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在何家院子眾人的漫罵之下,在尹小紅惡毒的詛咒之下,粟鎮長還是將谷子和豬兒牽到了青林老場鎮,谷子就放在了底樓的一間空辦公室里,豬兒就讓伙食團原有的豬圈里喂著。

    伙食團團長兼團員池銘滿心不愿意,對粟鎮長道:“我沒有喂過豬,這條肥豬養在這里,只有被餓死?!彼阪傞L也不生氣,道:“上青林場鎮,誰家不會養豬,伙食團養豬更是方便,別推了,就暫時放在伙食團,等幾天,我會讓人來處理?!?br />
    在會議室,農辦田主任、農經站黃站長、獨石村秦書記、江主任就坐在一起打牌,最近在沙州流行打雙摳,兩幅牌,四個人各分兩組對打,侯衛東、李勇就站在一邊看他們打。

    秦書記興致很高,他打了一把好牌,摳了對方的底,分數翻了一番,大笑道:“侯大學,上一次到獨石村來,沒有請你喝酒,今天就由獨石村做東,給侯大學接風?!?br />
    李勇道:“我已經安排好了,還是老地方?!?br />
    江主任抬頭看著侯衛東道:“侯大學駐村沒有?”

    駐村是鎮政府的一項工作制度,也就是將鎮政府派駐到各村幫助工作的干部,簡稱駐村干部,獨石村的駐村干部就是李勇。

    侯衛東在心中自嘲道:“以前有一部電影叫做被《被愛情遺忘的角落》,現在我是被工作遺忘的干部?!笨墒窃谶@種場合下,侯衛東也不愿意說怪話,笑道:“我才到青林老場鎮,正在熟悉工作,領導還沒有安排駐村?!?br />
    江主任手上一把爛牌,他一邊打一邊與侯衛東聊天,“熟悉工作,你坐在辦公室怎么能夠熟悉工作,農村干部就是田坎干部,只有走田坎,才能把工作做好,不如這樣,等會我去跟粟鎮長說說,讓你到獨石村來駐村,我和秦書記雙手歡迎?!鼻貢浺驳溃骸昂畲髮W辦事情可以,就和轉業干部差不多,你和李勇駐到我們村里來,肯定能將村里的工作搞好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心道:“秦鎮長答應調我到計生辦去,如果在獨石村駐村,就得經常到上青林山,爬坡上坎,累得慌?!本臀竦氐溃骸邦I導沒有發話,我想到駐石村也不得行?!?br />
    江主任積極地道:“哪還不容易,粟鎮長到高鄉長家里去了,等吃飯的時候,我去給他說?!?br />
    打了幾輪,粟鎮長就和高鄉長走了下來,粟鎮長道:“秦書記,早點吃飯,今天下午還要開黨政聯席會?!?br />
    今天成功整治了拖欠大戶何紅富,粟鎮長心情明顯不錯,在酒桌上頻頻出擊,眾人喝跑以后,就和膀大腰圓的秦書記較量起了酒勁,一個是大塊頭,一個是小個子,但是到了最后,兩人一個是虎,一個是熊,誰都占不了便宜,粟鎮長想著下午要開會,就主動罷戰。

    吃飯前,李勇就主動約黃站長和田主任打牌,喝過酒以后,黃站長就提出要檢查白春城的工作,就和農辦田主任留了下來。

    粟鎮長獨自一人下山。

    他出門之時,手不自覺得扶了一下墻壁,侯衛東觀察到這個細節,見黃站長和田主任朝農經站走去,就跟著粟鎮長和高鄉長向著小院走,隨后又跟到了楊新春家里買了三瓶礦泉水。

    高鄉長狠狠地喝了一口,道:“侯大學,粟鎮長要下山開黨政聯席會,喝得有些多了,你就陪著他下去,記住,一定要安全送到?!?br />
    雖然是第一次和粟鎮長接觸,可是他對粟鎮長的印象卻很好,立刻滿口答應道:“高鄉長放心,我一定將粟鎮長安全送到?!彼阪傞L聽說侯衛東送他下山,再三推辭,可是在高鄉長的堅持之下,粟鎮長還是同意讓侯衛東陪一段。

    到了小道,山風一吹,原本沒有多少醉意的粟鎮長就突然蹲了下來,對著一顆可憐巴巴的小樹開始吐了起來,中午喝得是凍啤酒,粟鎮長個子小肚量大,這一吐居然是極為夸張的一堆,侯衛東看得即興心驚又好笑。

    路邊小樹,憑空得了一大堆肥料,想必來年肯定會長格外旺盛。

    粟鎮長就坐在路亂邊一塊青石上,對侯衛東道:“小侯,找點土,把那一攤子埋了,讓過往的人看到,又要罵共產常腐敗?!笨粗钚l東處理了污物,又道:“我們歇歇再走?!?br />
    “今天我們去挑糧食,牽肥豬,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侯衛東沒有想到才吐過的粟鎮長會突然問起這樣的問題,有些意外,想了想,才道:“我想這也是工作需要吧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大吐了一通,頭腦舒服得多了,他笑了笑,道:“侯大學是政法專業,可能對鄉鎮財政這一塊不太熟悉?!?br />
    “確實不熟悉?!?br />
    “一般說來,鄉鎮財政總的收入可以分為三個大的部分,即預算內的財政收入、鄉鎮統籌收入和部門收費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看到侯衛東臉上神情,便詳細解釋起來:“預算內的財政收入是正規的稅收入帳的資金,以及上級返還和補助收入;鎮統籌資金是由鄉農經站入帳管理的資金收入,一般稱為“五項統籌”,統籌款是按人頭從農民攤派收取的,另外還有義務工和積累工;部門收費是行政或事業單位在提供服務時的有償性收費,如計生辦的收費,國土辦向土地開發商收取的服務費;學校向學生收取的雜費等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口才好,記性好,幾句話,就讓明白了大致情況,他暗自佩服,態度恭敬地道:“粟鎮長,喝水?!?br />
    “青林鎮是農業鎮,稅源不好,每年的財政收入只有一百三十多萬,而青林鎮政府由上、下青林鄉合并,干部數量多,有干、工一百一十多人,加上三所小所,一所中學,老師有二百多人,一百三十多萬只能是算是吃飯財政,而且捉襟見肘?!?br />
    他加強了語氣,“就是這個原因,鎮里對提留統籌以及計劃生育收費抓得很緊,這不是存心與老百姓過意不去,這些錢不收上來,政府根本無法運轉,這么多干部職工還等著吃飯,都要養一家人?!?br />
    對于鎮財政如何開支,侯衛東并沒有完全弄明白,他只是得出這樣一個概念:青林財政就是吃飯財政,不想辦法收錢,政府運轉就成問題。

    粟鎮長坐了一會,站起身來,道:“好,今天就不說了,什么時候有空,我們再好好聊一聊?!?br />
    “我酒已醒了,小侯就不必送我了,最多二十分鐘就到了,還要讓人送,真是笑話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爭了幾次,被粟鎮長堅決地拒絕了。粟鎮長走了一段,回頭看到侯衛東還站在山上,便對他揮了揮手,道:“太陽毒,你回去吧?!?br />
    等到侯衛東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,粟鎮長心道:“今天真是喝多了,廢話真多,不過,這個小伙子真是不錯,比起茍林來不知強上好多倍,歐陽軍雖然不錯,也還不如侯衛東?!?br />
    他又想到江主任的建議,暗道:“把侯衛東放在工作組,確實可惜了,這個小伙子工作幾年,就是鄉鎮工作的一把好手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沒有想到,就在聯席會上,趙書記和秦鎮長就為如何安置侯衛東的問題再次發生了爭論。

    在黨政聯席會上,秦鎮長提議將侯衛東調到計生辦,充實計生辦力量,而趙書記則認為上青林有三個村一個場鎮,工作組力量不夠,既然分了大學生來,就要到最需要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侯衛東只是一個小人物,他的去留只是一個引子,兩人積怨也不是一天兩天,當場就拍了桌子,兩個一把手意見不統一,分管組織的蔣副書記就提議暫時將侯衛東的問題放一放,不作調整,維持現狀。

    粟鎮長就提議讓侯衛東作為獨石村的駐村干部。

    結果,粟鎮長的建議得到了大部分班子成員的同意,趙書記和秦鎮長借著侯衛東的安置問題又掰了一次手腕,趙書記否決了秦鎮長的提議,略占上風。

上一篇:第四十四章 到底為什么(六) 下一篇:第四十六章 到底為什么(八)

银航娱乐平台 悠扬棋牌手机版下载 325捕鱼游戏平台下载 河北家乡棋牌麻将苹果下载 熊猫四川麻将电脑版 上海快3 体彩江苏7位数开奖时间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走势 网络棋牌中国象棋视频 76人vs热火 11选5破解计算公式 北京赛车官方开户平台 2019棋牌信誉平台 闲来贵州手机麻将官网 青铜步行者什么意思 吉林11选5中奖概率 河北快三基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