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現實就是一張網,身在其中,越是掙扎就越緊。

    送走了蔣書記,高鄉長就緊緊地握住了侯衛東的手,道:“以后你就是工作組副組長了,工作一個月不到,就當了副組長,侯大學前途無量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苦笑道:“我剛從學校畢業,什么事都不懂,讓我當這個副組長,壓力太大了?!彼炖镎f得好聽,心里卻道:“不知道這是那個王八的主意,把我掛在山上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是毫無反抗能力的新兵,在青林政府領導面前,不過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人物,此時人在屋檐下,怎能不低頭,侯衛東只得咬碎牙齒往肚子里吞,快樂地接受了這個安排,當然,不快樂是不行的,侯衛東可不愿意一邊做事一邊發牢騷,這種做法叫做割卵子敬神,卵子被割掉了,神也得罪了。

    李勇是駐村干部,他把侯衛東帶到了獨石村,獨石村也算是和侯衛東有緣,侯衛東兩次下村,都是到的獨石村,村里面對新來的駐村干部也很是重視,村委會、支部一班人基本到齊,支書秦大江、村委會主任江上山、以及文書陳達川、民兵連長兼團支部書記楊柄剛、婦女主任朱姚芬,加上工作組組長高鄉長,剛剛坐了一座人,這一次沒有到上青林老場鎮的大館子,而是在秦大江家里,一個背*著山林,前面是魚塘的風水之地,殺了土雞,捉了魚,倒上自泡的蛇酒,舉行家宴。

    劃拳、喝酒,粗話,讓家宴熱熱鬧鬧,不知不覺中,十斤一罐的蛇酒被一掃而空,李勇、江上山、陳達川、楊柄剛都喝得坐不穩了,側門的簡易廁所里,除了臭味,更一股刺鼻的酒味,,楊柄剛則被抬到了床上,床邊放了一個盆子,讓他盡情的吐,桌子,高鄉長則主動退出了戰場。

    秦大江脫了上衣,露出壯實的上身,他滿臉通紅,道:“侯小伙,好兄弟,再喝一杯?!彼依锼玫谋铀追Q為“良種杯”,比普通的杯子大上兩圈,一杯就有一兩。

    婦女主任朱姚芬是一位典型的農村婦女,她酒量向來很好,可是這種喝法,在村里也少見,她見到侯衛東雙臉發青,知他已經過量了,就勸道:“秦書記,侯大學,就喝最后一杯了,吃點菜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瞪起牛眼,道:“朱姚芬,侯大學是我們村里的駐村干部,你必須再和侯大學喝三杯,別讓他說我們獨石村無人,連一個學生娃也搞不定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心中原本就郁悶,聽到了秦大江的說法,頓時心中鬼火涌起,道:“秦書記,我先和你喝三杯,敢不敢喝?!?br />
    秦大江也是強弩之末了,望著滿滿的三杯酒,他猶豫了片刻,道:“朱姚芬是婦女主任,在獨石村工作很多年了,是老前輩,你先和他喝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酒勁上涌,理智少了許多,犟頭犟腦地道:“這三杯酒喝了,我再和朱姚芬喝?!彼e起酒杯,道:“不喝是屁眼蟲?!毖鲱^就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秦大江臉上掛不住了,也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喝完三杯,侯衛東只覺肚中一片翻江倒海,就如火山爆發一樣,一股火流就朝嘴里沖了過來,他連忙用手捂住嘴,將污物堵在了嘴里。

    哇,秦書記和侯衛東同樣的遭遇,污物如瀑布一般,直接噴到了桌子上,朱姚芬只覺胃里一陣發酸,她連忙朝屋外跑去。

    侯衛東到底沒有忍住,他蹲在地上,在桌子旁吐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醒來之時,已是滿天星斗。

    侯衛東昏頭昏腦地坐在床上,半天沒有反應過來身處何處,摸著黑走到喝酒的堂屋,點著一盞昏暗的燈光,秦家堂客正坐在桌前打瞌睡。

    “侯干部,你醒了?!鼻丶姨每驼酒饋?,“你們今天喝好多,秦大江現在還沒有睡醒,我給你們兩人煮了一鍋紅苕稀飯,快來喝?!焙钚l東此時頭欲炸開一般,肚子里面的東西早就吐得差不多了,不好意思地道:“給你添麻煩了?!?br />
    秦家屋里堂客就道:“這有啥子嘛,快喝,紅苕稀飯養胃,秦大江每次喝醉了,都要喝紅苕稀飯?!彼蛄艘粋€哈欠道:“吃了稀飯,就去睡?!?br />
    第二天,侯衛東就被狗叫聲驚醒了,天末大亮,目光所及,薄霧中一片水田,遠處,就是隱隱的樹木,他走到水塘邊,見秦家堂客從豬圈出來,就主動招呼道:“這么早就起來了?!?br />
    如何稱呼秦家屋里堂客,是一個問題,叫姐,可是她年齡四十多了,相貌看起來至少有五十歲,叫阿姨,秦書記又和他稱兄道弟,這樣叫又亂了輩分,侯衛東想了想,覺得還是叫嫂子比較好。

    就主動道:“嫂子,怎么沒有見到小孩?!?br />
    秦家屋里堂客道:“我有三個小孩,二個兒娃子,一個女娃,都到廣東去打工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不由得想起了何紅富的話,隨口道:“上青林山沒有公路,真是制約發展?!?br />
    “前幾年上青林鄉還想著修路,現在看來更沒有希望了?!鼻卮蠼t腫著眼睛走了出來,“青林鎮發展重點在下青林鄉,修路,盼了好多年,我也沒有信心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心中一動,“我是青林工作組副組長,若是能組織起來把路修好,說不定能引起領導的重視?!本偷溃骸扒貢?,俗話說,無路不富,上青林的發展太慢了,就和八十年代初沒有什么區別,我看癥結就在這公路上?!?br />
    秦書記站在魚塘邊,隨手扯了一把草,丟在水中,道:“上青林山上資源很是豐富,一是茶葉,二是石頭,三是煤炭?!?br />
    青林茶葉很有名氣,煤炭也好理解,石頭是怎么一回事情,他就不太明白,問道:“什么石頭?”

    秦書記指了指一處山坡,道:“青林山上有很多石頭,硬度很高,以前我接待過地質隊的,他們說這些石頭可以燒石灰,也可以制造水泥,還可以用來做鋪路的碎石,就是因為沒有通公路,石頭就成了廢物?!?br />
    他用腳跺了跺,道:“下青林有許多煤窯,挖出了煤質量好,價錢也買得高,上青林不少地方也挖得出煤,只是沒有公路,沒有人愿意開礦?!?br />
    “既然是一座寶山,為什么不把路修通?”

    “上青林鄉是小鄉,只有七千多人,鄉政府哪里來錢修路,前年上青林鄉準備提20個積累工,10個義務工,并向縣政府爭取一點資金,準備將上山公路修通,公路都勘測好了,正準備開工,縣政府就讓上青林鄉和下青林鄉合并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脫口而出,“既然這樣,我們干脆就組織起來,把公路修通?!?br />
    秦書記搖頭道:“侯大學不了解情況,修條公路復雜得很,人力不說,還要炸藥,不是一件小事,沒有政府來組織,根本完不成這個任務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不知修公路的艱苦,又是初生牛犢不怕虎,更為了弄點實績出來,急切地道:“事在人為,當年紅旗渠比這修公路更難,還是愚公也能移山,我們七千人的上青林,就不能修一條路?!?br />
    “你當真想修路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在何紅富家里,我就有這個想法,何紅富雖然說是歪歪道理,可是歪歪道理也是理,他就說,如果修路,他就愿意交錢,看來上青林群眾都有這個想法?!焙钚l東兩眼冒光,熱情洋溢地道。

    秦書記見侯衛東真想修路,雖然不抱多少希望,還是死馬當成活馬醫,將幾年來為了修路發生的事情簡要地介紹了一遍。

上一篇:第四十六章 到底為什么(八) 下一篇:第四十八章 修路的瘋子(一)

银航娱乐平台 能和微信好友玩的麻将 天津时时彩官网开奖 云南十一选五开结果 白小姐开奖查询 ewin棋牌网页登录 龙江微乐麻将 活塞vs火箭12月22日 上海11选五500期走势图 江苏快三彩票app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单选 手机真钱赌场 正宗上海麻将敲麻 星悦内蒙麻将一口香 准确一期一码 彩票双色球规则玩法 金沙棋牌游戏平台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