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不論如何做工作,高鄉長也不愿意到益楊去,最主要原因是他心臟病有發作的跡象,爬上青林山,實是在一件難事。侯衛東也知道高鄉長所說皆為實情,也就不好強迫他到益楊縣去找劉工程師,第二天一早,就到了青林山下,找到楊鳳,開了一封介紹信,就直撲益楊縣。

    出發前,侯衛東動了一個心眼,為了能見到劉工程師,他并沒有再打電話,準備進行突然襲擊。

    縣交通局是一個老式的宅院,小小的庭院,停著幾輛亮晃晃的小車,房子雖然舊,綠化卻很好,而且綠化所用的盆子皆為上好的紫色陶色盆,上面繪著各式圖案,顯得很是氣派,不斷有人急匆匆地走進走出,一派繁忙景象。

    侯衛東在門外穩了穩心神,走到一樓,走廊上,一名男子坐在桌子后面,道:“你找誰?”

    “劉維工程師?!?br />
    “過來登記?!?br />
    那名男子記下了侯衛東的名字以及工作單位,揮了揮手,道:“劉工在三樓?!?br />
    工程科,有四張辦公桌,掛著許多圖表,還有一些繪圖的工具,只有一個小個子坐在桌邊埋頭畫圖。

    這些天來,劉工的名字一直在侯衛東腦海里盤旋,已經成為了老朋友,此時,見了名字的主人,侯衛東就熱情地道:“劉工,你好,我是青林鎮的侯衛東,高鄉長給你打過電話?!?br />
    劉工程師個子極小,戴著一幅厚厚的眼鏡,臉皮就如風干的蘿卜,完全符合侯衛東頭腦里的知識分子形象,他抬起頭,摘下眼鏡,又把手中的筆和尺子放在桌上圖紙上,看了侯衛東好幾眼,疑惑地道:“你是青林鎮的,怎么以前沒有見過你?”

    “我叫侯衛東,是今年才到青林鎮工作,駐青林工作組?!?br />
    看侯衛東的形象,劉維以為他是分到青林鎮的大學生,可是聽說是駐青林工作組,就道:“工作組的,才退伍回來的?”侯衛東就含糊地道:“是的,才分來?!?br />
    劉工程師又把眼鏡戴上,取過筆,又開始忙了起為,把侯衛東晾在一邊。

    “劉工,我們準備修通下青林到上青林的公路,這條公路關系到上青林七千多人,請劉工?!?br />
    話沒有說完,劉工就不客氣地打斷道:“地質勘察是我請人做的,已經將錢付了,一萬二千元,是我私人墊付的,把這筆錢拿了,我就可以考慮給圖紙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把面部表情變得格外誠懇,“錢一定會付的,請劉工相信,只是財政現在緊張,明年一定付?!?br />
    劉工根本不為所動,“侯衛東,你擔任什么職務,話說有用嗎?”他不等侯衛東回答,收了收圖紙,道:“我有事,要先出去,下次來要圖紙,最好把錢帶上?!闭f到這,桌上電話鈴聲響了起來,劉工接了電話,連聲道:“吳局,我馬上下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見劉工作勢要走,急道:“劉工,你別走,我們再商量商量?!?br />
    “侯衛東,你的心情我理解,可是你也要理解我,當初為了支持上青林鎮建設,原本應該收七萬五千元,這是部頒標準,我只收了兩萬元,等于義務做工,這點錢,當初和高鄉長、秦鎮長都說好了,不知道為何遲遲不付這錢?!?br />
    劉工站在門口,道:“對不起,我要出去了?!?br />
    “侯衛東,這不關你的事情,我也對你沒有意見,只是這事做得實在不地道,你回去給秦鎮長說,劉維是講義氣的人,可是也不能太虧我,更不能因為你們內部的原因,把我的錢拖起?!?br />
    劉維來到樓下,一輛小汽車已經發動了,劉工上了小車,一溜煙就不見了,把侯衛東一人丟在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侯衛東滿臉尷尬,內心更是失望,就在交通局門口楞了半天。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了一會,他來到了一個小館子里,炒了一份青椒肉絲,煮了一個湯,吃了兩碗干飯,心情這才漸漸平復。

    “不能就這樣放棄?!焙钚l東不斷地給自己打氣,在街道上轉了一個多小時,又在書店看了一會書,混到了二點鐘,他來到了一個公用電話亭,試著給劉工辦公室打了一個電話。

    劉工不在,辦公室其他人接了電話。

    得知劉工三點過就要回來開會,侯衛東立刻給高鄉長打了一個電話,將情況說了一遍,高鄉長的回答很有些無奈,“劉工說的是實話,當初我在上青林鄉時,答應過他開工就付錢,可是圖紙剛剛畫好,上、下青林就合并了,這事就拖了下來?!?br />
    “高鄉長,劉工說先付一萬二千元,就可以給圖紙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嘆息道:“鎮里面財政很緊,又沒有修路的積極性,這一萬二千元恐怕也不好拿,再說,秦鎮長把話已經封死了,明年以獎代補進行考慮?!?br />
    掛了電話,侯衛東半天都沒有回過神來,他又給粟鎮長辦公室打了一個,粟鎮長態度很好,說了些鼓勵的話,可是說到錢,也表示無能為力。

    抱著最后希望,侯衛東又來到了交通局,等到四點鐘,劉維才坐著小車回到辦公室,在辦公室看見侯衛東,劉維有些吃驚,他看到辦公室還有其他同志,就輕聲道:“侯衛東,我給你說一件事情?!?br />
    到了樓下無人處,劉維就道:“錢拿來沒有?”得到否定回答,劉維就道:“畫公路圖紙,是我接的私活,我畫圖,掛的是其他人的名義,這二萬元錢,掛名的工程師還要收二千元,所以說,我累了幾個月,也收不到幾個錢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實在沒有更好的理由,就道:“鎮里面成立了修路領導小組,以粟鎮長為組長,我來具體跑路,秦鎮長答應明年財政輕松以后,就撥一部分錢過來,堂堂青林政府,不會差劉工的錢?!?br />
    劉工與鄉鎮一把手打交道多年,太熟悉這些鄉鎮一把手的作風,道:“既然沒有錢,路就根本修不起,小侯,你才從軍隊到地方工作,不知道地方工作的復雜性,如果明年秦鎮長調走了,我又找誰拿錢,還有,你以后不要到辦公室來找我,免得影響不好?!?br />
    磨了半天嘴皮,也沒有結果,侯衛東也只有失望地離開了交通局,他有些灰心地想:“難道我真是異想天開?!?br />
    在繁華的步行街走了一圈,人群熱鬧,侯衛東卻如走在冷清的沙漠之中,他還是忍不住給家里打了一個電話。

    電話另一頭,劉光芬聽說侯衛東要借錢去付圖紙錢,立刻道:“幺兒,公家的事,沒有私人出錢的道理,而且你又沒有一官半職,犯不著做這樣的傻事?!彼謿鉀_沖地道:“晚上你爸爸回來,我給他說,想辦法找熟人,調到益楊公安局去,聽說青林鎮是個山溝溝,就不在哪里呆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好說歹說,劉光芬心痛幺兒,還是答應借五千塊錢,有了母親的支持,步行街的燈光也就明亮了許多。胡亂地吃了一些東西,侯衛東就準備到沙州學院的招待所去住。

    還沒有走到車站,就傳來一聲招呼。

    一身紅裙的段英從商店出來,高興地道:“侯衛東,真巧?!眱扇撕蚜藥拙?,段英抬手看了看表,道:“回學院的車十點鐘收班,還早得很,這樣,我請你跳舞?!?br />
    在學院的舞廳里,侯衛東也和段英一起跳過舞,聽到她的建議,稍稍猶豫了一會,就爽快地答應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跳舞而已,沒有什么大不了?!痹谶M入舞廳的時候,侯衛東再次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舞廳人很多,段英站在侯衛東身邊,道:“這是青林最好的舞廳,音響好,燈光也好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五十一章 修路的瘋子(四) 下一篇:第五十三章 修路的瘋子(六)

银航娱乐平台 内蒙快3怎么下载 爱玩斗牛破解版 南昌麻将怎么打 推倒胡 开心麻将游戏 吉林麻将抓牌顺序 丫丫湖南麻将最新版本 百家乐平注法 北京快3下载安装 彩票深圳风采开奖时间 69棋牌平台 豆豆江苏麻将下载 贵阳微乐麻将规则 二肖二码今年大公开 北京快3开奖结果 深圳风采开奖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