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侯衛東、秦大江一行人就從小道上了山,他們坐在樹下,可以清楚地看到從林場沖出了幾個人,他們站在挖出的大溝旁,就和何紅富等人理論起來,從遠處,可以看到何紅富指手劃腳地和林場的人爭辯。

    秦大江笑得開心,道:“何紅富歪道理最多,現在占著些小理,林場的人肯定把他沒有辦法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擔心道:“林場人多,如果硬來,怎么辦?”

    秦大江哼了一聲,道:“獨石村有近三千號人,林場才幾十號人,要打架,早就把他們打扁了?!?br />
    又在山林上坐了一會,林場的人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也高高興興地回到了村里面,侯衛東心道:“當地頭蛇真他媽痛快?!?br />
    中午,幾個人就要秦大江屋里,切了些廚房里的老臘肉,痛快地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回到了上青林老場鎮,高鄉長得知林場公路被挖斷了,愣了好一會,才用手點著侯衛東道:“老弟,讓我怎么說你,太魯莽了,林場和我們向來友好,怎么說挖就挖了?!笨粗荒樞σ獾暮钚l東,高鄉長又笑道:“老弟,你還真是膽大包天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“嘿、嘿”笑了兩聲:“高鄉長,林場占了何家的田土,是何家挖的路,和工作組沒有任何關系?!?br />
    在青林林場,郭光輝接到了公路被挖斷的消息,頓時火冒三丈,他把楊秉章叫了過來,道:“楊場長,你說高鄉長很是耿直,耿直個錘子,他們居然敢挖路?!闭f完,他也不理楊秉章,撥通了森林派出所的電話,道:“林所長,我是郭光輝,派幾個人過來,向個土農民把林場公路挖了,木料全部運不出去,一定要逮幾個人?!?br />
    等到郭光輝打完電話,楊秉章道:“郭場長,老林來了也解決不了問題,看來高鄉長他們是下定決心要修路了?!?br />
    郭光輝用力一拍桌子,“還反了他,斷了路,造成的損失,青林鎮一定要加倍賠償?!?br />
    楊秉章耐心地解釋道:“被挖斷的小公路有一大段是占用村民的田土,挖斷的地方是何家的田土,剛才我去看了,何紅富說得也有道理,田土是分給何家的,他挖自己的田土,犯不了王法?!?br />
    “以前沒有征用這些土地?”

    “歐陽場長和鎮、村關系好,修路的地是村里面免費給林場使用的,我們只有使用權,沒有所有權?!?br />
    “當時為什么不征用?引來這么多后患?!?br />
    楊秉章苦笑道:“局里哪肯出這么錢,歐陽場長不花一分錢,辦成了這件事情,還得到了局里面的表揚?!?br />
    郭光輝聽完,半響不說話,一點脾氣也發不出來。這是他來林場主持工作的第一件大事,如果處理不好,威信就要受到影響,他腦子飛速轉了起來,還是覺得繞不過青林政府,就道:“走,我們去找粟鎮長,請他出面解決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、秦大江挖斷林場小公路并沒有征得鎮里同意,只是在事后,高鄉長給粟鎮長打了一個電話,粟鎮長也沒有多說,大家都裝作不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郭光輝找到了鎮上,粟鎮長裝作火冒三丈,罵道:“何家幾兄弟真是狗膽包天,竟敢挖公路,這一次一定要好好收拾他?!绷R完以后,就打電話給上青林工作組,打了電話,粟鎮長雙手一攤,道:“很抱歉,沒有找到高鄉長,這樣,明天上午,我把高鄉長和村里的人全部約過來,我們當面談?!?br />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侯衛東、秦大江來到了鎮政府。

    粟鎮長坐在辦公室,看著坐在桌子對面的侯衛東,心道:“這小子倒有些魄力,敢作敢為?!笨墒亲焐蠀s沒有放過侯衛東,他嚴歷地道:“侯衛東,膽子不小,竟然去挖林場的公路,你膽子還真不小,這樣做,想過后果沒有?”

    侯衛東早就想好了對策,裝作無辜地道:“這不是工作組的行為,小公路所占的地就是何家兄弟的,林場沒有任何手續,何家兄弟響應鎮里號召,搞微型水利設施,沒有任何錯誤?!?br />
    建微型水利設施是何紅富想出來的借口,符合了上青林鄉的工作實際,是一個上得了臺面的好借口。

    高鄉長早將前后經過向粟鎮長說得清楚,粟鎮長聽侯衛東說得堂皇,心中暗笑道:“這小子,說起來還一套一套的,還有幾分本事?!彼驍嗟溃骸昂钚l東,廢話少說,高鄉長把事情全都告訴我了,等一會林場的郭光輝要來,你要想好怎么說,有一個原則,就是不能和林場發生沖突,若是打架出了事,你要負主要責任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聽粟鎮長說得嚴肅,心中也就有些忐忑不安。秦大江在一旁道:“粟鎮長放心,何紅富是個鬼精靈,他最會講歪道理,打架的事情他不會做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點了點頭,道:“郭光輝來了以后,大家統一到剛才的說法,就是何家幾兄弟的個人行為,我們表示批評,但是對于林場占用土地的事情,希望林場與他們個人協商,還有,除了何家兄弟,林場還占有幾家的田土,你們要把這事弄清楚,好和林場討價還價?!?br />
    幾個人商量妥當,又聊了一會修路之事,院外吉普車響了趕來,不一會,郭光輝和楊秉章就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簡單寒喧幾句,粟鎮長就直奔主題,“郭場長,剛才我問了秦書記和工作組侯衛東,他們都不知道何家兄弟挖路的事情,你給他們講講?!?br />
    郭光輝壓根就不相信秦大江是無辜的,道:“秦書記,我們是不是兄弟單位,為什么獨石村把路挖了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就如被人踩了尾巴,大聲道:“郭場長,你怎么冤枉人,今天粟鎮長喊我下來,我才知道路被挖了?!彼麣鈶嵉氐溃骸八麐尩?,何家幾兄弟,是水滸一百零九將——咬卵將,他們最喜歡講歪道理,何紅富幾年的提留統籌都沒有交,我們今天去收,他還提起刀子要殺人,林場不少職工都認識何家幾兄弟,不信你秤幾兩棉花去紡一紡?!?br />
    郭光輝是來解決問題的,他自然無法和秦大江較真,他原先想動用森林公安解決此事,可是弄清楚的田土確實是何家兄弟的,而且林場確實與何家兄弟沒有任何協議,森林公安派出所林所長帶著幾個民警吃了頓野味,然后扔下一句話:“這事林場不占道理,按規定不能動用警力,老郭你是知道的,還是要依*當地政府?!北阈臐M意足地回縣城,郭光輝氣得直罵:“林老三,龜兒子,吃了就跑路?!?br />
    派出所長林老三和郭光輝是多年同事,兩人關系很鐵,林老三聽到罵聲,根本不停車,笑著離開了林場。

    “斷了公路,木材運不出去,損失就大了,秦書記,你是獨石村的黨支書,這事你要管一管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道:“田土都在每個社員頭上,村里沒有辦法管,我還擔心一件事情,小公路涉及到十九戶社員,如果他們都學何家兄弟,事情就難辦了,土地雖然是集體的,但是社員承包的,他們開挖自已的田土,村里沒有理由阻止他們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插了一句,“如果林場要強行通過,村民肯定要阻止,如果打起來了,出了事情,林場要負主要責任,我是學法律的,郭場長也是公安出身,相信明白這個道理?!?br />
    郭光輝出任青林林場場長不久,就遇到了這個麻煩事情,他知道問題的根源在于上青林鄉要修公路,如果解決不了這個問題,小公路始終就通不了,他對粟鎮長道:“粟鎮長,你看這事如何解決?”

    粟鎮長笑道:“林場和獨石村是兄弟單位,何必分這么清楚,秦書記回去做工作,小公路就維持原狀,林場也讓點地出來修路,這就解決問題了?!?br />
    郭光輝想來也沒有其他好辦法,道:“目前長江天然林保護工程啟動了,不能隨便占林地,我回去問把粟鎮長的方案給他曾局長匯報,看他是否同意?”粟鎮長建議道:“歐陽場長和曾局關系很好,又熟悉林場情況,征求他的意見,可以有更好解決問題?!?br />
    郭光輝也只得點頭同意,臉色不佳地離開了青林政府,等到郭光輝坐著吉普車離開了政府大院,粟鎮長就撥通了一個電話:“歐陽場長,我是粟明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六十章 修路的瘋子(十四) 下一篇:第六十二章 修路的瘋子(十六)

银航娱乐平台 南昌麻将 不爬晒月亮 江苏快三开奖视频官方直播 吉林快三玩法啥意思 30选5什么开奖结果查询 七星彩历史开奖全查询 成都麻将技巧图解 四人玩麻将平台 天天捕鱼赢红包 浙江6 1走势图 325棋牌正版官方软件下载 八闽福建麻将有挂买吗 广东麻将买马口诀 广东快乐十分稳赢计划 福建十一选五助手 天津快乐十分 环岛赛体育彩票官方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