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“任何人都有弱點,這個李老頭有什么弱點?”

    回到了自已的家,侯衛東做任何事情,都在想著如何解決墳地問題,卻別無良策。

    晚上,又做了一個稀奇古怪的夢,在夢中,自已摟著一個長發女子在舞廳里旋轉,慢慢享受著浪漫十分鐘,這個夢十分真實、細膩,夢中,他甚至能感受到那個女子的溫潤身體以及長發擦到臉上的騷癢,只是,這個女人的面貌不甚清晰,無論侯衛東怎么用力,也仍如霧里看花。

    “午夜的收音機,還在重復那首歌?!?br />
    舞廳播放著一支熟悉的老歌,旋律中有一絲憂傷,侯衛東與夢中的女人越抱越緊,眼看著就到了噴發邊緣,

    突然間,習昭勇和那位算命人神秘地出現在侯衛東面前,隨后,一隊日本兵挺著刺刀從舞廳外面沖了進來。

    侯衛東拉著長發女子拼命地跑,到了一個山口,毫不猶豫地縱身往下一跳,身體就在空中飄啊飄,落在了數百米遠地方,安然無恙。

    只是落地以后,那白衣女子卻沒了蹤影。

    從夢中醒來,侯衛東猶自在發呆,這個夢在情節上如此地荒誕,細節上卻無限接近真實,而且,一天兩夢,小佳和長發女子各出現一次,算命人的骯臟身影卻接連出現兩次。

    “這個狗日的算命人,總是擾人清夢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罵了一句,突然,他靈光一閃:李老頭既然是一個老迷信,那我們以毒攻毒,以迷信對付迷信,就找一個風水先生去勸說李老頭。

    這個想法一出現,侯衛東就興奮起來,他下了床,在屋子里走來走去,開始策劃方案,思路也漸漸清晰起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侯衛東還是耐著性子將辦公室打掃干凈,就等著習昭勇起床,等到九點,侯衛東跑了幾趟,終于看到習昭勇的房門打開了。

    習昭勇只穿了一件短褲,他在房間里做了五十個虎臥撐,又玩了一會鐵啞鈴,頭上正冒著熱氣,聽到侯衛東的請求,奇怪地問:“什么,要找那算命的,找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等完侯衛東解釋,習昭勇忍不住笑了起來:“侯老弟,你還真是犟拐拐,不達目的不罷休。那個算命的劉半仙,早就被我放了,現在也不知在什么地方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有些失望,道:“不知這附近還有沒有半仙?”

    習昭勇用毛巾揩了揩身上的汗水,道:“這附近的半仙,多半和李老頭熟悉,要想辦成這事,只能找外地人?!笨粗钚l東失望的表情,習昭勇笑道:“今天下青林趕場,這家伙是老油條,說不定又溜到了下青林?!?br />
    “習哥,我們這就下去找他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有些不愿意,侯衛東就抱拳道:“習哥,幫幫忙吧,這李老頭只有半仙一類的人物才能對付,中午我請你喝酒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是一個愛恨不假于顏色的人物,他看得起侯衛東,也就不掩飾對他的友好,“好吧,我刷了牙就下山,侯老弟的事情,當哥哥的一定幫到底?!?br />
    下青林場,人來人往,熱鬧得緊,趕場的人們將公路堵得死死的,拉煤的大車在人群中緩慢地穿行著,速度就如爬行的螞蟻一樣。

    習昭勇和侯衛東兩人在人群中穿來穿去,到了最偏遠的場口,習昭勇眼尖,一眼就看到了算命人,他似乎洗了澡,臉上的長須看上去很是飄逸,正拉著一個年輕女子的手掌,一臉高深地侃侃而談。

    等到他接過女子遞來的錢,習昭勇和侯衛東就出現在他的背后,習昭勇拍了拍算命人的腦袋,道:“邢半仙,今天生意如何?”

    邢半仙摸了年輕女子的手,還賺了二十元錢,正在高興的時候,頭上被人從背后重重地拍打了兩下,他惱怒地抬起頭,就看到“政府”皮笑肉不笑的臉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做什么,坐在這歇腳?!?br />
    按照事先計劃,習昭勇取出手銬,嘩地套在了邢半仙的手上,道:“你這個139,又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刑法139條是強奸罪,在監獄里,139就代表著強奸犯,139在監獄里地位也極低,凡是被命名為139的犯人,除了被欺負以外,還干著監獄里的臟活、累活。

    邢半仙被揭了短,垂頭喪氣地跟著習昭勇,來到了場外的一片竹林里。

    習昭勇數了數邢半仙的錢,調侃道:“半天時間,就騙了四十三元,你這生意倒好得很?!彼岣呗曇簦骸叭繘]收?!?br />
    邢半仙還是老一套,道:“政府,給我留五元飯錢,我現在早飯都沒有吃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道:“這位政府有話給你說,你認真聽好,事情辦好了,這些錢全部還給你,包括昨天的?!?br />
    邢半仙是老江湖,他知道和公安打交道占不到什么便宜,就仍然哭喪著臉。

    侯衛東仔細地講了事情經過,道:“俗話說,鹵水占豆花,一行服一行,你的任務就是說服那人遷墳?!绷曊延略谝慌酝{道:“這事你不要亂說,你只要把這件事情說出來,以后就別想在益楊混了,各地派出我都有熟人,一個電話打過去,就夠你喝一壺的?!?br />
    “豈敢,豈敢?!甭犝f是這事,邢半仙心里就輕松下來,這正是他的老本行,憑著三寸不爛之舌,說服一個迷信老頭,還不是一件易入反掌之事,但是,他并不想輕易答應,叫苦道:“政府,我已經改邪歸正,這些事還是另找高明?!?br />
    算命人一向老實,侯衛東沒有想到他居然會拒絕,就看了習昭勇一眼,等著他說話。

    習昭勇上前就給了邢半仙兩腳,道:“你他媽的少給我來這一套,這事必須辦好,辦不好,讓你脫一層皮?!毙习胂杀鞠胫v條件,沒有想到這個公安態度如此蠻橫,比獄警更歷害,只得道:“政府,我這就去辦?!?br />
    邢半仙垂頭喪氣地上了山,他在一塊水田里重新洗臉,又梳理了頭發,整理他的仙風道骨。

    三人鬼鬼祟祟地出現在山頂,指著陳老頭的房子,侯衛東道:“陳老頭的祖墳就在房子左手面那個石坡前面,你一定要說服他搬起走?!?br />
    邢半仙仔細地的觀察了一會陳老頭的房子,道:“政府,這家祖墳的風水還真是好,子孫后代不當官就要發財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道:“少說廢話,你快點下去?!?br />
    邢半仙蹲在草叢中,又看了一會,道:“要讓我做這事,我也有條件,否則,我寧死不屈?!?br />
    聽到最后一句話,習昭勇差點笑了起來,“什么條件?只要不過分,我可以考慮?!?br />
    邢半仙瞇著眼睛,道:“正所謂盜亦有盜,我要到山上去尋一尋,找一個與那家風水相當的墳,這樣我才勸他遷墳,要不然要損了陰德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點頭道:“這個可以?!比缓筮€給邢半仙五元錢,道:“我也不怕你溜走,昨天十元,今天四十元錢,我都扣了,這家人如果將墳搬走,我就把錢還給你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真的害怕他逃跑了,就道:“如果成功了,我再給你二十元錢?!?br />
    邢半仙討價還價道:“這事不容易辦,五十塊錢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咬了咬牙,道:“三十五塊,不講價了?!?br />
    邢半仙笑瞇瞇道:“好,就這樣說定了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惡狠狠地道:“明天上午十點鐘,你必須到李老頭家,我再說一遍,必須完成這事,否則,你就別在益楊混了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等到邢半仙背影消失,道:“這三十五元,你有沒有地方報帳?”

    侯衛東笑道:“只要把事情辦好,這點錢又算什么?”

上一篇:第六十九章 修路的瘋子(二十三) 下一篇:第七十一章 神仙打架(一)

银航娱乐平台 500期走势图 时时乐餐厅是自助吗 手机单机免费麻将游戏 闲来陕西麻将官网网址 快船vs公牛 排列7直选杀号第一位 吉林快3赌大小预测图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技巧 篮网球anz超级联赛比分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 拖码和胆码怎么选 江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群英会玩法及奖金 北京麻将馆手机版下载 网络棋牌频道怎么收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