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這是參加工作的第一個周末,小佳所在的園管所要去游長江,侯衛東就在星期六抽空回了一趟吳??h,由于沒有發工資,囊中羞澀,就找父母借了五百元錢,當然,侯衛東向父母借錢,向來是老虎借豬,有借無還。

    鄭光芬聽到了侯衛東的情況,就催著侯永貴去益楊找關系,說催了三次,把侯永貴說煩了,道:“我又沒有在益楊工作過,去找誰,一切*自己,想當年我還不是自己硬干出來的,秦鎮長不是答應把侯衛東調下山,慢慢來,不用心急?!?br />
    “關系就象是存款,用一次便少一點,所以最好的朋友關系要用在最關鍵時期,另外,磨磨老三的傲氣,也是一件好事?!?br />
    劉光芬知道侯永貴的脾氣,嘴里抱怨了幾句,又覺得老頭子說得有理,也就暫時停止了嘮叨,在侯衛東返回青林前,她又悄悄塞給侯衛東一千元錢。

    星期天晚上,回到了上青林鄉,從益楊縣城回到了冷清清的小院子,侯衛東過了好一陣才重新適應山上的環境。這一次回吳??h,他帶了一些書,還有一個微型錄音機,不僅可以音樂磁帶,還可以收聽廣播,雖然在電視普及的九十年代初,收聽廣播有些土氣,可是有廣播總比沒有好。

    夜深人靜的時候,躺在床上,聽些暖暖的甚至曖昧的話題,或是安靜地聽上一段音樂,也算是對上青林生活的補充。不過,到了青林鄉的第二個星期,侯衛東心里有了盼頭。

    上一次為計生辦出了大力,計生辦黃主任承諾將其調到計生辦以后,從星期一到星期五,他天天滿心歡喜地等著調到計生辦去,誰知,調動就如害了不孕癥的女人肚子,天天盼著卻沒有一絲動靜,侯衛東遠在上青林,也沒有好友在青林政府,無法打聽內線消息,只有干著急,卻無法可施。

    滿心希望變成了失望,這五天,侯衛東無所事事,鉆研了五天人民日報,又將路遙的《平凡的世界》看了一遍,好在有了這本書,即能不斷地給侯衛東打氣,又能讓他消磨難耐的時光。

    到了星期五下午,想著在沙州的小佳,侯衛東在辦公室坐立不安,連《人民日報》也索然無味。

    侯衛東對工作組有了進一步了解,確實如池銘所言,上青林鄉和下青林鄉合并,總有一些人不好安排,成立工作組,其實就是變相地將部分不受歡迎的人安置在上青林鄉。

    工作組是真正的一盤散沙,整個青林工作組,只有侯衛東堅持在辦公室坐班,一來他家沒有在青林山上,在樓上坐著也無所事事,不如到辦公室看報紙;二來他也想在高鄉長面前留個好印象,鎮政府領導很少上青林山,趙書記和秦鎮長等領導對他的印象,實際上主要依據就是高鄉長的意見,高鄉長雖然離職了,侯衛東卻對高鄉長相當重視,這是一個間接決定侯衛東命運的人。

    下午三點多鐘,高鄉長來到底樓,看到侯衛東還一本正經地坐在辦公室里,他就拐了進來,問道:“侯大學,今天星期五,你回不回家?”

    侯衛東心中正如貓抓,表面卻甚為平靜,道:“我準備下了班就下山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寬厚地笑道:“侯大學,要回家就現在走,現在下山,山下還有客車,再晚了想走都走不了,今天是星期五,你不用在這里守著了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名為工作組長,但是工作組成員都屬于各個部門,各有各的事情,各有各的領導,他這個組長虛有其名,只是掛個名,重要活動牽個頭而已,憑著前些年的余威,工作組成員還是很尊敬他,不過畢竟人走茶涼,每個人內心的真實想法,哪只有鬼才知道。

    目前,工作組只有新毛頭侯衛東是真心實意地聽從高鄉長的安排,這讓高鄉長對侯衛東很是滿意:這個小伙子不僅守紀律,而且很勇敢,沒有知識分子的臭架子,和山下茍林完全是兩樣人。

    聽了高鄉長的安排,侯衛東還有些猶豫,高鄉長就催促道:“快走吧?!焙钚l東這才站了起來,道:“高鄉長,那我就先走一步了?!薄翱煨┳?,走晚了就沒有車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將短袖換成了T恤,裝作沉穩地向從高鄉長的視線消失,轉過彎,他就加快了腳步,走上了小道,想著能去見小佳,心情一陣激動,便順著小道一溜小跑,他以前田徑隊的同學到峨眉山旅行之時,曾經與同學們比賽,幾個血氣方剛的棒小伙子,不顧山勢,一口氣從山頂跑到了山下,這一次,從青林山往下跑,侯衛東也是如飛一般,從山頂跑了下來,到了山底,一看時間,下山居然只用了十六分鐘。

    等了半個小時,客車才慢悠悠地轉了過來,侯衛東早就心如火箭,只想一下就射到沙州去,與親愛的小佳見上一面。

    俗語說,心急吃不了熱豆腐,侯衛東坐在客車上,恨不得把司機踢到車下去,好不容易到了益楊縣城,此時火熱的太陽已變成了美麗的夕陽。

    好在還有一班十二點鐘的夜車開往沙州,這是益楊做生意的小老板們專用車,十二點出發,在客車上睡上一覺,到了沙州是早上三點過,休息一會,沙州最大的綜合批發市場就開市,小老板們多是賣衣服的,買上一包貨,就坐著這一班客車往回走,到了益楊縣城,也就是七點左右,擺上貨,商店就可以開門了。

    有了這班貨車,益楊縣的流行服飾始終跟上了沙州的步伐,比周邊的幾個縣明顯要快上幾個節拍。

    侯衛東就打定主意做這班客車,早上三點到沙州,他找個通宵錄相室坐了幾個小時,上午九點半,在沙州公園,這是侯衛東與小佳的約會地點。

    坐了客車,車費著實不便宜,滿車人都很熟悉,互相打著招呼,開些葷素搭配的玩笑,侯衛東不是這個圈子的人,他上了車,就閉上眼睛,開始睡覺。

    十二點,客車準時出發,在搖晃的客車上,侯衛東很快就睡著了,而且做了一個夢,夢中,他和小佳在夜色中,漫步在沙州學院的草叢中,最后還上了無名上山,正當情節漸漸進入高潮的時候,客車到了沙州市綜合批發市場。

    小老板們一轟而下,而侯衛東也就隨著他們下了車,這些小老板們都是熟門熟路,下車就到了一家夜攤上,喝了些湯水、鹵菜,慢慢地吃了起來,侯衛東站在夜色中,看著黑沉沉的天空和一排路燈,不知應該到何處去,他也就來到一家看上去冷清的夜攤點上,要了些鹵菜和啤酒,坐下來慢慢地喝。

    小老板在時,四周吵鬧連連,可是綜合市場門一開,他們一轟而散,把侯衛東一個丟在了小夜攤前,他反而不自在了,吃了一個多小說,原來想就在這里熬到天亮,可是從青林山上出發時算起,他已經在路上走了七個多小時,此時已困得不行。

    又坐了半個小時,夜攤老板們開始打掃戰場了,侯衛東也只得離開,他瞧見在批發市場正門對面,有一個檔次不低的賓館,就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沒有房間了?”得到了服務員的回答,侯衛東一臉的郁悶,正準備轉身離去。服務員又道:“老板,今天沙州所有的賓館都爆滿了,按摩房里還有床位,你可以做一套按摩,再睡一會,也就將就一晚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在車上之是時,隱隱聽到什么糖酒交易會,卻沒有想到居然會有這么大的動靜,沙州市所有的賓館居然都被占滿了,不過,提起按摩,侯衛東又想起了在沙州客車站的遭遇,心道:“天就快亮了,忍忍就過了?!?br />
    離開了賓館,侯衛東就一個人在市區里轉,沙州市這幾年經濟發展迅猛,城市建設也搞得不錯,一個人走到夜色中,有明亮的路燈相伴,倒也顯得不太寂寞。

    走了一會,他走到一座街心花園,見樹叢中中有一張椅子,就走了進去,坐在那里等待著天明。

上一篇:第三十八章 勇敢的名聲(十) 下一篇:第四十章 到底為什么(二)

银航娱乐平台 零点棋牌不开了吗 龙王捕鱼手机版 湖北11选五遗漏前三直一定牛 天津快乐十分钟摇奖器 1.3.7.15.31百家乐 黔友贵州麻将下载 天天捕鱼赢话费破解版无限金币 陕西十一选五任三连号遗漏 快乐十分选5个号最佳组合 赛车pk10开奖数据 山西麻将扣点点好友房 闲来贵阳捉鸡麻将 bwin娱乐城百家乐开户 广西快3专家预测大小 白小姐精选三肖期期准139 大富豪棋牌游戏大厅手机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