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前往沙州的客車都是清一色的大巴,價錢貴,設施也最好,當然,票價也最貴。隔著玻璃窗,小佳使勁地向著段英和侯衛東揮手,雖然是對兩個人揮手,視線卻集中在侯衛東身上。

    客車卻如流水一樣,終究是要走的,侯衛東專心致志地看著玻璃窗后面的小佳,這個無聲的女子眼光中充滿了愛戀,還帶著淡淡的憂傷。

    時間更是無情,大客車叫了兩聲,終于還是絕塵而去的,望著漸漸啟動的客車,侯衛東似乎覺得內心深處的珍寶也被帶走了。

    段英站在一旁熱眼旁觀,將兩人的神情看得清楚,她在心里嘆息一聲:“怎么好男人都是別人的?!?br />
    等到客車徹底消失,段英關心地問道:“侯衛東,拿到圖紙沒有?”

    侯衛東初入社會,從骨子里來說還很是正統,面對著段英,心里頗為不安,他順著段英的話題道:“圖紙拿到了,不過要等到內部意見統一以后,才能順利開工,最先喊修路的是三個村,真要修路,村里干部的意見又不能統一,典型的一盤散沙?!?br />
    段英是早熟的女孩子,對人性的認識明顯也比同齡人深入,她寬慰道:“人上一百,形形色色,特別是涉及利益的時候,更是原形畢露,修公路,涉及面廣,你要有耐心?!?br />
    段英身上穿著的這一套紅裙子,正是那日所穿,侯衛東忍不住多看了兩眼,很快又將目光轉開。

    遠去的小佳就是一座墻,冷峻地立在了段英和侯衛東之間,兩人都覺得氣氛有些尷尬。

    一時無語。

    段英首先說話,她語氣語調已恢復了正常,溫柔地問道:“今天要回青林嗎?”

    侯衛東沒有膽子再留在段英的宿舍,他連忙點頭道:“要回去,明天有事,時間不早了,我先走了?!?br />
    “要回去就早些走?!倍斡⒁矝]有挽留侯衛東,只是陪著他買了票,當客車消失在視線里,她再次嘆息一聲,離開了汽車站。

    星期一,新的一周又開始了。

    自從畢業,侯衛東就直接面臨著生存的壓力,國事和天下事太縹緲,想管也管不了,只能把注意力縮小,放在現實問題上,這或許就是每一個心懷理想的畢業生必然要經過的心路歷程。

    對于侯衛東來說,長期目標暫時沒有,中期目標就是三年內調入沙州,短期目標就是修好公路,在青林鎮沖出一條血路。

    有了這個短期目標,侯衛東在上青林場鎮的生活也就不覺得難過,他在早早地起了床,在街上的姚家館子吃了一碗面雜醬面條,這是他第一次在上青林姚家館子吃面條,誰知味道好極了,接連吃了兩碗雜醬面,這才抹著油嘴回到了辦公室。

    泡好了綠茶,侯衛東就提著掃把開始打掃辦公室和會議室,辦公室和會議室平時很少有人用,也就是侯衛東專用,他一邊打掃一邊自嘲道:“誰有我牛,剛剛參加工作,就有一間單獨的辦公室,還有一間會客室,比黨委書記的辦公室還要牛?!?br />
    打掃完辦公室,剛坐在辦公室喝了兩口清茶,粟鎮長就帶著兩個陌生人走進了院子。

    粟鎮長個子矮小,卻談吐亦不俗,思路清晰,敢于決斷,很有些個人魅力,因此,見到粟鎮長進來,侯衛東立刻站起來,取出干凈的茶杯,張羅著給三人泡茶。

    粟鎮長介紹道:“這就是侯衛東,是個能干人,你們兩人要好好配合他的工作?!?br />
    其中一位就抱了抱拳,道:“侯衛東,久仰大名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指著這人道:“這是歐陽大學,從西南農業大學畢業的,在國土辦工作,是修路領導小組辦公室的工作人員?!?br />
    歐陽林笑呵呵地道:“侯主任,請多多關照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連忙道:“別開我的玩笑,我是新人,要多幫助我?!?br />
    旁邊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就笑道:“侯大學是修路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,我和歐陽林當然就是你的部下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又介紹道:“這是農辦的趙登云,在部隊當過連長,他也是被抽到修路領導小組辦公室?!?br />
    簡單說了兩句,粟鎮長安排道:“侯大學,你去將高鄉長和所有的駐村干部全部叫過來,在這里開一個短會?!?br />
    等到高鄉長、李勇、鄭發明、段胖娃等人來到會議室,粟鎮長便坐上了會議室的上方,道:“大家不要講話了,今天開一個短會?!?br />
    “星期六,馬縣長主持召開了大會,傳達了沙州新市長楊大全的指示,楊市長指出,沙州做為地級市,交通狀況與其地位極不相稱,94年將是交通建設年,市里將主持修建沙州的外環線,這個外環線將益楊、成津、吳海、臨江連成一個大圈,形成交通環狀結構,實現一小時沙州?!?br />
    “93年下半年,沙州政府將對全市交通現狀進行調查,進行詳細規劃,94年就正式啟動交通建設年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說到這里,看了侯衛東一眼,道:“針對上青林公路問題,秦鎮長特地向馬縣長作了匯報,馬縣長很感興趣,強調這是惠及七千人的大好事,同時也是開發青林山的大事,要求青林鎮要把上青林公路作為一項大事來抓,昨天下午,鎮里召開了黨政聯席會,專門研究了上青林公路建設問題?!?br />
    “公路建設必須依據圖紙嚴格施工,從獨石村上山,然后到尖山村,過了場鎮,再到望日村,然后,再從望日村往下連接下青林的公路,形成一個環路?!?br />
    幾個駐村干部聽到這種設想,都興奮起來,若以環路進行施工,則獨石村和望日村的矛盾就不復存在。

    高鄉長就在一旁道:“這樣走,工程量太大,鎮里出不出錢?如果鎮里不出錢,恐怕難辦?!?br />
    “鎮里已向縣政府打了修路的報告,請求財政解決一部分資金,不過,上青林公路只能算是鄉道,縣里是否出錢,還是一個未知數,鎮里將在明年拿出一部分經費,仍然采取以獎代補的方式,補助修路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強調道:“修路主要還是得依*上青林老百姓,集一部分資,動用一些積累工和義務工,爭取早日把公路基礎拉出來。明天,秦鎮長上來召開上青林片區鎮、村、社三級干部會,專門進行修路動員,同時交待政策,統一思想?!?br />
    開完小會,粟鎮長就帶著侯衛東、歐陽林和趙登云,前往獨石村,在秦大江家中吃了午飯,便沿著設計公路下山查看路線。

    走了一身臭汗,一行人來到了國有林和集體林交界處,這是一個重點地段,按圖紙設計,將是一個大彎,幾個人取出圖紙,對著地形就開始指指點點。

    秦大江對著一個墳堆道:“這個墳是李老頭家的祖墳,好幾個陰陽先生都說這個地方風水好,李老頭有兩個兒子,一個女兒,都在城里頭上班,大兒子在沙州市統戰部,小兒子在臨江縣政府,女兒在沙州中學教書,李老頭以前就放出過風,修路不準動他家里的祖墳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沒有基層工作和生活的經驗,雖然知道祖墳在人們心中的地位,可是并沒有切身體會,心中也沒有過于在意。反而是粟鎮長,他站在幾個石碑前,看著打掃得干凈的大坑堆,道:“這事還真有些棘手?!?br />
    “別想在這修路?!币宦暰藓鹪诤钚l東耳邊響起,震得他隱隱發痛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們老李家的祖墳,那個人敢挖,我就要和他拼命?!币粋€瘦削的老頭,褲腳挽在腿彎處,叉著腰,氣勢洶洶地道。

    “老李,你看這地形,那一壁是一坡石山,如果不拐彎,根本上不了山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所指,正是設計中的一處大彎,大彎所在,是亂蓬蓬的草堆,還有一些墳包,侯衛東暗自詫異,心道:“這個亂墳堆,關這個老頭什么事情?!?br />
    李老頭的腦袋搖得如撥郎鼓一樣,道:“這是我們李家的祖墳,不管什么事情,都不能挖了我家的祖墳,青林山這么大,你們就不能換個地方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就解釋道:“這條路線是經過交通局勘察的,施工難度最小,路線最近,老李,修公路是利國利民的好事,你要支持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就在一旁介紹,這是鎮里的粟鎮長。

    李老頭固執地道:“管他什么鎮長,就算是縣長、市長來了,也不能動我家的祖墳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六十四章 修路的瘋子(十八) 下一篇:第六十六章 修路的瘋子(二十)

银航娱乐平台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天天乐app下载 东北吉林麻将玩法 nba独行侠vs国王 吉林十一选五app 江苏快三遗漏号查询 pc蛋蛋源码 杰克斗地主手机版下载 河源百搭 惠州庄 麻将 兜趣景德镇麻将手机 天津福彩快乐10分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号码 晓游棋牌手机版 破解 手机版四人麻将单机 街机海王捕鱼下载最新手机版 博联真人百家乐赌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