走后,侯衛東激動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。

    以前上大學之時,經常在七、八十年代的文藝作品中看到這一句話,侯衛東當時沒有具本感受,一般都直接無視??墒墙裉煲姷搅松持菔腥舜笾魅?,堂堂的正廳級干部,幾句鼓勁的話,就讓侯衛東熱血上涌,結實的心臟也就“撲通、撲通”地跳個不停。

    “至于嗎,雖然高志遠官大,也沒有必要這么激動,看來還是修煉不夠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還是忍不住想起了高志遠和藹的面容,親切的談話,誠懇的表態,“難道,這就是上天掉下來的機遇?!痹谖堇镛D著圈地想,侯衛東突然發覺,高志遠并沒有對自己做任何承諾和表態,所謂機遇,就是天上的月亮,十分的美麗,卻遠在天邊。

    高鄉長走了進來,他問道:“聽說高書記到上青林來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上午來的,劉維直接把他帶到修路現場,看了現場就在秦大江家里吃的飯,吃完飯就走了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和高志遠是親戚,當年多有提攜之恩,就嘆道:“侯老弟,你怎么不叫我,高書記多年沒有回上青林,這次回來,卻沒有機會見面,真是可惜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愣了愣,就實話實說道:“猛然間見到沙州市的領導,心情一激動,就把這事忘記了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連說:“可惜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心里想:“高鄉長已經退居二線了,見了高志遠又有什么意思?!弊焐系溃骸案邥浭莵砩蠅灥?,來得忽忙,走得也快?!?br />
    簡單收拾了衣物,侯衛東就著一個學校發的軟包下了山,到青林鎮政府取過報名通知,就直奔益楊縣,在路上顛簸了三個多小時,侯衛東這才風塵滿面的下了車。

    “彎道多,坡度大,沒路肩,這是誰修的路,水平還不如我,等我當了官,一定要把青林到益楊的路修成高等級公路,”侯衛東這一段時間惡補修路的知識,看到益楊主要公路如此狀況,忍不住就在心里自我牛了一把。

    益楊黨校位于城南,這是一個老黨校,院子不大,可是建筑卻是典型的政府機關樣式,一溜大樓,四平八穩,左右對稱,大樓前面就是一個操場,有兩個籃球場,右側是幾張水泥做的乒乓臺子。

    侯衛東報到以后,取過黨校發的一個搪瓷杯子,就朝寢室走去。

    寢室里有兩張床,一個年輕人躺在床上抽煙,見到侯衛東走進來,卻沒有起身,只是用不斷打量著他。

    侯衛東放好的東西,道:“你好,我是青林鎮的侯衛東?!?br />
    那位年輕人扔了一枝煙過來,道:“*,你就是侯衛東,久聞大名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有些糊涂,笑道:“我有什么大名,請問你是?”

    “任林渡,李山鎮的,我和你一樣,也是公招的,你是沙州學院政法系的,考了第二名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調侃道:“呵,原來我的老底都被人摸光了?!?br />
    任林渡笑道:“我有十名公招人員的名單及詳細情況,這十個人,或許就是以后益楊的政治明星,有句俗話,叫做關系也是生產力,這個理論現在正流行?!?br />
    對于這期青干班的規模、意義、組織單位等情況,侯衛東都很茫然,就問道:“聽說這一期青干班是團委組織的,我又不是團干,不知為何把我通知來?!?br />
    任林渡驚奇地看了侯衛東一眼,道:“你真的不清楚,還是裝著明白揣糊涂?!?br />
    “我真不明白?!?br />
    “你在鎮上做什么?我現在是鎮團委副書記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笑道:“鎮團委還設有副書記?好象青林鎮就只有一個團委書記,沒有設副書記?!?br />
    任林渡笑道:“這是過渡時期,團委一換屆,鎮里就準備讓我當團委書記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聽罷,自嘲道:“我在上青林工作組,現在都不知道屬于哪一個部門,這一段時間主要工作就是修路?!?br />
    任林渡徹底暈了,“老兄,你是怎么混的,各鎮的工作組都遠離政府,領導看不到你,不了解你,如何提拔你,快想些辦法,調到鎮里來,到青干來學習,就是一個機會,好好和組織部的領導匯報工作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在青林山上,天天就泡在工地上,和村民混在一起,聊的話題除了公路就是喝酒,好久沒有和外界接觸,聽了任林渡的話,心道:“青林山雖然山清水秀,也太封閉了?!彼撔牡貑柕溃骸扒喔砂嗑唧w怎么回事,我不明白,你給我說說,算了,反正到了吃飯時間,我請客,到外面炒兩個菜,邊吃邊聊?!?br />
    任林渡彈了一個響指,“又有伙食吃了,真他媽爽,隔壁兩人也是公招的,我把她們叫上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爽快地道:“好,我們四個人,消滅兩瓶益楊紅?!?br />
    任林渡神秘地笑道:“喝了酒才有機會,走,我去喊人?!?br />
    敲開了門,傳出來一個女聲:“誰啊,請進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嚇一跳,怎么是女的,隨后又明白過來,這是黨校,住的都是成年人,男女都在一層樓上。

    “我是任林渡,走,到外面館子吃飯?!?br />
    一個女聲道:“楊柳姐,任林渡請客,讓我們去吃館子?!比瘟侄尚Φ溃骸笆乔嗔宙偟暮钚l東請客?!迸暰偷溃骸暗任覀円粫?,馬上就出來?!?br />
    兩人在外面等了一會,就見兩個女子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任林渡介紹道:“這是侯衛東,青林鎮,沙州學院的?!彼钢晃簧聿膵尚〉呐拥溃骸斑@是楊柳,川師大的?!蹦俏簧聿纳愿叩呐幼晕医榻B道:“我叫秦小紅,湖北大學?!?br />
    四個人就走了出去,黨校外面館子不少,四人就選了一個魚館,點了一大盆酸菜魚,四人皆是剛剛走出校園,又同樣分配在了鄉鎮,有著無窮的共同話題,開了一瓶益楊紅,楊柳和秦小紅也倒了大半杯,約在二兩左右。

    楊柳是那種長相一般,卻挺有氣質的女孩子,她舉著杯子,道:“我們十名公招生,這一次終于見面了,以后大家要相互照顧,我和秦小紅是弱女子,你們以后發達了,一定要記得我們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舉杯道問:“大家互相提攜?!?br />
    碰了一杯,任林渡就道:“這一次青干班,是組織部和團委共同組織的,主要以后備干部為主,我們十名公招生是破格參加青干班的,這說明,組織部門對我們十人很重視?!?br />
    秦小紅說話頗為爽快,道:“在應屆大學生中公招干部,是縣委趙書記大力倡導的,我們十人,就是趙書記的實驗田,聽組織部的郭蘭說,明天的開學典禮他要親自參加?!?br />
    喝了一瓶,任林渡道:“今天高興,再開一瓶,兩位美女意下如何?”楊柳用手蓋著酒杯,道:“我的酒量淺,再喝就要醉了?!比瘟侄梢矝]有多勸,又對秦小紅道:“秦小紅,聽說你是海量,再來一杯?!鼻匦〖t毫不在似乎地道:“再喝一杯?!?br />
    四人熱火朝天的聊著天,又將一瓶酒喝完了,這才回到寢室。

    在酒桌上,任林渡叫喊得最兇,可是酒量很一般,回到寢室,就如一條米袋子一樣砸在床上,連鞋子和衣服都沒有脫。

    侯衛東把任林渡的鞋子脫掉以后,又給他蓋上被子,就坐在桌邊發呆。

    喝酒的四個人,任林渡是團委副書記,楊柳是民政辦工作人員,同時是鎮里的婦女主任,秦小紅是學工業的,在企辦室工作。侯衛東被扔在山上,遠離了鎮里的政治中心,就如被拋棄的孤兒一般

    為什么就混成了這樣?

上一篇:第七十二章 神仙打架(二) 下一篇:第七十四章 神仙打架(四)

银航娱乐平台 财神捕鱼发发发捕鱼下载 福建快三跨度 sizzler时时乐 安徽麻将和哪里麻将一样 麻将胡牌公式图解 微信捕鱼赢现金手机版下载版 排列三3天独胆计划必出 北京快3 快乐10分胆拖 海南环岛赛彩票正规不 正宗的北京麻将游戏平台 沈阳麻将微信群吧 波克注册新账号 金牛棋牌软件 棋牌麻将官网 36棋牌新神兽修改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