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人微言輕,這是一個成語,成語都是對生活的總結,也需要由生活來詮釋。

    高鄉長帶隊去了一趟林場,與郭光輝進行了第一次接觸,雖然沒有結果,彼此也就留下了一些印象。第二次,心急的侯衛東就一個人去了林場,到了林場,郭光輝上山去了,楊秉章就讓人給他倒了茶水,讓他在辦公室等著。

    郭光輝回來之時,由于第一天侯衛東基本上沒有發言,他對其印象不深,第一眼顯然沒有認出侯衛東,侯衛東自我介紹以后,他才勉強記起。

    “侯衛東,這幾天曾局長到沙州林業局開會去了,長江天然林是國家大政策,占地是大事,只有曾局長才定得下來,我們只有等幾天,哈、哈、哈?!?br />
    郭光輝用了幾個“哈、哈、哈”,就把侯衛東堵得沒有話說,他心有不甘,見郭光輝腰上別著一個BP機,就道:“鎮里面成立了修路領導小組,我在領導小組辦公室服務?!彼艘粡埣?,寫下了上青林鄉的電話,道:“郭場長,這是上青林鄉的聯系電話,如果需要我們為你服務,打這個電話就行了?!?br />
    郭光輝接過了紙條,順手就壓在了玻板下面。侯衛東滿臉帶笑,道:“郭場長,能不能把BP機號留給我,這樣我就可以隨時匯報工作?!?br />
    郭光輝猶豫片刻,還是寫了一個號碼給侯衛東。

    隔了一天,侯衛東給林場場部打了一個電話,郭光輝不在場里,打了傳呼,沒有回。

    耐著性子,侯衛東和秦大江一起,再次來到了林場場部,還是沒有遇到郭光輝,楊秉章見侯衛東、秦大江來了數次,心知這事棘手,就道:“郭場長老婆動了手術,他晚上要陪床,跑來跑去,辛苦得很?!?br />
    人吃五谷雜糧,就要生百病,既然郭光輝老婆動手術,侯衛東和秦大江就不好打擾郭光輝,悻悻地回到了山上。

    這一拖就過了十來天,期間,粟鎮長也親自出馬,找了一趟林場,郭光輝拿出了一疊長江天然保護的文件,提出了以地換地的思路。所謂以地換地,就是林場同意修路,但是要用用獨石村的集體林地來交換。

    沒有征得村里同意,粟鎮長也不好表態。聽了這個說法,秦大江暴跳如雷,大罵:“狗日的郭光輝,真不是個東西,林場修場部小公路,我們無償支持的田土,至少有五畝,他要換地,就實地丈量,惹毛了老子,把進場路恢復成田土?!?br />
    江主任也是氣憤難耐。

    粟鎮長一陣安撫,才將秦大江和江主任穩住。

    在黨政聯席會上,粟鎮長通報了此事,修路是由上青林各村以及工作組最先發起的,由于鎮財政緊張,鎮里并沒有下定決心修路,而是讓三個村自己動手,豐衣足食,這樣做,既尊重了三個村的意愿,又不讓鎮政財全面緊張。

    秦飛躍在會上沉呤了一會,道:“我給曾局長打個電話,然后粟鎮長去跑跑,爭取得到林業局的支持?!?br />
    趙永勝在一旁未表態。

    黨政聯席會過后,粟鎮長忙著農網改造,天天往村里跑,一拖就過去了十天。

    眼看著就到了九月中旬,離冬天也就不遠了,秦大江和侯衛東兩人又到了林場一次,還是沒有明確答復。

    九月十六日,一大早,侯衛東將辦公室和會議室打掃了,看了看《人民日報》,然后把辦公室一鎖,就到獨石村去了。

    村辦公室,秦大江、江主任等村、社干部都來了,滿屋是煙霧,大家商量了一會如何解決拖欠的提留統籌款,話題就轉到了修路上來。

    秦大江嗓門如雷,道:“鎮里面軟得象上女人,把小公路斷了,讓林場的車進不了山,郭光輝自然曉得鍋兒是鐵鑄的,狗日的,不陰不陽的?!?br />
    江主任是忠厚人,獨石村和林場關系向來不錯,有些顧忌道:“是不是還是請鎮里出面?!?br />
    “請上雞巴,如果我們不主動修路,這條路也不知猴年馬月修得成,把事情鬧大,自然就有人出面解決問題?!鼻卮蠼瓕钚l東道:“侯大學,你是修路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,敢不敢去挖路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年輕氣盛,修路心切,卻被林場攔了路,早就恨得牙癢,他道:“人生卵朝天,怕個屌?!彼m然對農村工作并不熟悉,可是這一段時間,天天泡在村里,對林場和村里的歷史淵源也略知一二,他分析道:“當年林場修路,村里是無償支持,但是村里沒有和林場簽協議,小公路所占用的土地都是村里的,從法律上來說,我們是挖自己的田土,和林場沒有任何關系,不論到哪里打官司,都不會輸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也是急性人,道:“朱八戒,這是你的地盤,找幾個人,今天就把路斷掉?!?br />
    朱八戒是社長,他姓朱,又排行第八,因此被取了一個綽號朱八戒,他膽子小,道:“林場工人都是五大三粗的,打起來要出事?!?br />
    “朱八戒,怕個卵,我們挖自己的地,管他們林場屁事,你如果怕,我、侯大學還有李勇,我們幾個一起去?!?br />
    李勇也是獨石村的駐村干部,自從侯衛東被派駐到了獨石村,他就當起了甩手掌柜,大事小事都讓侯衛東去跑,已好久都沒有到村里面來了。

    江主任對于挖路的決定有些擔心,就派婦女主任到了上青林場鎮,把李勇也喊到了村里。

    李勇一臉胳腮胡子,模樣很是粗豪,聽說挖路一事,不在乎地道:“挖就挖,怕個啥,朱八戒,組織幾個人,幾鋤頭就挖斷了?!彼值溃骸斑@事鎮里最好不要出面,就讓社員自己去挖,這樣好說一些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拉著李勇道:“不得行,你是駐村干部,村里的事一定要參加?!崩钣滦︽益业氐溃骸敖裉旒依镉锌腿?,老表從沙州過來,我不好走得?!?br />
    勸了半天,李勇還是走了,臨走前,對侯衛東道:“侯衛東,你也不要怕,把路斷了,林場的頭頭就會出面?!?br />
    江主任看著李勇的背影,嘀嘀咕咕地道:“李勇是狗雞巴抹菜油,又尖又滑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就對侯衛東道:“侯大學,你敢不敢去?!焙钚l東見李勇走了,心里也緊張起來,可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,道:“怎么不敢,走就走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、秦大江、江主任、朱八戒等人,就朝山下走,沿著林場小公路走了一段,來到了一個轉彎處,朱八戒就停了下來,道:“這是何家的田土,原本連在一起的,因為修公路被隔成兩塊,就從這里挖開?!?br />
    江主任笑道:“何家幾兄弟都是無理鬧三分的角色,就讓他們挖?!?br />
    過了一會,朱八戒就把何家人喊了過來,侯衛東一見,曾經打過交道的何紅富也在其中,何紅富被強行挑了谷子,看到幾個村干部,仍然有些橫眉冷眼。

    秦大江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了一遍,何紅富聽說是要修路,臉上表情就豐富起來,他道:“憑什么不準我們修路,林場太他媽的不地道,白白地占了二哥的田土,都好幾年了,我不僅要把公路彎了,還要讓林場陪損失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心道:“這何紅富倒聰明,很會找理由?!彼a充了一句,道:“這是分給何家的田土,本本上寫得何家的名字,林場沒有征用土地,也沒有寫協議,更沒有補償,無論走到哪里,他們也沒有道理?!?br />
    何紅富高興地道:“對頭,就是這個道理,我們去找鋤頭,馬上就挖?!?br />
    除了侯衛東,在場的人都用慣了鋤頭和鋼釬,只見鋤頭飛舞,鋼釬亂鉆,一個小時的時間,泥結石公路路面就被挖開了一條一米多寬的大溝。

    侯衛東手掌上打了一個水泡。

    一輛林場的大車從林場場部后面的貸場開了下來,看到大溝,司機就吼了一句,“你們干啥子,狗日的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、侯衛東等人,都感到了勞動的快樂,他們提著鋤頭鋼釬,笑瞇瞇地看著司機,司機罵了幾句,見對方根本不搭理自己,便道:“等著,我去找場里面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見司機走了,心道:“自己是鎮里面的干部,挖路終究不妥當?!本蛯渭t富道:“路斷了,鎮里和村里就不出面了,你們幾哥倆守在這里,就說這是你們何家的田土?!?br />
    知道鎮、村下決心修路,何紅富很是高興,他對侯衛東道:“放心,我曉得怎么辦?!苯魅文懽右⌒?,交待道:“林場工人野得很,你們不要和他們打架,反正我們隨時可以斷路?!焙渭t富滿不在乎地道:“我曉得,不會打架,保證做到有理、有利、有節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五十九章 修路的瘋子(十三) 下一篇:第六十一章 修路的瘋子(十五)

银航娱乐平台 河南快三开奖漏洞 老款易发棋牌官方下载 南宁麻将app 活塞vs猛龙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 江西快三推荐一定牛 2010掘金vs骑士 山东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燕赵风采排列7一等奖多少钱 下载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 河南快3玩法中奖规则 欢乐麻将欢乐豆交易 闲来琼崖海南麻将下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官网 金沙棋牌游戏客服电话多少 江苏明星麻将无锡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