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吃過晚飯,侯衛東就來到四樓,將招待所的電燈打開,點上蚊香,再回到二樓。

    侯衛東就用電飯煲燒了一鍋開水,讓小佳在走廊左側的洗澡房里洗了一個熱水澡,等小佳洗完,他就提了兩桶冷水進去,“嘩、嘩”地沖了一個痛快。

    洗過澡,兩人清清爽爽地站在走廊上,吹山風,品青林茶,欣賞著上青林干凈而純粹的夜色,在不知名的小蟲伴奏下,低低地聊著天。

    “今天上午,我在沙州遇到了蔣大力?把你的電話留給了他?!毙〖杨^發還是濕的,空氣中有著洗發水若隱若無的香味,以及小佳特有的氣息。

    在沙州學院,侯衛東最好的朋友就是蔣大力,畢業之后,蔣大力便南下深圳,一直都沒有消息,聽到這消息,高興地道:“哇,這小子在干什么,這么久了,一直聯系不上他?!?br />
    “對了,我忘記了,他給了一個傳呼機號碼,讓你給他打電話?!?br />
    傳呼機雖然不斷在降價,可也要二千多元一個,分在縣政府的劉坤就有一個,如今聽到蔣大力也配上了傳呼機,侯衛東連傳呼機怎么用也不知道,就有些失敗感,他暗下決心,“自古華山一條路,我在上青林,一定要努力拼搏,早日調回沙州?!?br />
    兩人都說些瑣事,可是,陳慶蓉和張遠征就如兩座大山,重重在壓在了小佳和侯衛東心里,他們小心地繞開了這個話題,因為提起這事,就會破壞這來之不易的良好氣氛。

    山風順著山溝吹了上來,遠處的森林發出陣陣濤聲,就如一曲雄傳的交響樂,極富表現力,當人處于黑暗的森林中,這陣風,這種響聲,會讓人不寒而栗,但是,遠離了森林,處于安全的環境之下,森林、山風、獸吼、就變得讓人心神俱醉。

    “好美的夜晚?!毙〖寻杨^*在了侯衛東的肩頭上,道:“干脆,我調到青林鎮來工作,只要兩個人能在一起,在哪里都一樣的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心里感動,他撫著小佳的肩頭,道:“傻女子,人往高處走,水往低處流,調到青林這種窮鄉僻壤做什么,不僅你父母不會同意,我也通不過?!?br />
    “給我三年時間,我一定能調回沙州?!焙钚l東緊緊握著小佳的手,道:“你要相信我?!?br />
    聊著聊著,莫名的情愫又在兩人身上蕩漾,就如磁場的兩極,強烈地吸引著對方。

    拉了拉小佳的手,侯衛東道:“進屋吧,外面蚊子多?!毙〖崖勏腋瓒乓?,她故意道:“屋里熱,外面涼快,就在外面多站一會?!闭f話之時,小佳臉頰也微微有些發燙。

    小佳洗了澡以后,就換上了侯衛東的寬大T恤衫,很休閑隨意,這也方便了侯衛東,他自然不會客氣,手就順著衣服探了進去。

    進了里屋,兩人就擁抱在一起,小佳就輕輕哼著“午夜的收音機輕輕傳來一首歌”的調子,在窗外透過的月光下,輕柔地搖動著,慢慢地跳著舞。

    十二點,侯衛東才依依不舍地離開了二樓小屋,上了四樓招待所,招待所燈光昏暗,由于很久沒有人住,散發著一種非人的霉味,二樓與四樓,同樣結構,住著不同的人,就有不同的境界,不同的情調,帶給人不同的感受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六點,侯衛東早早就醒了,好容易看到后院有人走動,又過了一個小時,伙食團也熱鬧起來,工作組的人陸續來打開水,田秀影等單身漢就坐在長凳上喝稀飯、吃包子。

    侯衛東就來到了伙食團,一進門,田秀影就用一種說不出眼光打量著他,道:“侯大學,這么早就起來了,怎么不多睡一會?!焙钚l東在心里罵道:“這個長舌婦,吃多了沒有事干?!蹦樕蠀s是笑容滿面,把鑰匙遞給田秀影,道:“田大姐,這是鑰匙,謝謝了?!?br />
    “昨晚睡得好嗎?”田秀影笑得很曖昧。

    侯衛東一本正經地道:“招待所很干凈,就是有一個缺點,蚊子太多,下一次建議打點藥水?!?br />
    田秀影見侯衛東滿臉正經,沒有回應自己的含沙射影,也就無趣,專心喝起稀飯,吃起包子。

    侯衛東在伙食團借了盆子,端上熱氣騰騰的稀飯和包子,今天和往天不同,小佳就住在二樓,能給心愛的人端飯菜,實在是一件幸福的事情,因此,侯衛東腳上就如安了風火輪一樣,蹬蹬地格外有力。

    到了二樓,房門已打開,小佳對著化妝用的小圓鏡梳頭,見侯衛東進門,便嗔怪道:“衛東,怎么屋里鏡子也沒有一個?!?br />
    女人梳頭,男人刮胡子,都是特別性感的動作,此時,侯衛東見到了梳頭的小佳,禁不住又蠢蠢欲動。

    小佳受到了突然襲擊,使勁在侯衛東肩頭掐了一把,道:“刷牙沒有,快去?!?br />
    快樂的日子總是很短暫,小兩口迎著上青林初升的太陽,又充滿活力地運動了一次,等到重新穿好衣服,收拾了房間,已接近十點。

    從上青林場鎮到沙州,大約在七個小時,上青林到下青林至少要半個多小時,青林鎮到益楊縣要三個小時,益楊到沙州還要三個多小時。

    所以,侯衛東和小佳到高鄉長家里坐了一會,就下了樓,準備趕往益楊縣,小佳看到楊新春的郵局代辦點,就給段英所在的辦公室打了一個電話。

    侯衛東和段英有那到一段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,聽到小佳給段英打電話,就在心中暗自祈禱:“段英最好不在?!钡?,事與愿違,電話打到化驗室,接電話的人正好就是段英。

    “我到了益楊,馬上就要回沙州,老三,你到車站等等我,我一定要見你一面?!?br />
    電話另一頭,段英爽快地道:“好,我等你?!?br />
    放下電話,兩人就下山,小佳邊走邊說段英的近況,侯衛東只得不斷地點頭,他心中有些納悶:“小佳有段英的電話號碼,那么,段英也就有小佳的號碼,她卻一直沒有提起此事?!?br />
    九月,依然烈火當頭,公共汽車上自然沒有空調,不過,四處透風的公共汽車,雖然灰塵撲面,卻也涼快得緊。

    侯衛東和小佳跳下汽車之時,只覺灰頭土腦,小佳新換上的漂亮長裙在客車上受到了**,長裙本如清雅的青春少女,經過時間的摧殘變得皮松肉肥,再無清雅之態,小佳受好,下了車就理著長裙,卻無濟無事。

    段英一身紅裙,打著一把小傘,在車站站臺前亭亭玉立,在車站忙碌的行人中,就如一朵火紅的杜鵑,格外地引人注目,她看到侯衛東,心里還是忍不住緊縮了一下,可是她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,使勁地揮著手,道:“小佳,在這里?!?br />
    小佳和段英見面極為親熱,拉著手就不放,“格、格、格”的話語就如機關槍一般,從兩人口中迸將出來。

    侯衛東只得在一邊傻站著。

    段英親熱地道:“小佳,今晚就不走了,就住我哪里?!?br />
    “我們處長就象一個監工一樣,特別是星期一早上,肯定背著手在單位大門口站著,我可不敢去遲到?!毙〖阎蓝斡为氉?,又羨慕地道:“我好想單獨有一間房子,哪怕只能擺一張床也行?!?br />
    段英聞聽小佳的感慨,特別是一張床時,不由得想起了許多往事,心中酸溜溜的,可是臉上神情依舊,笑道:“這房子也不是我的,只要主人回來,我立刻就要露宿街頭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到售票窗口去買到沙州的車票。

    臨上車前,段英知趣地走到了一邊,小佳就緊緊地挽著侯衛東胳膊,道:“侯衛東,父母這個態度,讓你受委屈了,你別往心里去?!?br />
    “我理解你父母,他們是真心為你好,沒有什么可指摘的?!焙钚l東強自鎮定,笑了笑,“說不定我有個女兒,管得比你父母還要緊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六十三章 修路的瘋子(十七) 下一篇:第六十五章 修路的瘋子(十九)

银航娱乐平台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 四川快乐12技巧中奖 3d福彩走势图 炸金花可以赢钱的棋牌 友友广西麻将南宁牌 财神捕鱼为什么这么坑 内蒙古十一选五跨度走势 广东36选7最新开奖查询好彩3 四肖期期准一刘伯温 赛车图片 贵阳麻将技巧十句口 贵州十一选五真准网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今天 12博娱乐成百家乐 内蒙麻将作弊器免费版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