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會議室,依然是濃烈的煙霧。

    粟鎮長繼續道:“提留統籌費是鎮村兩級的重要收入,我們必須下大力氣解決好征收難的問題,一要切實做到在5%以內征收,并公開計算方法,以得到農戶的認可;二要細化征收辦法,對一些困難戶應通過群眾公評的方式準予緩交或減免。三要強化民主理財,落實財務公開辦法,定期公布提留統籌費的收支情況,接受群眾監督。四要對確有交付能力而拒繳的,采取必要的處罰措施,以推動征收工作的開展?!?br />
    說到這里,他一頓,道:“今天我們就是來采取處罰措施的,重點只收一戶,就是何家院子的何紅富,提留統籌他家去年沒有交,今天也沒有交,還四處散發這歪歪道理,不抓這個典型,獨石村的款項就無法收取?!?br />
    布置完任務,秦書記就道:“何紅富歪理特別多,你去給他做工作,他的理由還比你多幾條,這一次講道理沒有用,只有來硬的,他養了兩條豬,倉里還有谷子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道:“只牽一條豬,擔四挑谷子,我們還是要給何紅富留條年豬?!彼f完,看著侯衛東道:“這種事情,現在派出所不會出面,還是得依*我們自己,李勇負責牽豬,秦書記負責找幾個村干部挑谷子,不來點硬火,何紅富不會服軟的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一聽這個任務,心道:“怎么總是讓我干這種事情,看來都是勇敢惹得禍?!敝皇撬阪傞L把任務交待了,他也只好服從。

    粟鎮長就帶著一行人朝獨石村奔去,這一次到獨石村與前一次追計劃生育不一樣,追計劃生育就如夜襲陽明堡一般,是搞偷襲,此次追提留統籌則是大張旗鼓,使的是殺雞給獨猴看的計謀。

    來到了獨石村,不斷有村民問:“秦書記,你們到哪里去?”“江主任,過來喝口水?!薄敖魅?,我哪個事情要給好久解決?!?br />
    進了何家院子,看著院子里的村民,秦書記就道:“何紅富,在不在家?!背鰜硪粋€年輕女子,抱著一個小孩子,她相貌還不錯,站在門口,也不怵他們,道:“秦書記,何紅富不在?!鼻貢浀溃骸耙〖t,這是鎮里的粟鎮長,帶隊來收提留統籌,你去把他喊回來?!?br />
    尹小紅看了一眼粟鎮長,道:“何紅富到坡上去了,我一個婦道人家,做不了主,你們要找他,就在這里等一會?!苯魅魏顾芾?,他對尹小紅道:“小紅,快點出找何紅富,我們就在這里等他?!?br />
    尹小紅這才抱著小孩朝外走,走到一根田坎上,對著竹林喊道:“何紅富,當官的來了?!边^了一會,就見一個白白凈凈的年輕人走了回來,他道:“這些人真是沒有事干,又來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原來以為何紅富又是郭蠻子似的人物,誰知卻是一個白面書生型。何紅富回來之后,倒也沒有發蠻,將眾人都請進了屋里,粟鎮長談道理是一把好手,何紅富也頗有幾分辯才,很快,屋里就剩下他們兩人的爭論聲。

    “我先不說提留,就說統籌款,統籌款里有一項叫做鄉村道路建設費,這個錢就是用來修鄉村公路的,我們獨石村交了這么多年鄉村道路建設費,為什么上青林鄉目前一條公路都沒有?村里的一條小道,還是我們自費修的,若是修通了到上青林的公路,我立刻把拖欠的所有款項都交清?!?br />
    何紅富把一本小冊子拿出來,翻著項目與粟鎮長辯論。

    “上青林的公路肯定要修,鎮政府已經規劃了,這條路盤山而上,點點錢是擱不平的,我們正在爭取上級資金?!?br />
    何紅富翻了翻眼睛,道:“幾年前就講規劃了,現在還沒有動靜,反正我只認一條,公路還久開始動工,我就立刻交錢,現在讓我交錢不得行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反駁道:“統籌款如何使用,不是一個人說了算,要由鎮人民代表同意,更要統籌規劃,你這說是無理取鬧?!?br />
    “還有,村里用了多少錢,也要公布出來?!焙渭t富也不管村里的秦書記和江主任在場,又道:“我們交的提留,不是讓村里大吃大喝的,你們將村里的帳公布了,我就交提留?!?br />
    秦書記生氣地道:“何紅富,你不要張嘴亂說話,村里每一筆,都經得起檢驗,農經站黃站長也在這里,他們每年都要組織人查帳,你問他,獨石村的帳目那一年不是清清白白的?!?br />
    何紅富不屑地道:“農經站要查,查得出什么,帳早就做平了?!?br />
    在利益問題嚴重對立、沖突的時候,辯論無法解決問題,粟鎮長最后也認識到了這個問題,他道:“何紅富,有意見可以提,但是,拖欠的提留統籌一定要交?!?br />
    何紅富就道:“沒有把問題說清楚,我就是不交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黑著臉,道:“相關手續你都拿到了,我們是先禮后兵,今天不交錢,我們就挑谷子,牽豬兒?!?br />
    何紅富暴跳如雷,道:“你們是共產黨的干部,宗旨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,什么時候變成土匪了?!彼略陂T口,道:“你們今天敢挑谷子,我就到北京去上訪?!?br />
    粟鎮長一副公事公辦的口氣道:“我是按照政策和鎮人代會制定的標準在收,你隨便到哪里去告,我都不怕?!闭f到這,他不再和何紅富糾纏,吼道:“愣著干什么,挑谷子,牽豬兒?!彼謱钚l東和李勇使了一個眼色,道:“大家各人做好各人的事情,不要著急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和李勇按照事前的布置,早就有意無意地*近了何紅富,聽到粟鎮長的命令,便來到何紅富面前,李勇認識何紅富,勸道:“富娃,皇糧國稅,自古就要交,你拖得過一年,拖不過兩年,還是交了,免得豬兒被牽走?!?br />
    何紅富眼睛就四處看。

    侯衛東見他的樣子不對勁,就道:“不要亂來,好漢不吃眼前虧?!焙渭t富就要朝里屋走,侯衛東搶先一步,將他堵住,何紅富推了侯衛東胸口一把,沒有推動,侯衛東就抓住他的手,兩人較了一會勁,何紅富無法甩開侯衛東,又被李勇抓住另一只手,住屋里沖又被兩個堵得嚴實,何紅富是高中生,考大學只差幾分,是村里的高學歷,見對方人多勢眾,他也就沒有莽撞,沖了幾次,見沖不進去,就氣得在門外直喘粗氣。

    其他人就進屋去挑谷子,肥豬在圈里不停地叫著,尹小紅見家里谷子被挑了出來,立刻哭鬧起來,“抓強盜,強盜大白天搶人了?!?br />
    何家院子是一個大院子,住了七家人,都姓何,聽到尹小紅的吵鬧聲,他們都圍了過來。

    粟鎮長就大聲地道:“我是鎮政府的,在執行公務,何紅富拖欠了兩年提留統籌,大家說,皇糧國稅該不該交?!币〖t抱著孩子,沖到粟鎮長面前,吼道:“我家糧食和農業稅交了的,這才是皇糧國稅,提留統籌算什么皇糧國稅,都是拿去被狗吃了?!?br />
    秦書記聽了句話,心里就不舒服,道:“尹小紅,你怎么這樣說,你爸爸當年也當過大隊會計,他也是狗,你就是狗崽子?!?br />
    院子里的何姓眾人,有的出言幫著何紅富,有的就抄著手看熱鬧,小孩子則不管三七二十一,高興地跑來跑去,一時之間,院子里人吵雞飛豬哼狗跳,好不熱鬧。

    四挑谷子被挑了出來,肥豬也從圈里被牽了出來,粟鎮長就道:“谷子和肥豬要被牽到鎮政府去,給你兩天時間,若是到時不交提留統籌,就把谷子和肥豬賣了充抵提留統籌,價格也不虧你,就按照市價來賣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四十三章 到底為什么(五) 下一篇:第四十五章 到底為什么(七)

银航娱乐平台 mg摆脱豪华版放分时间 云南快乐10分中奖规则金额 江西多乐彩下载安装 东北麻将怎么算账 最新捕鱼平台注册送分 极速时时彩怎么选号 上海快3怎么玩的 浙江体育彩票20选5走势图 325棋牌官方网下载 大众麻将的技巧 麻将赢红包提现 微乐麻将怀疑开挂怎么查 江苏快3势图快3开奖走 黑龙江p62走势图30期 星城汇娱乐 上下分的棋牌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