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利用算命先生來做工作,這不符合政府辦事的程序和規矩,算得上是歪招,若是上綱上線,就是嚴重的違紀,只有侯衛東這種半脫離組織的人才想得出來。

    第二天,侯衛東一早就把習昭勇拉起床,又不由分說,將他拉到了豆花館子,由侯衛東請客,吃了早飯。

    侯衛東雖然來到上青林的時間不長,也算上青林的名人了,兩人離開的時候,姚瘦子熱情地招呼道:“侯大學,今天中午過來吃飯,我弄了一籠新鮮的腸子?!?br />
    “給我留點,中午我和習公安過來喝酒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當過偵察兵,身體極好,侯衛東身體也不弱,兩人都走得極快,不一會就來到了前天來過的山頂,找了一個可以俯視李老頭家的坡頂,兩人就坐了下來,一邊聊天,一邊觀察著李老頭家。

    九點五十,一條人影出現在李老頭的家門口,站在山頂往下看,由于距離原因,只能看見邢半仙大概的樣子。

    邢半仙穿了一件長衫,長長胡須和衣衫,隨風而動,很有些仙風道骨的模樣,他在屋外走了一圈,也不知說了幾句什么,李老頭就從屋里走出來。

    兩人站在屋外說了幾句,就進了屋。

    見兩人進了屋,侯衛東笑道:“看來這事多半成了,邢半仙其實長得還可以,如果精心打扮一下,還有幾分得道之人的樣子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手里提了一個沉舊的軍用水壺,隨意地喝了一口,道:“這事辦成了,算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,如果辦不成,也很正常,就要再想其他的招數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苦惱地道:“應該想的辦法都想了,再說,我現在白兵一個,無職無權,辦事能力也有限得很?!?br />
    兩人就緊盯著山下。

    習昭勇顯得很沉靜,和平時兇巴巴的樣子完全不一樣,眼神遙遠而深沉。

    “習哥,聽說你打過越南?”

    半空中,幾只老鷹在盤旋。

    習昭勇又用軍用水壺喝了一口水,緩緩地道:“我是第一批參戰的,我在33軍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一般不喜歡講當年之事,今天坐在樹木叢生的山頂,突然想起了戰火紛飛的熱血年代,談興就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33軍是王牌部隊,前身是參加過平型關戰役的154團,我們的對手是越南13師,13師全蘇聯裝備,是越軍的四大主力之一,它名字叫師,其實在人數和裝備上都相當于一個軍,這可能是跟美國人學的?!?br />
    “越軍13師師長叫做阮之同,他狂得沒邊,打到友誼關吃餃子,打到南寧過春節,就是他說的。我軍打到老街以后,就向越13師發起進攻,越軍工事做得好,打仗也頑強,打了三天,我們損失慘重,也沒有拿下老街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陷入回憶之中,“后來聽說許世友發了火,說再打不下老街,就讓33軍回去抱孩子,讓兄弟部隊來打,李志安軍長就立了軍令狀,說兩天拿下老街?!?br />
    “由于強攻不下,李軍長就下令全軍后退,引誘13師出擊,13師就上當了,被調出陣地以后,在萬里山被我們包了餃子,全軍覆沒,師長阮之同自殺。不過,我們損失也不輕,當時我是偵察連的副連長,打下老街以后,我們連就只有十二人,百多精壯的小伙子,就死在了老街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父親也在廣東軍區,差一點參加了這一場大戰,侯衛東因此對對越自衛反擊戰很感興趣,收集了不少資料,老街之戰他也知道,可是資料是死的,人是活的,殘酷的戰斗由親歷者說出來,更有另一種滋味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到了青林派出所?”

    沉默了一會,習昭勇道:“攻下老街以后,戰友們殺紅了眼,就殺了些俘虜,這事后來被蘇聯記者捅了出去,影響很壞,戰后,我差點被軍事法庭審判,后來轉業到益楊公安局,被分到了青林派出所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的經歷,讓侯衛東唏噓不已,和他比起來,也就暫時忘掉了自己的境遇。

    兩人聊了一會,邢半仙和李老頭走了出來,李老頭和邢半仙到山上轉了一圈,然后李老頭又將邢半仙送下了山,這才回來。

    “李老頭肯定被邢半仙蒙住了,此事成了?!焙钚l東很有些高興。

    習昭勇點點頭,道:“明天等見了半仙再說,如果事情辦成了,就讓邢半仙拿起錢滾蛋?!?br />
    第二天,侯衛東就約秦大江到了李老頭家里,令秦大江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,李老頭居然爽快地同意遷墳,只是提出具體遷移地點,這個遷移地點正是邢半仙看上了的風水寶地。

    解決了這個老大難問題,上青林修路工程就開始,侯衛東就一心撲在了修路大業之上,正所謂,眾心齊,泰山移,在十一月,公路的線形已經被拉了出來,當然,公路只是粗糙的線形,離通車還早。

    十一月十日一大早,侯衛東堅持打掃完辦公室和會議室,正準備到施工現場,楊新春就喊:“侯大學,接電話,蔣書記找你?!?br />
    接通電話,傳來了副書記蔣興財的聲音:“侯衛東,還是在修路嗎,接到縣團委的通知,讓你到益楊黨校參加青干班學習,時間一個月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這些天,天天在修路現場滾,腦子根本沒有其他事情,猛然間聽到參加青干班的學習,硬是沒有反應過來,聽到電話另一邊的“喂、喂”聲,這才醒悟過來,急忙道:“蔣書記,什么時候去,帶什么手續?!?br />
    蔣興財在電話另一頭哈哈笑了兩聲,道:“通知上說是后天開學,你明天下來領通知,然后就可以去學習?!?br />
    放了電話,侯衛東摸了摸頭,道:“那股神經發了,居然讓我去參加青干班?!?br />
    左思右想,仍然不得要領,他見到高鄉長從樓上下來,道:“高鄉長,剛才接到蔣書記的電話,讓我到益楊黨校參加青干班,時間一個月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高興地道:“祝賀,祝賀,這是好事,能夠參加青干班的,都是各地各單位有前途的年輕人,看來努力工作也是有回報的?!?br />
    話雖然這么說,高鄉長心里卻在納悶:“這是怎么回事情,聽蔣興財說,趙永勝對侯衛東很不感冒,為何又要送他到青干班?

    “這個趙永勝,和秦飛躍關系弄得僵,也沒有必要牽涉到侯衛東身上,真是神仙打架,凡人遭秧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根本沒有想到高鄉長心里轉了無數個念頭,把辦公室門一關,就道:“我去修路,把這事給秦大江和曾憲剛說說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道:“這一段時間你辛苦,好好在屋里休息,我給他們幾個說聲就行了?!?br />
    “幾個轉彎的地方要加鋪片石,還要做堡坎,今天我約了劉工程師,他也要來看看現場?!?br />
    望著侯衛東的背影,高鄉長的笑容凝結在臉上,惋惜地搖了搖頭,就上了樓,接著看電視。

    聽說侯衛東要讀書,曾憲剛就吵著道:“秦書記,把幾個兄弟伙約起,今天中午到我家去,我們給侯瘋子餞行?!鼻卮蠼溃骸吧锨喔砂?,肯定要當官了?!?br />
    開始修路以來,侯衛東就如瘋子一樣,天天在路上守著,因此,在上青林三個村,侯衛東的綽號已由“侯大學”變成了“侯瘋子”。

    侯衛東連忙作揖道:“各位大哥,我投降了,饒了小弟,你們幾個都是大馬力,誰敢惹?!?br />
    旁邊一位正在搬片石的村民道:“侯領導,你是個實誠人,早就應該當官了?!?br />
    工地上一片熱火朝天,侯衛東已經融入其中,從遠處看,根本分不出來哪個是干部,哪個是群眾。

    “侯瘋子,劉工來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把一塊片石扔下,雖然是十一月,他仍然只穿了一件背心,熱氣騰騰地去接劉維。

    “劉工,這是大彎,你快來看一看,符不符合標準?!?br />
    劉維穿得極為厚實,他身后還跟著兩個人,侯衛東身旁的秦大江認出了來人,道:“高書記,你回來了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七十章 修路的瘋子(二十四) 下一篇:第七十二章 神仙打架(二)

银航娱乐平台 ag水果拉霸概率算法 百度顶呱刮 企业管理培训机构加盟 全球共有656种数字货币你知多少?莱特币、狗狗币、瑞波币…… 足球现场当晚推介 广东11选5妙杀 3g即时比分 莱特币交易查询系统 吉林彩票停售通知2020 重庆时时彩前三组组三 山东群英会任5遗漏数据 云南快乐十分玩法技巧 个人理财风险 广东棋牌麻将 复式注数计算器 福彩3d走势图综合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