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在習昭勇炯炯有神的目光之下,算命人老老實實地蹲在墻角,他偷偷地看了習昭勇一眼,小心翼翼地道:“政府,我剛到這里,還沒有來得及騙人,身上只有二十五元錢,對了,還有一包煙,全部上交,你就放我走吧,我保證以后不到上青林來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還,給你留五塊錢,跟我來,我們到敬老院去,你的錢和煙就算孝敬五保戶了?!?br />
    算命人一臉苦相,道:“我還沒有吃飯,政府寬大,能不能給我留十塊,我好吃碗豆花飯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怒道:“龜兒子還要講價錢,要講,關你小間?!彼忝艘簿筒辉傺哉Z,一張臉卻變成了苦瓜。侯衛東忍不住問道:“既然會算命,就幫我算算?!?br />
    算命人抬頭看了侯衛東一眼,道:“這位政府天庭保滿,三年之內肯定要升官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踢了算命人一腳,道:“廢話,三年之后,如果沒有升官,到鬼地方去找你?!?br />
    經過算命人這么一鬧,侯衛東心里也輕松了許多,回到了房間,躺在了床上,準備休息一會,可是,房間里充滿了小佳的氣息、聲音甚至是體溫,讓他心神不定。

    “三年回沙州,真能回去嗎?”

    想到了小佳,侯衛東就想起在沙州給陳慶蓉的承諾,盡管當時說得斬釘截鐵,可是從現在的境遇來看,莫說回沙州,就算是調回青林政府,也不是一件易事。

    “打掃辦公室,修路,費盡心力做這些事情,到底有何意久?”

    侯衛東一時有些心灰意冷,就全身松散地躺在床上,帶著些酒勁,不知不覺就沉入了夢鄉。

    在夢中,他和小佳一起在湖邊散步,湖光山色,風景如畫,可是在小道的前方,站著院長濟道林,他是分管學院工作的,曾經多次告誡學院的主要學生干部——在校期間最好不要談戀愛,侯衛東是校系兩級學生會干部,與濟道林也比較熟悉,見到濟道林站在前面,立刻要往后退,但是回頭之際,又見到了陳慶蓉和張遠征在后面,侯衛東和小佳慌不擇路,就撲通跳進了河里。

    侯衛東見小佳慢慢地向下沉,就拼命地向小佳游過去,想救她起來,可是他手腳皆無力,無論如何游,也到不了小佳身邊,眼見湖里飄起了小佳的長發,他驚恐萬狀地喊叫著。

    被習昭勇抓住的算命先生在岸邊跳著腳拍著手,大笑:“侯衛東,我給你算一命?!?br />
    被嚇醒以后,侯衛東猛地坐了起來,驚魂未定,冷汗直流,看到眼前的真實景物,侯衛東這才清醒了過來,想著夢中的情景,就如一匹受傷的狼,在屋子里走來走去。

    走了無數圈,侯衛東站在窗邊,看著后院的落寞的假山以及假山上同樣落寞的小草,對自己道:“想這么多有屁用,先把手里的工作干好再說?!?br />
    帶著些自虐的心情,侯衛東關上門,一個人就朝了李老頭哪里走去,他苦思良策,卻也沒有歷害的手段,站在山坡上,遠遠地就看到李老頭的破爛的石房子,石房子有一個中年人在進出。

    由于上青林山上不通公路,修房子如果用磚,運輸的費用就和材料錢相差不多,所以,山上很多人家就地取材,用石頭來修房子,石頭房子當然就不太齊整,安全性也不如磚房。

    侯衛東看著這座石房子和中年人,心道:“這個中年人想必就是沙州統戰部副部長李光中,既然能當上沙州的領導,想必也是通情達理的?!?br />
    帶著一線希望,侯衛東就朝李老頭走去。

    在房門口,侯衛東招呼道:“李大爺在不在家?”李老頭從屋里走出來,見是鎮里面的干部,就氣鼓鼓地道:“這位干部,不要來勸我,沒有用?!?br />
    李老頭說了一句,就不再理睬侯衛東,徑直回了屋。侯衛東厚著臉皮,道:“李大爺,你聽我給你講說?!?br />
    一位中年人從堂屋走了出來,問道:“這位同志,有什么事情?!?br />
    從中年人的穿著及相貌,侯衛東斷定此人就是李老頭的大兒子李光中,就禮貌地道:“李部長,你好,我是獨石村的駐村干部侯衛東,有一件事情想跑你匯報?!?br />
    李光中聽說是駐村干部,臉上表情也沒有多大變化,他站在門口,自顧自地抽了一口煙,道:“請問有什么事情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感到了李光中的居高臨下,他不卑不亢地道:“上青林準備要修公路,根據專家的設計,公路要從青林林場往上走?!彼噶酥咐罴易鎵灧较?,道:“從這個方向上山?!?br />
    李光中四十來歲,穿了一件雪白發襯衫,很有些領導風度,他淡淡地道:“修公路是好事,我是支持的?!痹捨凑f完,屋里就傳來李老頭的聲音,“他們修公路,非要從祖墳過,秦大江不是東西,欺負我們李家?!?br />
    李光中客氣地道:“中國人傳統就敬重先人,如果要挖掉祖墳,我父親會很難接受,能不能改一改設計,不從這里通過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有些為難地解釋道:“公路是請正規的單位來勘察和設計的,主要是考慮山形,李部長,你看這邊山形,兩邊都有陡崖,而且是大塊的硬石頭,根本無法修路,如果要改道,最少都要多花一倍的工作量?!?br />
    李老頭走到了門口,道:“這位干部,就算你說翻了天,都不得行?!?br />
    這時,屋里響起了一陣鈐聲,李光中轉身回屋,從屋里取出來一個大哥大,他站在門外,當著侯衛東的面,撥通了一個電話:“趙書記,你好,怎么想起我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派車過來,我帶得有車,好,好,晚上我到益楊來?!?br />
    大哥大要一萬多元錢一個,鎮里面只有鎮長秦飛躍和書記趙永勝兩人才佩有大哥大,看著他打電話的樣子,侯衛東在心里罵道:“有個大哥大就了不起?!?br />
    李光中打完電話,隨口道:“益楊縣委趙書記真是客氣,早上他的駕駛員看到我的車,就約我晚上吃飯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在李家父子面前碰了一根軟釘子,悻悻而回,爬上了山坡,他仔細看了看李家老屋,無奈地道:“真是一根老四季豆,油鹽不進?!?br />
    數次做工作,都沒有效果,激發起了侯衛東的好戰情緒,他上了坡,也沒有回家,徑直跑到了秦大江家里。

    秦大江穿一件背心,正在后山上打石獅子,這是一個半成品,獅子的頭部形狀已經出來了,地上還擺著兩對小獅子,眼睛、皮毛等都頗為精致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打大獅子,大獅子可能還要值錢些?”

    秦大江放下手中的工具,喝了一大口水,道:“沒有公路,這些獅子只能由馬幫馱下山,獅子大了就沒有辦法,如果路修好了,我就開始做大獅子,在廣東,一對大獅子要值幾萬元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坐在石獅子上,道:“我又到李老頭哪里去了,思想工作一點用都沒有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也沒有好辦法,道:“這李老頭認死理,總認為他的祖墳風水好,我們現在是狗咬烏龜,找不到地方下口,實在做不通工作,老子就硬來?!?br />
    硬來,說起來輕松,做起來還真難,李光中是從上青林走出去的干部,在益楊縣上農業局長的時候,曾經為上青林鄉辦過不少好事,真要挖他家的祖墳,還真下不了手。

上一篇:第六十八章 修路的瘋子(二十二) 下一篇:第七十章 修路的瘋子(二十四)

银航娱乐平台 天天棋牌手机版本大全 活塞vs勇士 免费黑客棋牌透牌器 内蒙古快3技巧口诀表 北京赛车玩法 国标麻将牌型番数图解 麻将作弊器通用版 nba掘金vs黄蜂视频直播 江苏快三走势图―基本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云南一定牛 广西快乐十分吧 325棋牌捕鱼上分器 山西麻将扣点点手机 北京十一选五 海南4+1开奖视频 北京快乐8上中下稳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