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侯衛東接著道:“不是益楊公安局,是吳??h公安局?!?br />
    “吳??h公安局?姓侯?”秦所長有些意外,問道:“叫什么名字,我以前在局機關,與吳海公安局接觸頻繁,說不定認識你華爸爸和哥哥?”侯衛東解釋道:“我爸爸叫侯永貴,在派出所,哥哥叫侯衛國,在刑警隊?!?br />
    秦所長一拍侯衛東的肩膀,笑道:“沙州真是太小了,侯衛國我們是熟人了,每年都要來往四五次,你爸爸也認識,去年到吳??h辦案子,還見過你爸爸,一家人都是公安,難怪你膽子不小?!?br />
    鼻青臉腫的灰色背影被帶上了小路,正好遇到四、五個村民,一人認識李勇,就道:“李哥,你們干啥子?”李勇興高采烈地道:“捉到一個棒兒客?!?br />
    這一段時間棒兒客實在是討厭,村民們下山、上山總是提心吊膽,聽說捉住了棒兒客,村民們立刻將灰色背影圍住了,一個村民上前就踢了灰色背影一腳,罵道:“日死你媽?!被疑秤跋嗝差H為稚嫩,不過十八、九歲,此時已沒有了搶劫時的兇狠,看著憤怒的農民,眼里充滿了恐懼,身體也開始顫抖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要打了?!鼻厮L聲音不高,但是用的是命令語氣,這些農民雖然不認識他是誰,可是也看得出來他不是一般人,就退到了一邊,不敢動手,卻一陣亂罵。

    分手之時,滿臉胳腮胡子的李勇笑哈哈地道:“習昭勇下山辦案,中午不回來,我又節約了一頓?!彼麑钚l東道:“今天下午,到家里來打牌?!焙钚l東身上只有一百來塊錢,這可是吃飯、回家的錢,若是輸了如何了得。

    山下又走上來一個人,正是到下青林山來進貨的陳大姐,她手里提著一個裝滿了水的塑料袋,里面有兩條白鰱魚??吹胶钚l東,便道:“侯大學,今天中午到家里來吃飯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哭笑不得,上青林山老場鎮已有不少人喊他“侯大學”,看來這個綽號肯定在短時間內會跟著自己,誰讓山上沒有正兒八經的大學生。

    侯衛東沒有想通陳大姐請他吃飯的原因,正所謂無功不受祿,推脫道:“謝謝陳大姐,我還有事情?!标惔蠼慵钡溃骸拌F柄生交待了,今天中午一定要請你吃飯,我到山下把魚都買好了,你一定要來?!?br />
    鐵柄生正是青林小學的校長,李勇就是青林小學畢業的,素來尊重鐵校長,就道:“鐵校長桃李遍青林山,校長難得請客,侯衛東要去?!焙钚l東就有些不好意思地道:“那就麻煩陳大姐了?!标惔蠼阋娝饝?,很是高興,道:“十二點,我們在家等著?!?br />
    回到小院子,還沒有到十一點,侯衛東的肚子卻已被餓癟了,他拐到了姚瘦子的豆花館子,剛剛吃了一口,姚瘦子就端了一小盤鹵肥腸過來,道:“聽說是侯大學將那個棒兒客抓到起的,這一盤鹵肥腸我請客?!?br />
    幾個吃客就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了起來。侯衛東吃了一碗豆花,在眾人的議論聲中,回到了大院,他感覺一路行來,街道老百姓都是看著他,對他指指點點,當然,這或許也是錯覺。

    自從參加了一次協助公安的抓賊行動,侯衛東似乎覺得和這上青林場鎮就多了一分融和,坐在辦公室看報紙之時,孤寂感也就少了許多。十一點五十五分,他就朝著青林小學走去,順便在楊大姐哪里買了一瓶益楊大曲,作為串門禮物。

    益楊大曲和吳海紅是一個檔次的酒,都是五元錢一瓶的本地酒,價廉物美,在當地銷量極大。到了青林小學商店,小女孩已在門口等候,侯衛東一出現,小女孩就高興地道:“爸爸、媽媽,侯叔叔來了?!?br />
    從商店門口走出來一個中年人,這個人從穿著人和普通的青林人沒有多大區別,相貌也普通,可是侯衛東還是一眼就斷定這是青林小學的校長鐵柄生。侯衛東母親是劉光芬是小學老師,她母親人緣很好,常有小學校教師在家中吃飯,侯衛東因此對教師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侯衛東主動地道:“我是侯衛東,你是鐵校長吧?!辫F柄生穿著一件灰色的西服,西服有些偏大,套在他瘦瘦的身體上,顯得不怎么合身,他伸出手,握著侯衛東的手,使勁地搖了搖,親熱地道:“侯大學,上青林場鎮終于分來一個正牌的大學生,我代表青林小學歡迎你?!辫F柄生說這話時,臉上顯出了快活的神情。

    侯衛東一楞神間,也明白了這是鐵柄生的幽默,他沒有想到鐵校長會是這樣的性格,笑道:“鐵校長在門口來迎接我,折殺我了?!?br />
    走進了青林小學,侯衛東意外地發現這是小學綠樹成蔭,圍墻前是一排桂花樹,每根桂花樹都有近十厘米的直徑,校園內還有五六處花臺,是桂花、杜鵑等尋常的花木,學校建筑老舊,但是全校綠化率極高,又異常干凈,校園就如公園一樣,行走其間,令人心情愉悅,這個校園就和想象中鄉鎮小學大相徑庭。

    看了校園,侯衛東對鐵柄生的敬仰就如黃河之水滔滔不絕,說話間也就客氣了許多。

    教師宿舍就在校園后面,一排平房,平房與校舍一樣,顯得格外老舊,平房前是一個錯落有致的花園,憑空增添些景致,走進平房,就聽到屋后傳來一片鍋鏟相碰撞的聲音,不時傳出笑聲和各式香味。

    鐵柄生介紹道:“這棟平房是教師宿命,是老房子了,沒有廚房,學校就在后面給老師們搭了一道棚子,就當作廚房,為了解決燃料,學校弄了一個蜂窩煤廠,為老師提供蜂窩煤,老場鎮也都是用校辦廠的蜂窩煤?!?br />
    鐵柄生領著侯衛東來到后門處,只見后門外有一溜大棚子,就是自行車棚常用的棚子,每一家人后面都有一個碩大的峰窩煤爐子,是放三個峰窩煤的哪種,火力頗猛,七八家人,各種香味就在大棚子里飄來蕩去。

    一個戴著眼睛的中年老師就開玩笑道:“鐵校長,難怪今天煮魚,有客人嗦?!彼@么一說,所有正在炒菜做飯的老師都伸過頭來看侯衛東。鐵柄生大聲地介紹,“這是分到政府的正牌大學生,侯衛東,沙州學院政法系的,今天上午捉到那一個棒兒客,就是被侯大學最先抓住的?!?br />
    上青林和下青林就*著這一條小道連接,棒兒客在小道上猖獗,極大地影響了老師們的出行,他們大多數知道今天早上抓到了一個棒兒客,聽說是眼前這個大學生抓住的,都充滿了好奇。

    一個三十多歲的女教師是自來熟,笑著道:“侯衛東,有沒有女朋友,如果沒有,就讓鐵校長給你介紹一個,我們青林小學還有好幾個漂亮女老師?!?br />
    鐵柄生一揮手,道:“解家俊,沒有正經,去、去、去?!?br />
    解家俊就道:“人生大事是最正經不過的事情,鐵校長的說法有問題,若這個事情都不正經,人類就要滅亡了?!?br />
    解家俊提起了這個話題,頓時引起了老師們的興趣,大家你一言我一語,把當事人侯衛東弄得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隨著鐵柄生進了屋,陳大姐已經端了一盆魚上來,道:“來吃頓飯,還要提瓶酒,侯大學真是太客氣了?!?br />
    看著豐盛的午餐,侯衛東心道:“鐵校長無緣無故為什么要請我吃飯?”

上一篇:第三十二章 勇敢的名聲(四) 下一篇:第三十四章 勇敢的名聲(六)

银航娱乐平台 腾讯游戏QQ麻将 北京11选五走势图一 云南快乐10分中奖说明 彩票预测免费网页 天天乐棋牌app下载 美女麻将安卓软件 下载长春麻将 今日多乐彩走势图 蓝洞棋牌官方版安卓下载 闲来江西麻将作弊器 打麻将游戏 MG娱乐 新疆新 采11选5走势图 福彩15选5走势图表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 欢乐麻将怎么开不了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