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秦飛躍口才好,講話頗有煽動性,講完大道理,秦飛躍就開始點名。

    “唐桂元,這樣修,你同不同意?”

    唐桂元是有名的焉人,坐在長椅子上,等了半天,才道:“我聽鎮里的安排?!?br />
    “曾憲剛,你說?!?br />
    曾憲剛早就傾向于東線,大聲道:“沒有問題,只是公路要早些修起來,冬天到了,天天下綿雨,就沒有辦法施工了?!?br />
    “賀合全,你的意見?”

    賀合全是望日村的黨支書,前幾天,為了爭取從西端通車,賀合全和村主任孫虎專門跑到鎮里,找了書記趙永勝和鎮長秦飛躍,提出了從望日村接通公路的要求,他們提出:“如果不能先從望日村接通公路,不管投工或是集資,望日村都不參加?!?br />
    新方案雖然仍然要從獨石村先修路,可也達到了望日村的部分目的,回答道:“鎮里的方案很好,我同意這個方案,鎮里面還是要出點錢,不能光是說得熱鬧?!?br />
    秦飛躍又點了幾人,見基本達到了效果,道:“鎮財政很緊張,教師工資都拖欠著,如果真是等著鎮財政出這筆錢,這路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修好?!?br />
    “上青林公路主要*自力更力,集七千人的力量,有錢出錢,無錢出力,等公路修好以后,鎮里就采取以獎代補的形式,給各村一定的補助,我在這里申明一句,補助是毛毛雨,主力還是*大家?!?br />
    各村的頭頭都知道鎮里經濟困難,也沒有指望著秦鎮長出這筆錢,鎮長能夠親自出面組織修路,也算是不錯了。

    等到各村的干部朝農經站旁的館子走去,秦飛躍又把粟鎮長、高鄉長以及侯衛東、歐陽林等人留了下來,他坐在會議室上面的椅子上,抽了一口煙,道:“各村的爭議基本上解決了,具體就由粟鎮長來領頭操作,由于目前財力有限,青林公路只能修成機耕道,是那種大型的機耕道,以后稍加改造,就可以打水泥路面的,這是粟鎮長提出來的意見,我覺得很好,要給各村講清楚,雖然是泥結石路面,但是寬度要留夠,以后就好打水泥路面?!?br />
    “粟鎮長,你是具體負責人,你也講兩句?!?br />
    粟明接著秦飛躍的話題,道:“現在鎮財力不足,并不代表以后,我去年到南方和山東走了一趟,他們的公路建設搞得如火如荼,我們遲早要朝那個方向發展,青林山上多石頭和煤炭,以后重車肯定多,所以,我們工作要有前瞻性,雖說修的是機耕道,但是一定要嚴格按圖紙施工,路的寬度最好能有六到八米,路肩、路沿和水溝都要齊全,這樣就為將來硬化打下基礎。這一點要給社員講清楚,免得舍不得土地,做起事來小手小腳?!?br />
    開了小會,一行人就去吃飯。

    吃飯的時候,村、社干部都喊侯衛東為“侯主任”,熱情地敬酒,侯衛東耿直地喝了二十多杯酒,好在村里面都集中精力去對付秦鎮長和粟鎮長,也沒有過多注意到和侯衛東糾纏。

    這一次片區三干會,是一次成功的大會、團結的大會,干凈利索地解決了獨石村和望日村的爭論。

    侯衛東曾經為了調和三個村的矛盾,動了不少腦子,效果卻并不太好,而秦飛躍一出馬,政策一宣布,所有爭執就煙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人微言輕,磨破了嘴皮,頂不上鎮長開個會?!焙钚l東又有些沮喪,可是又一想,秦飛躍代表的是青林鎮政府,背后有*山,說話自然有分量,底氣足,村里人也容易相信,自已白丁一個,簡直是空口說白話,工作難度大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這樣一想,侯衛東心里也就稍稍平衡。

    吃過飯,侯衛東還是將秦鎮長等人送到了山口,在下山之際,秦飛躍拍了拍歐陽林的肩膀,打了一個酒嗝,道:“歐陽林,工作不錯,但是,和侯衛東相比,還缺乏點闖勁,你要向侯衛東學習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趕快謙虛地道:“秦鎮長,我哪有什么值得學習的地方?!?br />
    秦飛躍一本正經地道:“歐陽林的工作條件比侯衛東好得多,侯衛東能在這種環境下,主動開展工作,創造性地開展工作,并與村里的同志打成一片,真是值得歐陽林學習?!?br />
    歐陽林原來是笑瞇瞇的,見秦飛躍說得嚴肅,慢慢地就不自在了,“我以后多向侯衛東學習?!?br />
    受到了鎮長的親口表揚,這讓侯衛東一掃郁悶的心情,等到秦飛躍、粟明、歐陽林一行下了山,侯衛東恨不得馬上就到村里面去,解決李老頭墳場的問題,只是獨石村的秦大江書記和江全德主任,似乎都喝麻了,侯衛東就忍住了內心沖動,安心地坐在辦公室看《人民日報》。

    自從在老場鎮成立了郵政代辦點,報紙的傳送就及時多了,以前日報都變成了變月刊,現在日報變成了變周刊,更重要的是,郵政代辦點安裝了程控電話,一部程控電話,將沙州和益楊緊密地連接在一起,正因為此,侯衛東盡管接替了楊新春的雜活,他還是很感謝楊新春和她的郵政代辦點。

    看了幾期新到的報紙,侯衛東漸漸從虛榮心中擺脫了出來,一個問題又浮出水面:“到底誰要發配我,誰在有意無意讓我成為邊緣人?還有,另外九個不知混得怎么樣?”

    想來想去,讓人心煩,也沒有弄出個所以然,最后,侯衛東干脆把所有的心事扔在了一邊,專心致志地思考如何挖掉別人的祖墳。

    第二天,根據粟鎮長的安排,歐陽林和趙登云將與侯衛東一起,前往獨石村,掃清修路的障礙。

    侯衛東早早就起了床,等到十點過,歐陽林和趙登云這才上了山,三人到了獨石村,已經接近十一點,秦大江見到他們,就道:“歐陽大學,趙軍官,硬是來吃午飯?!?br />
    歐陽林和秦大江很熟悉,也不生氣,道:“早上七點就起來了,到辦公室坐了一會,給主任請了假,再把今天要辦的件交辦了出去,一點空都沒有歇,緊趕慢趕就上山?!?br />
    這也是實情,秦大江心里明白,他道:“那我們趕快下山,找到李老頭,再去給他說說?!?br />
    想起李老頭,歐陽林心中就有氣,他道:“李老頭無非就是想要錢,多給他幾百,就解決問題了,思想工作還是沒有錢管用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不同意歐陽林的說法,“歐陽林,你想得簡單,一是遷墳不能隨便提高標準,第二個是李老頭的祖墳風水好,他家出了二個干部,要想挖掉這個好風水,李老頭肯定跟你打八架?!?br />
    果然,李老頭看見秦大江等人,提起鋤頭,就朝坡上走,根本不和秦大江交談。秦大江追上去,李老頭丟了一句,道:“誰敢挖老子的祖墳,老子就要殺人,大不了一命賠一命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六十六章 修路的瘋子(二十) 下一篇:第六十八章 修路的瘋子(二十二)

银航娱乐平台 吉林吉祥棋牌官方版小鸡飞蛋 辽宁体彩11选5出奖号 广东快乐十分漏洞破解 325棋牌游戏唯一官方网站 凯尔特人vs罗森博格 好彩1基本走势图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查询57期 广东体彩网大乐透 安卓移动棋牌2 麻将机什么品牌质量 … 亿客隆彩票平台官网 广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 三肖期期准精选资料 大富翁游戏棋下载 qq麻将手机版叫什么 苹果手机4捕鸟达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