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到了一樓的黨政辦,辦公室只有楊鳳一人,侯衛東見到她,就在心中笑了起來,到了青林鎮工作以后,每一次到辦公室來,楊鳳都是在吃瓜子,這一次也不例外,剝下來的瓜子殼堆得滿滿的。

    楊鳳見侯衛東在門外探頭探腦,就笑著招了招手,道:“侯大學,來吃瓜子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遠在上青林,對于機關并不熟悉,因此,他就想接近在辦公室工作的楊鳳,多少能從她口中探得點消息,按照青林鎮的習慣,在沒有外人的情況之下,他就親熱地道:“楊姐,我看樓都空了,只有你還在堅守崗位?!?br />
    楊鳳嘴里飛出來一片瓜子殼,瓜子殼劃了一個漂亮曲線,落在了桌子上,“辦公室命苦,每天都要堅持到下班,上個月,縣政府抽查值班情況,好幾個單位被通報了,那天我運氣好,正在辦公室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把圖紙放在桌上,也沒有客氣,自已拿了一個紙杯子,倒上水,坐在楊鳳對面,也就是唐樹剛主任的桌旁,道:“楊姐,天天守著辦公室,一點也不自由,比工作組的同志辛苦?!边@也是有感而發,在上青林山上,李勇、段胖娃等人,都只是上半天班,不下村的時候,就辦辦自己的本職工作,下村的時候,和村里的干部一起解決實際問題,中午就喝酒,如果沒有喝醉,就打牌,或是提前回家,喝醉了,則睡覺。

    楊鳳在辦公室里,雖然說沒有具體的任務,也不必日曬雨淋,可是任何事情都有利也有弊,辦公室工作就必須準時上班,按時下班。

    楊鳳是個典型的快嘴,她對侯衛東頗有好感,就神秘地道:“侯大學是個辦實事的人,有些人屁事不做,專門說吊話,工作組有人到辦公室來說你的小話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心中一驚,他到了上青林山,行為低調,又沒有與人爭權奪利,辦公室和會議室也長期保持得干干凈凈,誰又來說自己的小話?

    楊鳳哼了一聲:“有人說你嘩眾取寵,到了青林山,屁股沒有坐熱,就想修路,不自量力,就是想出風頭,還說你和池銘在耍朋友?!?br />
    楊鳳雖然沒有說到具體的人,可是侯衛東猛想間就想起了田秀影,她是辦公室的工作人員,曾經和自己一起在伙食團吃過飯,從直覺上,侯衛東就覺得田秀影是那種尖酸刻薄的人,他就望著楊鳳,道:“是誰亂說話,我有女朋友,只不過在伙食團打開水,而且是辦公室的開水?!?br />
    “人心隔肚皮,侯大學以后也要小心一些,有些人正事不做,專門挑撥是非,唯恐天下不亂?!?br />
    楊鳳所指的人,正是辦公室駐上青林工作組的田秀影,田秀影和楊鳳兩人歷來有矛盾,前幾天,田秀影到辦公室來,唐樹剛就問起修路的事,田秀影就諷剌了幾句,還說了幾句池銘的壞話,楊鳳聽見之后,就將田秀影的話來了一個對穿對過,也就將田秀影出賣給了侯衛東。

    侯衛東低聲地道:“楊姐,是誰這么討厭?給我說說,讓我有所防備?!睋钚l東的觀察,楊鳳是一個藏不住的人,她既然主動提起這件事情,想必也不會為“說小話者”保密。

    果然,楊鳳左右看了看,低聲道:“侯大學是個實誠人,我就給你說,你可要千萬保密,被田秀影知道了,非得在背地里罵我?!?br />
    證實了是田秀影,侯衛東氣不打一處來,他到了青林山上,總共只和田秀影見過三次面,說過的話也不超過二十句,這人就在辦公室來說壞話,真不知她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?

    侯衛東本想罵田秀影幾句,可是看到楊鳳的胖臉,想起她的快嘴,就連忙把罵人的話全部吞進了肚子里,他轉變話題道:“今天拿到了公路圖紙,想給粟鎮長匯報,不知怎么才能找到他?”

    楊鳳正在興頭上,她正等著侯衛東跟著他一起罵田秀影,見侯衛東突然間就轉換了話頭,就如跑在正歡的小車,猛然間來了一個急剎車,很不過癮,她就道:“粟鎮長中午陪縣農辦的客人,估計喝多了,肯定在屋里休息,最好明天再找他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想著公路早日開工,若明天下來,又要耽誤一天,他道:“粟鎮長是修路領導小組組長,今天拿到了圖紙,我一定要向他匯報?!?br />
    楊鳳就站了起來,帶著侯衛東走到門口,指著一幢紅色的小磚樓,道:“粟鎮長住在三樓二號,門口貼著交水電的名字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感激地道:“謝謝楊姐,改天我從吳海給你帶一包正宗的吳海炒瓜子,又香又美容?!?br />
    楊鳳喜歡吃瓜子整個機關都有名,連趙永勝書記都點名批評過,可是這就如男人抽煙一樣,她吃瓜子也有癮,只要閑著不磕瓜子就心慌,雖然吳海炒瓜子也不理稀罕物,可是侯衛東既然有這個心,她這個小辦事員還是蠻高興的。

    心里高興,楊鳳又管不住自己的嘴,多說了幾句,道:“今天下午開黨政聯席會,趙書記和秦鎮長拍了桌子,吵得挺歷害,你初來乍到,小心點?!?br />
    這一次,侯衛東是真心的感謝楊鳳,也暗自決心將楊鳳當作自己的內線,當然,這個內線不需要打入敵人內部,只要買點小東西,說點好聽的話,楊鳳這張嘴,自然會將所有的事情都倒出來。

    走到了小紅樓,侯衛東卻猶豫起來,今天下午趙永勝和秦飛躍吵了一架,這時候最好回上青林,免得和上次一樣,莫名其妙的成了夾縫里的老鼠——兩頭都不是人。

    侯衛東正準備打退堂鼓,誰知小紅樓下的小賣部走出來一人,正是粟鎮長,粟鎮長一眼不看見了抱著圖紙,縮頭縮腦的侯衛東,就笑道:“侯衛東,你在這里找誰?”

    侯衛東吃了一驚,原來的躲避方案就只得放棄,道:“我才從益楊回來,從交通局劉維哪里拿來了圖紙,準備給粟鎮長匯報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手里提著兩瓶益楊紅,揚了揚,道:“嗯,圖紙拿到了,這是好事,你跟我上屋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自然無法拒絕,跟著粟鎮長上了樓,粟鎮長的家布置得很是平常,家具普通,電視普通,唯一例外的就是在在客廳里有一個書柜,里面有滿滿一柜子書,這讓侯衛東耳目一新,離開了沙州學院以后,他就很少在哪家人的房間里看到過滿柜的書了。

    里屋傳來了說話聲,粟鎮長道:“里屋有空調,進來坐吧?!边M了屋,才見到屋里坐了四個人,正在打麻將,四人他認識三人,坐在首位的就是鎮長秦飛躍,其次就是副鎮長晁胖子,還有計生辦黃主任,以及農經站黃站長。

    侯衛東站在門口,恭敬地打依決打招呼,“秦鎮長、晁鎮長、黃主任、黃站長?!?br />
    秦飛躍點了點頭,繼續摸牌,計生辦黃主任看見侯衛東抱著圖紙,就道:“侯大學,抱的啥子寶貝?”

    侯衛東道:“公路圖紙?!?br />
    秦飛躍聽說是圖紙,這才抬起頭,道:“什么圖紙,劉維弄的那個圖紙嗎?”聽到肯定答復,秦飛躍奇怪地道:“這個劉維,鉆到錢眼去了,游擊隊是不見鬼子不掛弦,他是不見人民幣不給圖紙,你是怎么拿到的?”秦飛躍是鎮長,鎮長分管財政,鎮里財政緊張,教師為了工資經常上訪,而上青林公路真要動工,花錢不在少數,既然修不成公路,他索性連這兩萬圖紙錢也不給,所以,見侯衛東抱著圖紙,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在眾多青林鎮實權派面前,侯衛東不敢托大,以前在學院之時,眼界高,莫說學生處長之類的中層干部,連院長也敢小瞧,在上青林的時間雖然不長,他卻受到了許多煎熬,學生時代的傲氣也收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秦鎮長,拿到圖紙多虧了領導,主要是粟鎮長、黃站長關心,在基金會貸了一萬元,這才拿到了圖紙?!?br />
    秦飛躍把財權抓得很緊,他就不經意間瞟了粟鎮長一眼,

    粟鎮長眼觀六路,早就將秦飛躍的眼神看得清楚,解釋道:“侯衛東為了修路,他準備在家里借五千元去修路,修路是公事,怎么能讓侯衛東私人出錢,我就給黃站長打了招呼,讓侯衛東以私人名義從基金會貸一萬元,算是預付款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五十七章 修路的瘋子(十) 下一篇:第五十八章 修路的瘋子(十二)

银航娱乐平台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重庆幸运农场网 湖人vs雷霆季后赛 云南11选5技巧稳赚 江苏快3最近50期开奖号码 pc蛋蛋克洛泽 排列五最精准万位杀号 沈阳四冲手机版 天星山西麻将官网版 贵州11选5手机助手app下载 一肖是哪个好 百度贴吧彩票论坛 宁夏划水麻将作弊软件 白城麻将口诀 伟易博真人百家乐赌博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