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這番話就有了三分威脅,郭光輝如何聽不出來這話外之聲,而且,他以前是森林公安,向來只有他去威脅別人,很少有人威脅過他,心里極不舒服,冷冷地道:“我們是國有林場,上面有規章制度,總不能亂來?!?br />
    “規章制度是死的,人是活的?!鼻卮蠼芍劬Φ?。

    高鄉長見兩人話不投機,就打圓場,道:“郭場長,林場和青林鎮歷來是友好單位,這件事情得好好合計,林業局曾局長每年都要到山上來一趟,我們很熟悉,如果要匯報修公路占地的事情,我們一起去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說話軟中帶著硬,郭光輝就退了一步,道:“快到吃飯時間了,這事先放一放,我初到林場,以后肯定要經常麻煩高鄉長,中午就在場里吃飯?!彼Я吮^,道:“我老婆正在住院,我一會要趕回去,就讓楊場長陪你們?!惫廨x說的是實話,他老婆患膽結石住院,今天下午開刀,他也就急著趕回去。

    秦大江聽到郭光輝要走,心里“哼“了一聲,坐在竹沙發上喝水,不說話。

    侯衛東資歷淺,又是第一次和林場打交道,不好說什么,就在一旁觀察著形勢變化。

    高鄉長第一次和郭光輝見面,談得不是很愉快,聽他要走,和秦大江一樣,心中也有隱隱不快,嘴里道:“沒有關系,你忙你的,今天中午我也有事情,就不在林場吃飯了,郭場長,修路是大事,你抓緊一些,國有林的土地調整出來以后,我們就正式動工了?!?br />
    郭光輝握著高鄉長的手,道:“我家里確實有事情,高鄉長第一次到林場來,無論如何也要吃了飯再走?!彼麑顖鲩L道:“老楊,昨天打了一只野兔,還有一腿風干的野豬肉,弄出來請高鄉長喝酒?!?br />
    安排了伙食,郭光輝就開始收拾桌子上的東西。

    郭光輝走后,楊場長就拉著高鄉長不準走,再三解釋郭光輝家里的事情,楊場長是青林林場的老職工了,工作經驗豐富,和高鄉長、秦大江都很熟悉,平時合作也很好。

    看在了楊場長的面子上,高鄉長就點頭留了下來。

    林場伙食團很有特色,不僅有野兔和風干野豬肉,還上了一盆蛇肉湯,據說也是林場職工上班時逮住的,喝的酒也和野物有關,是一大罐蛇蝎酒,墨紅色,入口有一股藥味。

    這一頓酒,吃到了中午兩點,外面日頭正毒,楊場長就找了一件屋頂很高的清涼屋子,大家坐在一起搓麻將。

    喝了酒,大家說話也就隨便了,高鄉長就道:“郭場長以前在林業局干什么,幾個業務科室的頭我都認識,怎么沒有見過他?”

    “他是森林公安派出所的副指導員,辦案子很有一手,歐陽場長調回林業局,退居二線,當了工會副主席,安置得也算可以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借酒發瘋,道:“林場場部的那條小公路,占了我們村九社的不少田土,如果這一次不讓我們的公路通過,我們就把公路恢復成田土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所指的那條路,是下青林公路通往林場場部及貨場的一條小公路,當年修小公路的時候,因為涉及到上青林鄉的土地,歐陽場長專門找到上青林鄉,當年高鄉長還是副鄉長,分管農業,他做通了社員的工作,調整了田土,青林林場這才把接通了小公路。

    正是有了這樣的歷史淵源,當年歐陽場長才痛快地答應讓公路從林場通過,占地手續由他去落實,郭光輝是森林公安出身,對地方事務不太熟悉,更不了解這一段歷史情況,再加上長江天然林保護力度加大,因此,對于上青林修路占用土地一事,就沒有爽快表態。

    楊秉章副場長是林場老人,深知強龍不壓地頭蛇的道理,更何況,林場并不是地頭蛇,所以,他很是熱情,陪了酒又主動邀請高鄉長打牌,當然,這不是業務麻將,而是朋友間打的麻將。

    感情,在基層工作中很重要,感情好了,互相信任了,許多可左可右的事情也就好辦了,這是楊秉章在林場工作的經驗。

    下午四點鐘,高鄉長見時候不早,道:“今天不打了,改天再戰?!?br />
    楊秉章挽留道:“吃了晚飯再走?!?br />
    “山路不好走,喝了酒要摔跟頭?!鼻卮蠼H熱地拍著楊秉章的肩膀,道:“老兄,修路的事情你給郭場長好好說說,這是歐陽場長答應的事情,我們兩家人,不要因為這些小事傷了和氣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長得五大三粗,說話也是直來直去,又稱兄弟,又說著威脅的話,而高鄉長則在一邊和稀泥,兩人配合得極好,楊秉章是副職,有些事情不太好表態,在氣勢上就弱了,只得不斷地解釋。

    經過青林林場之事,侯衛東對村支書秦大江又高看了一眼,心道:“以前聽說農村干部除了喝酒什么都不會做,看來這是偏見,以后要好好學習他們的招數?!?br />
    回到了上青林鎮,天色微黑,經過青林鎮小學大門,侯衛東便停了下來,已有好幾天沒有給鐵瑞青上課了,而還有三天就要開學,他就與高鄉長分手,直接進了鐵瑞青家里。

    鐵家的氣氛向來很溫馨,這一次依然如此,鐵柄生戴著眼鏡做在桌前寫著什么,鐵家堂客在屋里忙活著,里屋放著英語磁帶。

    看到侯衛東進屋,鐵柄生就放下了眼鏡,對著堂客道:“泡杯茶,侯老師來了?!?br />
    “這幾天,天天都在忙著公路上的事情,昨天去把圖紙拿到手了,今天又跟林場郭場長談判?!?br />
    鐵柄生問道:“聽說林場換場長了,新來了一個場長?”

    “歐陽場長調到林業局去了,新場長叫郭光輝,是林業派出所的?!焙钚l東簡要地把情況講了一遍。

    鐵柄生拍著腿感嘆道:“歐陽老場長在林場干了三十年,他對上青林很有感情,為了也忠厚,有他在,修路的事情好辦?!庇值溃骸伴L江天然林保護工程,近年來提得很響,這一次修路要占好幾畝地,對新場長來說,還真是一件麻煩事?!?br />
    “聽高鄉長說,林場和村里面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交錯在一起,這一次林場如果不支持工作,他們的很多事情也不好辦?!?br />
    “農民大哥也不好惹,侯老師進入角色了?!辫F柄生呵呵笑了笑,對道:“瑞青后天就要回學校了,你覺得瑞青的英語還有什么問題?”

    侯衛東真心實意地夸獎道:“鐵瑞青有學語言的天賦,這一個月,她的語音基本上沒有問題了,其實學英語沒有竅門,就是多讀多聽,至于語法之類的,跟著老師走就行了?!?br />
    鐵瑞青明目皓齒,雖然穿了一件短舊衣裳,卻不覺得寒酸,見到侯衛東來了,高興地道:“侯老師,我已經背下了七篇課文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吃了一驚,道:“真背得下,我來抽查一篇?!?br />
    隨意抽了兩篇課文,侯衛東沒有想到,兩篇課文,鐵瑞青居然一口氣就背了下來,只有三處錯誤。

    對于鐵瑞青的記憶力與刻苦勁,侯衛東發自內心佩服,一個月的時間,鐵瑞青居然已經將語音糾正了過來,還用笨功夫把課文背了下來,他就感嘆道:“鐵瑞青,繼續努力下去,最多再過一個學期,我就不敢給你當老師了?!?br />
    聽到夸獎,鐵瑞青有些羞澀,又有些驕傲,她對于修路很關心,問道:“侯老師,剛才聽說就要修路,不知什么時候能夠修好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道:“慢則一年,快則半年?!?br />
    鐵瑞青高興地拍手道:“爸爸,終于要修路了,以后回家就可以坐客車,侯老師,我崇拜你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五十八章 修路的瘋子(十二) 下一篇:第六十章 修路的瘋子(十四)

银航娱乐平台 北京pk10牛牛玩法介绍 迅盈篮球nba比分直播 虚拟货币、股票、比特币、数字币、以太币、以太坊、瑞波币、莱特币 足球比分网ds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快乐10分20选8规律 安卓捕鱼大师修改器 山东麻将免费下载258 彩票大奖缴税 2元彩票网 三分赛车计划人工在线计划 重庆快乐十分最长遗漏 单机手机棋牌游戏 中国象棋单机在线 广东11选5 新疆11选5开奖纪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