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從七月一日離校算起,侯衛東和小佳已經分離了三個月,三個月,說長亦長,說短亦短,小佳燙了一個小卷發,上身粉紅色的短袖,下身是灰白色的牛仔褲,看上去即休閑,又時髦,這讓久在上青林的侯衛東有了耳目一新之感。

    不過,從另一個方面理解,耳目一新,也就意味著疏遠。

    看著臉色略顯黑紅色的侯衛東,小佳眼睛有些濕潤了,道:“怎么曬這么黑?公路開工沒有?”侯衛東笑了笑,道:“解決了外部問題,三個村又開始內耗,扯得咬卵?!甭牭阶詈笠痪湓?,小佳“噗地笑了起來,道:“衛東,開始說粗話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接過小佳的提包,小佳順勢就挽住了侯衛東的胳膊,就朝青林車位走去。

    距離開車還有二十分鐘,兩人就站在車站陰涼外等車,侯衛東看了看車站在大鐘,道:“五點鐘發車,到了青林鎮以后,還要爬山,上了山可能天已經黑了?!毙〖褤牡溃骸扒嗔稚绞亲笊絾?,上次你說抓住了幾個攔路搶劫的,好嚇人?!焙钚l東安慰道:“上次和派出所一起行動,抓了好幾個人,現在安全不成問題?!彼院赖氐溃骸斑@也有我的功勞?!?br />
    交談了一會,兩人這才減弱了初見面的客氣感。

    侯衛東在小佳耳邊輕輕道:“想不想我?”“想?!薄澳睦锵??”小佳看到侯衛東曖昧的笑容,知道他在想什么,臉一下就紅了,舉起拳頭,錘了侯衛東肩膀一下,道:“你這個壞蛋?!?br />
    上了車,車廂四處都是灰塵和垃圾,過道上堆著亂七八糟的雜物,座位舊又臟,小佳湊在侯衛東耳邊道:“這車怎么讓我想起《圍城》里方鴻漸坐過的車?!焙钚l東心情極好,道:“我們兩人好幸福,坐的是古董車?!?br />
    隨著巨大的轟鳴聲,汽車聳動著離開了車站,一路上,慢如蝸牛,出了城,又在一個十字路口停了下來,一個面孔粗糙的女售票員下了車,扯著喉嚨就喊道:“青林,最后一班車了,上車就走?!彼曇魳O粗,耐力極好,效果不錯,吼了二十分鐘,拉了五個客人上車,車上的人就不耐煩了,道:“你這樣走,到了鎮上天都黑了,我怎么上山?!薄吧狭宋鍌€了,還想上幾個,快點開車?!薄八麐尩?,心好黑?!?br />
    售票員在車下面,聽不到罵聲,司機顯然是久經風霜,這些意見對他來說就如毛毛雨,他完全置之不理。侯衛東和小佳正處于柔情蜜意中,只要兩人能在一起,車快車慢又有什么關系。

    搖啊搖,客車終于到了青林鎮,夕陽已經被青林山遮住了,天空呈一種暗白色,格外的遼闊、壯觀。

    來到了山底,群山已經在夜幕下深沉起來,陣陣風來,樹林發出了聲音就如大海的波濤聲一樣。

    小佳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的景色,即驚奇又有些害怕,她對侯衛東道:“你的防身武器帶上沒有?”侯衛東點點頭,“我買了一把跳刀,可以放在褲包里,比以前那一把方便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一只手牽著小佳,一只手握著跳刀,所幸月亮尚明,山路也照得清楚,兩人帶著些激動又有些害怕,在月夜爬上了青林山,站在山頂,兩人回望山下,只覺得森林如海,實在是深不可測,不知隱藏著多少強盜、野獸或是鬼怪,這才感到了害怕。

    在此起彼伏的狗叫聲中,侯衛東牽著小佳,一腳深一腳淺地來到了小院子,上了山以后,小佳就以為回到了原始社會,看到這一幢小樓以后,就松了一口氣,道:“幸好還有樓,否則我真以為回到了解放前?!?br />
    “我才來也不習慣了,住久了才發覺,在這清靜之地,是修身養性的好地方?!?br />
    正走到辦公室門口,楊新春就從郵政代辦點走了出來,由于侯衛東接過了她手中的掃把,讓她有更多的時間去經營小店,打理郵政代辦點,她就對侯衛東心存感激,見到侯衛東和一個年輕女子站在昏暗的路燈下,就高聲地道:“侯衛東,這是你的女朋友們,怎么才回來?”

    侯衛東就停下腳步,介紹道:“楊大姐,這是張小佳,我的女朋友,張小佳,這是楊大姐?!睏钚麓鹤叩浇?,對著小佳笑道:“這里條件不好,不知道住得慣不?”又夸道:“侯衛東,你的女朋友好漂亮,在益楊上班嗎?”小佳道:“我在沙州上班?!?br />
    “侯衛東好福氣,找了個沙州妹子?!睏钚麓簾崆榈氐溃骸澳銈儾派仙桨?,吃飯沒有,我煮了一大鍋稀飯,侯衛東來端一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也沒有客氣,道:“謝謝了,我等一會就過來端?!?br />
    楊新春走后,兩人就上了二樓,侯衛東原本想把小佳介紹給同一層樓的鄰居,但是高鄉長家里已關了門,隱隱約約傳來一陣電視聲音,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兩人進了屋,侯衛東關了門,故意把前屋的燈打開,就拉著小佳進了后屋,當然,后屋就沒有開燈了。

    小佳在侯衛東的懷抱里,呢喃道:“我想你?!?br />
    長吻之后,侯衛東和小佳已倒在了床上,小佳安靜地趟在床上,很快,她的衣褲就被脫了下來,聽到“嘩”地一聲解皮帶的聲音,她突然覺得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“小聲點,要被人聽到?!?br />
    小佳略為高亢的呻吟聲音,讓侯衛東如癡如醉,只是上青林的夜晚著實安靜,他就一邊用力,一邊讓小佳放低聲音。

    兩人做愛的次數雖然不多,卻極為和諧,當侯衛東感到一陣不受控制的快感襲來之時,小佳身體也極速扭動起來,幾乎同時達到了高潮。

    結束了愛之旅,侯衛東平趟在床上,小佳側身而臥,就如一只乖乖的波斯貓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串巨響在房間晃蕩起來。

    小佳嚇了一跳,問道:“什么聲音?”

    侯衛東一只手放在小佳的腰間,一只手摸著自己的肚子,道:“爬山下坎,用力過猛,肚子餓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也餓了,買東西沒有,快起來弄吃的?!?br />
    “有菜、有魚,有電炒鍋、電飯煲?!?br />
    小佳完全是一個賢淑的小妻子,穿上衣服,來到了外屋,就開始忙活起來,侯衛東想幫忙,小佳道:“算了,你越幫越亂,站在一邊陪我說話?!?br />
    “哇,真沒有想到,衛東還泡得有咸菜?!?br />
    “不準叫衛東,叫老公?!?br />
    “好,好,就叫老公,老公?!?br />
    “哎?!焙钚l東得意地道:“我去買了一個壇子,從高鄉長家里要了一些老壇水,泡了姜和海椒,味道還不錯?!?br />
    小佳抓了泡姜,慢慢切碎了,突然回頭,眼里已有眼光閃爍,道:“老公,你受苦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心里也有些酸酸的,為了調節氣氛,故意道:“苦不苦,想想紅軍二萬五,累不累,想想革命老前輩,我這點苦又算啥?!闭f到這,他又想起一事,道:“我去找田秀影要鑰匙,今天晚上你住這里,我去睡招待所,這個地方封建,必須要注意影響?!?br />
    穿過了后院的假山和花園,侯衛東來到了伙食團,在池銘隔壁找到了田有影。

    說明了來意,田秀影聲音放得極大,“現在是什么時代,女朋友來了還住招待所,想得出來?!焙钚l東解釋道:“我們還沒有結婚?!?br />
    池銘聽到動靜走了出來,道:“剛才楊新春就說你的女朋友來了,明天我做包子,給你們兩人留幾個?!?br />
    拿到招待所鑰匙,侯衛東這才知道招待所就在四樓,他心道:“真是脫了褲子放屁,不過有小人窺視,也沒有辦法?!?br />
    他樂哈哈地楊新春家里端了一盆綠豆稀飯回小屋,小佳儼然一幅小妻子模樣,家常魚已經做好了,熱騰騰地散發著濃濃的香味,滿屋是醇厚醉人的溫馨。

上一篇:第六十二章 修路的瘋子(十六) 下一篇:第六十四章 修路的瘋子(十八)

银航娱乐平台 神来至尊麻将官网 万达娱乐平台app下载 各种赌法的赌场优势 东方6十1专家推号 北京麻将作弊器 什么麻将app好玩 广东36福彩开奖走势图 重庆快乐10分平台 黄金城棋牌棋牌下载送20现金 湖南麻将骰子怎么看视频教学 广西11选5人工预测 河北家乡麻将下载 手机棋牌游戏作弊程序 福彩东方6加1机选 棋牌大赛规则 推倒胡4人麻将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