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沙州人對益楊有一種從內心深處的輕視,何會計眼中稍縱即逝的驚疑和不解,還是被侯衛東敏銳地感覺到了,這讓他心里很不舒服,心道:“公園的會計有什么了不起,等以后混出個人模狗樣,再來看你的嘴臉?!?br />
    沙州公園曾是嶺河省頗有名氣的公園,只是隨著省會城市建設怕加速,沙州公園就漸漸沒落了,不過,做為老公園,它的底氣還是頗為厚實,進了公園,就看見許多高大的樹木,還有許多剪裁得很是精致的大小造型花木。

    走了這一段路,兩人客氣感這才消除了,小佳鼻尖微微有些出汗,緊緊*著侯衛東,她很興奮,不停地講著工作以后的各方面情況,讓侯衛東插不上嘴??粗笥覠o人,侯衛東就摟著小佳的腰,隔著薄薄的裙子,他的手掌能感到小佳腰間肌膚的細膩和熱度。

    兩人在沙州學院相戀三年多,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躲躲藏藏中渡過,對于尋找合適的地形十分在行,走了一段,他們就尋到了一處合適的地點,這種地點必須滿足三個條件,一是當事人的視線必須要開闊,這是前提條件,不能發現其他人,就算是藏得再好,自己也很被動,二是自己后背一片最好是圍墻、山巖、建筑物等阻礙物,這樣就不會有人從背后出現,三是就是隱藏條件要好。

    找到了這個地點以后,侯衛東和小佳就緊緊的抱在了一起,小佳就要親吻過來,侯衛東有些尷尬地道:“晚上和早上都沒有刷牙?!毙〖押苤v衛生,就停止的進攻,她使勁地掐了侯衛東一把,道:“討厭,為什么在旅館里不刷牙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苦笑道:“沙州開糧酒交易會,所有旅館都住滿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昨天晚上在什么地方睡覺?”

    簡約地講了昨晚的經歷,小佳眼睛有些濕潤,關切地問道:“你困不困,若困就*在我身上睡一會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意味深長地笑道:“這個時候睡覺,就真是暴斂天物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壞?!毙〖延制撕钚l東一把。

    兩人就是干柴和烈火,環境稍稍適宜就會被點燃,侯衛東和小佳緊緊擁抱在一起,過了一會,小佳就轉地身,用背*著侯衛東,這是兩人在沙州學院里熟悉的姿勢,侯衛東雙手從小佳襯衫里伸進去,將其乳罩解開,就握住了小佳挺立的雙峰。

    鴛夢再溫,兩人都格外激動,只是在光天化日之下,公園又在園管處的勢力范圍內,兩人都盡量地克制著自己,侯衛東最終還是在小佳手上一泄如注。

    激情過后,兩人就坐在公園的陰涼處聊天,談彼此工作經歷,也談遇到的困境。

    “我把你的情況給金玲俐說了,她認為在青林山上,你隔書記和鎮長這么遠,無論做得再好,他們都不知道,干了等于白干,你還是要想辦法回到青林政府去?!?br />
    金玲俐是張小佳高中最好的朋友,她沒有考上大學,就在煙草公司上了班,工作幾年來,在小佳面前,儼然就是一個老江湖了。

    “計生辦黃主任有意將我調到計生辦去,秦鎮長已經同意了,應該沒有多大問題?!焙钚l東見張小佳頭發微微邊緣有些卷曲,用手摸了摸,道:“頭發燙過?!?br />
    “好看嗎?”

    “我還是覺得以前的直發好看一些?!?br />
    “嗯,你不懂,現在沙州市最流行這種小卷發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在心中暗道:“在青林山上,抬頭望明月,低頭看大嬸,流行已經離我很遠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爸爸、媽媽態度好些沒有?”

    說到爸爸和媽媽,張小佳臉色就暗淡了下來,她道:“他們還是老樣子,時不時敲打我,他們心里知道我們還在來往,只是拿不到把柄,規定我晚上必須九點鐘回去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想起陳慶蓉難看的臉色,暗中嘆息一聲,他握著小佳的手,道:“小佳,你要相信我,給我些時間,我一定會做出成績,讓你爸爸和媽媽相信我?!彼睦锍林?,卻故意開心地揮了揮手,“胡漢三肯定很殺回沙州的,我們要有信心?!?br />
    小佳看著侯衛東堅毅的神情,也就堅定了許多,分手這一個多月的時間來,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,她對兩人的愛情歸宿也有著莫名的灰心,沙州和益楊,在現實中,確實是一個難以逾越的鴻溝,就如王母娘娘制造的天河一般寬闊。

    當頭*在侯衛東的肩膀之時,小佳仿佛又回到了重前,自信心也重新找了回來,她握著侯衛東的手,道:“我相信你?!?br />
    在公園里呆到二點,侯衛東和小佳才出去吃了午飯,隨后,就在沙州四處尋找旅館,結果和昨夜一樣,沙州所有賓館、旅店都人滿為患,小佳想起交游廣闊的金玲俐,就給她打了一個電話,問她有沒有辦法。電話接通以后,小佳簡單說了幾句,啐了一口,道:“胡說八道?!庇旨t著臉,道:“謝謝了?!?br />
    掛了電話,侯衛東見小佳即高興又羞澀,問道:“晚上的住房解決了嗎?”“金玲俐的哥哥到云南出差,要一個月才回來,他有一套房子,鑰匙交給了金玲俐,今天就讓給你住?!?br />
    看到小佳紅樸樸的臉蛋,侯衛東自然聞弦歌而知雅意,他的小兄弟不爭氣地就豎了起來,心口也“蹦、蹦”地跳得歷害,兩人心照不宣地去取鑰匙。

    一棟灰色的家屬樓,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孩子撐著小花傘,站在樹蔭下,看到大汗淋漓的兩人,女孩子臉上露出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侯衛東,久聞大名了,我是金玲俐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就笑道:“金玲俐這三個字,我寫得極熟了,今天終于見到名字的主人了?!焙钚l東給小佳寫信,總是寫上“金玲俐轉張小佳收”。金玲俐工作了幾年了,脖子上掛著一條精致的項鏈,衣服領子開得很低,雪白的乳溝很是刺眼。

    金玲俐是張小佳的閨中秘友,對于兩人的戀愛故事知之甚詳,今天也總算見到了故事的男主人公,她上下打量了一番侯衛東,這個男主人從相貌、氣質到談吐,都和張小佳甚是般配,只可惜在益楊工作,要不然也算得上白馬王子了。

    金玲俐對張小佳耳語了幾句,小佳看了侯衛東一眼,就紅著臉去打金玲俐,她們兩人鬧了一會,金玲俐就遞了一把鑰匙給小佳,轉身對侯衛東道:“太熱了,我要回家吹空調了,也不耽誤你們兩人的寶貴時間?!?br />
    金玲俐此舉,對于侯衛東來說,是真正意義上的雪中送炭,侯衛東說了兩句感謝的話,便目送著金玲俐進了門洞。

    兩人得了鑰匙,便不想在烈日下多呆一分鐘,侯衛東輕聲道:“我去買避孕套?!毙〖训溃骸安??!币矝]有說更多的理由。

    張小佳讀高中之時,曾經跟著金玲俐到過他哥哥的家,憑著記憶很順利地找到了住房。

    對于單身漢來說,這是一間頗為清爽的住戶,屋內有兩株盆景,據說很貴,需要精心管理,這也是金玲俐的哥哥將鑰匙交給她的主要原因,里面的設施也很全,除了冰箱、電視等日常家用電器以外,還有當時并不多見的空調。

    將防盜門反鎖,侯衛東就將小佳緊緊地抱在了懷里。

上一篇:第四十章 到底為什么(二) 下一篇:第四十二章 到底為什么(四)

银航娱乐平台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 《博彩绝技》 杰克棋牌提现未到账 福州麻将单机版下载 大众麻将规则胡法 01-25雷霆vs凯尔特人 宁夏十一选五玩法 江西快3杀号技巧 重庆快乐十分最快开奖一定牛 981游戏中心官方下载 闲来长沙麻将官网 十一选五黑龙江一定 深圳风采开奖历史查询 456棋牌游戏大厅安卓版 现金麻将可提现 棋牌 天天贵阳麻将仁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