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計劃生育是基本國策!

    這句口號響遍全國,初出校門的侯衛東雖然初出校門,也對這句口號爛熟于心,從理論上,侯衛東堅決支持計劃生育,可是,當他們來到了郭蠻子家,出奇不意地將郭蠻子及兒媳婦堵在家里,郭蠻子的神情又讓他內心充滿了同情。

    “誰敢進來,我就砍死誰?”郭蠻子提著柴刀,站在院子里,死死地把門守住,他名為蠻子,其實身材并不高大,亂蓬蓬的頭發下有一雙兇狠的眼睛,這雙眼睛發著寒光,就如被獵人包圍的野獸。

    一個穿著黃色T恤的高大漢子上前勸道:“郭蠻子,把刀子放下,計劃生育是大政策,誰都不能違反,你這樣做要吃虧的?!?br />
    郭蠻子提著鋒利的柴刀,道:“秦書記,我家的情況你是知道的,不生兒子,郭家就絕種了,祖宗們會在地下罵我?!?br />
    秦書記平時和郭蠻子關系還不錯,耐心地勸道:“今天晁鎮長和計生辦的人都來了,肯定要把么妹子帶走,你家老三還沒有結婚,完全有可能生男孩,怎么就說郭家絕種了,你在這里出了事,以后在牢里頭,想抱孫子都抱不成?!?br />
    郭蠻子臉上有瞬間的猶豫,但是他很快就堅定了下來,吼道:“我大兒在廣東,他沒有回來,誰都不能將么妹子帶走,要進屋,從我身上踩過去?!?br />
    么妹子躲在豬圈里,用柴伙把自己遮住,聽見公公的吼聲,又是怕,又是慌,咬著牙不敢出聲。

    晁鎮長見村干部秦書記和江主任做了半天工作,而郭蠻子卻找了千般理由,死活不讓開,火氣往上沖,道:“郭蠻子,給你說了這么久道理,你都聽不進去,我們只有硬來了,你是郭蠻子,我是晁蠻子,今天就看看哪個更蠻?!?br />
    正在這時,門外傳來了喊叫聲,一個十六、七歲的少年和一個五十來歲的農村婦女急匆匆地跑了進來,少年手里提著一根扁擔,沖到院子里,狂吼:“誰敢上來,老子砍死他?!?br />
    晁鎮長大怒,道:“還反了天?!?br />
    他雖然還是青澀少年,體格卻比郭蠻子強壯得多,提著扁擔就向說話的晁鎮長打過去,晁鎮長對郭家老三很警惕起來,見他動手,慌忙向后退,扁擔帶著風聲,“啪”地打在了晁鎮長的手臂上,晁鎮長“哎喲”一聲,就向院子外跑去。

    秦書記見郭老三沖進來就動手,連忙沖上去,從身后將郭老三緊緊抱住,秦書記是石匠出身,有著一身蠻力,郭老二手臂被他抱住,絲毫動彈不得,郭老二吼道:“秦叔叔,放開我,打死這些狗日的?!?br />
    郭蠻子揮著柴刀,兇狠地叫喊著,卻被他老婆死死抱住腰,江主任在一旁急得直跺腳,結結巴巴地道:“郭、郭隊長,要不得,要不得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和侯衛東站在一起,他已將手銬取了出來,對侯衛東道:“奪刀,你管左手,我管右手?!焙钚l東緊張地點了點頭,心跳得“嘣、嘣”直響,趁著院子里一片混亂,沒有人注意他,和習昭勇一左一右向郭蠻子身側挪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上?!绷曊延潞傲艘宦?,就猛地向上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侯衛東一個箭步,雙手緊緊扭住了郭蠻子的左手,郭蠻子一甩手,差點將侯衛東雙手甩開,侯衛東人年輕,曾在田徑隊和散打隊訓練了幾年,手上力道也不小,較量了二、三個兩回,郭蠻子的手臂就被他扭住了。

    習昭勇也握住了郭蠻子的右手,他腿往前一*,絆住了郭蠻子的腿,一使勁,就將郭蠻子撲倒在地上,這一招是習昭勇在偵察部隊時所學的擒敵術,簡單實用,郭蠻子被習昭勇和侯衛東按在地上,拼命地掙扎,習昭勇利索地給郭蠻子套上了手銬,而且上的是反銬。

    雙手被銬上以后,習昭勇和侯衛東就放開了郭蠻子,郭蠻子的老婆將他拉起來,郭蠻子背著手銬,跳起腳地罵:“你們這些龜兒子,以后生了娃兒沒有屁眼,日死你媽喲?!?br />
    在豬圈里的么妹子聽見外面又是打鬧聲,又是叫罵聲,她低頭看著自己的微微鼓起來的肚皮,幾顆眼淚水掉了下來,她站起身,來到豬圈地窗戶邊,看到郭蠻子被手銬銬住了,秦書記又把郭老二抱住,知道這一關過不去了,她“哇”就哭出聲來,向門外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到么妹子站在門口,站在一旁的黃主任和段洪秀連忙上前,黃主任黑著臉道:“我是青林鎮計生辦的,么妹子,跟我們到計生辦去?!泵疵米涌薜溃骸翱刹豢砂押⒆恿粝聛?,我們去找錢來交?!?br />
    黃主任拒絕道:“我們搞計劃生育又不是為了收錢?!卞X洪秀在一旁勸道:“么妹子,沒得關系,又不痛?!?br />
    郭蠻子看到么妹子從屋里出來,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“嗚、嗚”地哭了起來,他一邊哭一邊道:“娃兒媽,把老三拉到屋頭去?!彼謱先藓鸬溃骸肮矣?,回屋頭去?!?br />
    等到局面控制了下來,晁鎮長這把從院子外面走進來,他手臂上有一條紅腫的扁擔印子,他走回到院子,就對郭蠻子道:“郭隊長,你也不要怪我,這都是政策,我們吃這碗飯,沒有屁眼法,以后等老三媳婦懷上娃兒的時候,計生辦帶她去檢查,是男的就留下來,是女的就提前打掉?!?br />
    郭蠻子昂著頭,道:“姓晁的,爬開,日死你媽?!标随傞L也沒有生氣,道:“希望你理解,這不是針對你們一家人,全鎮都是這么搞的?!?br />
    一行人帶著么妹子就朝山下走去,只準么妹子的婆子媽跟在身邊。

    到了上青林場鎮,侯衛東就想回院子,晁鎮長就道:“侯衛東,習昭勇,一起下山,山下還有事情?!?br />
    晁鎮長發話,侯衛東當然只有執行。習昭勇卻道:“我家里有事,請個假?!标随傞L半開玩笑半認真地道:“習公安,硬是請不動你了嗦,若是趙書記叫你,或者是江局長到了,恐怕你十分鐘就下山了?!绷曊延缕ばθ獠恍Φ氐溃骸澳鞘钱斎?,若是沙州公安局長來了,我就從青林山上跳下去,一分鐘就到派出所?!?br />
    晁鎮長見習昭勇不賣自己的帳,心中惱怒,可是派出所直屬公安局,鎮上沒有人事權和財權,派出所只聽一把手書記的話,連鎮長的面子也時常敢掃,他作為分管政法的副鎮長,更是對這些臉皮厚、嘴巴油、路子野、有小權的民警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除了派出所習昭勇,一行人就往山下走。

    攻克了難關,完成了工作任務,計生辦的黃主任、李輝、段洪秀等人神情就輕松了下來,特別是李輝,毫無顧忌地講起了葷色段子。

    看著神情悲傷的么妹子和他的婆子媽,侯衛東心中很是不忍,他明白計劃生育是國家的基本政策,也明白全國人口已呈爆炸式增長,若放任大家敞開肚子生,國家必然無法承受這么多的人口,他暗道:“當初若早聽馬寅初先生的忠告,也就不會釀成如此嚴重的后果?!?br />
    可是,作為當事人,他們想要兒子的愿望,合情理,合人性,讓人深為同情。

    大家與小家,整體與個人,如此尖銳沖突,而矛盾的焦點集中在鄉鎮干部身上。

    順著山道,很快就下了山,侯衛東等人跟著晁鎮長等人就走進了青林鎮政府,站在政府大院,晁鎮長看著段洪秀將么妹子帶到了計生辦的辦公室,便對大家道:“今天辛苦了,中午到何家館子吃飯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三十五章 勇敢的名聲(七) 下一篇:第三十七章 勇敢的名聲(九)

银航娱乐平台 天开眼美女麻将游戏 排列三大数据 内蒙古快3号码走势图 快乐双彩走势图 舟山体彩飞鱼中奖技巧 91千炮捕鱼棋牌游戏 辽宁省体育彩票11选5 山西快乐10分官网 秒速赛车投注技巧 南昌麻将的玩法 广东十一选五任选二 澳门三合信息图库资料 舟山飞鱼200期开奖号 亲朋棋牌手机版捕鱼3d 奕乐贵州麻将下载 开拓者vs公牛历史战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