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與這個固執的李老頭一時也說不清楚,粟鎮長也就不想去他過多爭論,就帶著人離開了大彎處。

    “秦大江,李老頭祖墳的事情,就交給你了,務必在公路開工之前,將這件事情處理好,另外,修公路肯定不止涉及一處墳地,所以,李老頭這事也不能隨意提高標準,大家一碗水端平,免得以后矛盾更大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點頭道:“我算了算,光是在獨石村,至少就有七、八個墳,這是一個大問題,只是李老頭這個墳特殊,好幾個陰陽先生都說他這個墳風水好,他肯定不愿意搬墳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道:“李光中是沙州市委統戰部副部長,應是一個懂道理的人,聽說他和你是同學,能不能通過他來做做工作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笑道:“李光中每年都要回來燒香,虔誠得很,要讓他來做工作,只怕很難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又對侯衛東道:“你是獨石村的駐村干部,村里遇到困難,你要主動出面解決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表態道:“粟鎮長放心,就算磨爛嘴皮,也要將事情解決好?!?br />
    “歐陽林,你是國土辦的,也是修路領導小組的成員,要協助侯衛東解決問題?!?br />
    歐陽林走得滿臉是汗,清秀的臉上不知從什么地方弄了一條泥印,聽了粟鎮長安排,他笑道:“國土辦人手緊,我手頭壓著二十多個件,還有,十月就要開始土地普查,恐怕到時我抽不出時間?!?br />
    國土辦是另一個鎮長吳友強分管,今年任務也確實重,粟鎮長知道其有難處,但是他還是打斷了歐陽林的解釋,道:“修路領導小組成員是由秦鎮長定的,在沒有換人的時候,一周必須要到公路上來三天,歐陽林,你是大學生,要象侯衛東學習,不要學茍林,象茍林那樣對你沒有任何好處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在鎮里頗有幾分威信,也是鎮里面的黨委委員,在鎮里頗有威信,歐陽林被批評了幾句,不再說話,只是點頭答應。

    中午在秦大江家里吃飯,由于粟鎮長在,伙食就比平時開得好一些,秦大江屋里人專門去池塘里打了二條魚,做了一道流行的火鍋魚。

    侯衛東到獨石村,大多數時間都是在秦大江家里吃飯,總是讓其破費,心里就覺得很是過意不去,因為第二天要在上青林老場鎮開片區三干會,侯衛東要打掃衛生,他就沒有多喝,但至少也喝了半斤以上,粟鎮長和秦大江都是好酒量,兩人就在數次喝酒,都沒有分出勝負,今天兩人心情不錯,又較起勁來。

    吃了最后,桌子上就只剩下粟鎮長和秦大江了。

    侯衛東和歐陽林就搬坐在屋檐上聊天,兩人都是大學生,先聊了一會各自學校及專業,然后,侯衛東發出感慨,“秦書記真是大公無私,每次我們下村,都是在他家里吃,這樣吃下去,他一年的工資恐怕早就被吃完了?!?br />
    歐陽林聽罷,臉上笑得燦爛無比,道:“侯老弟,你沒有搞懂,到秦書記家里來吃飯,村里是要付錢的,獨石村江主任家里那位,做菜水平太低,實在是難,因此,村里來人來客都是安排在秦書記家里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這才恍然大悟,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道:“歐陽兄,我才到青林鎮,很多事情不懂,你要多指教?!?br />
    歐陽林喝了三兩多酒,已經有些興奮,就神秘地道:“你莫看到青林鎮小,人事關系很復雜,你以后要注意一點,不要被誤傷了,”看著侯衛東認真的神情,歐陽林唾液橫飛,道:“現在的領導整人都很有水平,你認識茍林嗎,他在鎮里無事可做,無人理會,變成了一個影子,被邊緣化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知道茍林在鎮上的印象不好,可是沒有想到他處于這種地位,同是大學生,他不禁對茍林很是同情,道:“茍林到鎮上工作也就一年多,到底做了什么,會被領導邊緣化?!?br />
    “說白了,也就是一些小事,茍林的主要問題是還把鎮政府當成學校,自由散漫,遲到早退,發牢騷當憤青,工作丟三落四,去年底鎮里發起計生戰役,他當時還在計生辦,不請假,陪女朋友跑出去耍了三天,把分管計生的晁鎮長氣得吐血,隨后就被踢出了計生辦,現在就在農技站里混日子?!?br />
    計生辦雖然工作辛苦,卻是待遇比較好的部門,而農技站這幾年日漸走下坡路,茍林由計生辦調到了農技站,算是一種懲罰國。

    歐陽林心里道:“不僅是茍林,你其實也被邊緣化,只是這家伙能力出眾,雖然遠在青林山上,卻在鎮里很有些名聲?!?br />
    歐陽林沒有明說,侯衛東突然也想到這個問題:“我被發配到上青林鄉,何嘗不是一種變相的邊緣化?!毕氲搅诉@一點,侯衛東如刺在喉,心情沉重了起來。

    回到了青林老場鎮,粟明副鎮長、歐陽林、趙登云等人就下了山,高鄉長就組織侯衛東、楊新春、田秀影、李勇、段胖娃等人一起打掃四樓的大會議室。

    歐陽林的話,就如一塊石頭,壓在了侯衛東心頭,讓他很不是味道:“又沒有得罪鎮里面的領導,為什么要把我發配到青林山上,為什么要將我邊緣化?!?br />
    石頭如山重,盡管侯衛東盡量控制,臉上還是帶出些情緒,高鄉長和田秀影兩人就開著有些咸濕有些粗俗的玩笑,段胖娃和李勇談論著昨晚的牌局,楊新春拉拉雜雜地講些生意上的小事,侯衛東則只是淡淡地聽,想著自已的心事。

    田秀影是女人家,又是一個喜歡搬弄是非的女人,觀察力也相應地發達了一些,她覺察到侯衛東不怎么說話,就開玩笑道:“侯衛東,女朋友走了,就沒精打彩了,現在正流行家里紅旗不倒,屋外彩施飄飄,干脆在上青林山再找一個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沒有心思和田秀影開玩笑,就敷衍道:“我膽子小,耳朵又粑,不敢搞這些事情,段胖娃和李勇比我有經驗?!?br />
    果然,田秀影又把火力集中到了段胖娃和李勇身上,三個人就熱火朝天地開起了葷玩笑,有的還很露骨。

    傷感就如一場春雨,來時不知不覺,去時更是輕手輕腳。

    侯衛東在心里不斷地給自己打氣:“人死卵朝天?!闭f了五遍以后,憂郁就慢慢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原本九點開的會,等到九點半,村社干部這才到齊,主席臺上,秦飛躍一頭自來卷的頭發,梳理得整整齊齊,就如國慶盛大閱兵時整齊的步軍方陣。

    “南巡講話以后,益楊縣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上半年財政收入就突破了六千萬元,看來今天一定能夠突破億元大關,想想八十九年,益楊縣的財政收入才四千五百萬。

    秦飛躍舉起右手,筆直地豎起食指,在空中點了好幾下,道:“三年時間,財政收入就翻了一翻,真是了不起的成績?!?br />
    扯了半天,才繞到修公路的事情來,秦飛躍道:“上青林各村有修公路的意愿,鎮里面是支持的,準備把修路一事列入94年的民心工程?!?br />
    “這條路,先到獨石村,到上青林老場鎮,再到尖山村和望日村,然后從望日村往下修,這樣,山上的路和山下的路就完全連接在一起了?!?br />
    聽了這個方案,三個村的村社干部就七嘴八舌地討論起來,氣氛很是熱烈。

上一篇:第六十五章 修路的瘋子(十九) 下一篇:第六十七章 修路的瘋子(二十一)

银航娱乐平台 东北麻将教学视频 体彩江西11选五玩法 香港王中王网站内选24码 幸运赛车每天稳赚技巧 金博棋牌app最新版下载 闲来宁夏麻将有外挂吗 中原河南麻将苹果手机下载 3d试机号 开奖 山东11选5推荐任三预测 河北排列7开奖公告 黑龙江6+1 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江苏快三玩法 菲律宾老杰克棋牌完整版 玩炸金花挣钱什么软件 单机麻将四人打麻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