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整整一個晚上,侯衛東都在想著早上的行動,他用的是小佳為他賣的漂亮電子表,走得準,又有鬧鐘功能,為了不誤事,就把時間定在了早上4:30,想著明天的行動,侯衛東就在一群重型轟炸機的轟鳴聲和撲天蓋地的蚊香中睡著了,早上鬧鈴響起的時候,身上被咬了一片紅疙瘩,屋子里則煙霧繚繞,死蚊子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吃了幾塊餅干,侯衛東帶著裝備,就匆匆來到底樓,將交給自己管理的會議室打開,過了一會,秦所長、習昭勇以及二個不認識的年輕人就走了進來,這幾個民警都沒有理睬侯衛東,坐在一起低聲說著什么,秦所長取出一把五四手機,檢查起來,他身邊站了一位走路一瘸一拐的人,想必就由他來辨認棒兒客。

    當所有人聚齊的以后,已是5:20,七月天空亮得早,天空與山頂之間隱隱有一條發亮的線。

    習昭勇和田大刀手里提著一根膠質警棍,李勇也是用了一根短棒,上面包著些破布條,侯衛東穿著膠鞋,提著搟面杖,滿臉嚴肅地跟在習昭勇后面。

    到了一個轉變的坡地,他們停了下來,藏在了旁邊的樹林里,只留下田飛躲在草叢中監視外面的情況,其他人就坐在一個土坎之下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三道拐?”侯衛東輕聲問旁邊的李勇。李勇一臉胳腮胡子,提著木棍,很有些剪徑好漢的氣質,他打了一個哈欠,道:“媽的,這么早就出來,覺都沒有睡好,等一會若是抓住了棒兒客,老子要狠狠地打他們一頓?!?br />
    十多人坐在土坎下,立刻享受到了無處不在的青林山蚊子的襲擊,他們不斷地伸手往空中扇,想把蚊子趕走,可是這些蚊子就如大有不達目的不罷休之勢,讓這些人煩不勝煩。

    李勇悄悄地對侯衛東道:“這兩天我手氣好得很,習昭勇拿了三個十,我拿了三個J,把他打得滿地找牙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心道:“難怪這兩天沒有瞧見習昭勇、白春城、田福深這些人,原來躲著打牌去了?!彼闷娴貑柕溃骸澳銈円话愦蚨啻??”

    “我們是無聊打著玩,不是賭錢,一般都是五元的轉底,三十元封頂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嚇了一跳,這種打法,一場下來肯定要輸好幾百,對于他這種才從學校畢業的菜鳥來說,實在打得太大了。

    李勇邀請道:“今天有空沒有,下午到我家里來,一起打牌?!焙钚l東身上只剩下百余元錢,那里敢跟他們打,連忙推脫道:“我不會打?!?br />
    “三張牌,簡單得很,一學就會,山上又沒有事情做,不打牌怎么混日子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心想:“我怎么能和你們一樣,我是為了前途才到青林山,豈能跟著你們一起鬼混,這純粹就是自毀前程?!钡沁@話不可便明說,笑道:“等有了錢再說吧?!?br />
    “九月一日就可以領工資了,你是八月來上班的,可以領兩個月的工資?!?br />
    這就是侯衛東暗自歡喜。

    兩人正說話,習昭勇走了過來,他對李勇道:“昨天一把牌贏了二百塊,今天中午請客?!?br />
    李勇豪爽地道:“沒有問題,今天中午,姚瘦子豆花館子?!绷曊延铝晳T性地斜著眼睛道:“姚瘦子的館子,撐死吃掉五十元錢,換個地方?!崩钣滦Φ溃骸吧锨嗔謭?,就數他的味道最好,要不然換個地方?!绷曊延码S意地甩了甩手中的警棍,道:“反正我們都到了三道拐,走不到幾步就下山,我們到下青林張家館子去吃?!?br />
    張家館子是下青林場鎮最大的館子,吃一桌輕松就要花一百元錢,李勇就舍不得了,道:“下午約好了要打牌,算了,就在姚瘦子那里吃,今天他弄了一籠肥腸,我們切起來下酒,吃了酒繼續打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急于下午報仇,也就沒有堅持下山,道:“好,中午就要姚瘦子哪里去整一桌,吃完了打牌,老子今天要報仇雪恨?!?br />
    七點鐘的時候,小道上陸續出現了行人經過的聲音,不過,沒有棒兒客出現的蛛絲馬跡。

    八點,守了三個多小時,在三道拐等候的眾人都疲憊不堪,紛紛向帶隊的習昭勇抱怨,習昭勇道:“秦所長沒有喊收隊,我們只有等著,要不然錯失良機,你們在趙書記面前也不好說?!?br />
    九點,太陽光已經射穿了叢林,照在了這一群士氣已墜的伏兵身上。

    突然,田大刀輕心輕腳地走了過來,臉色緊張地道:“六個年輕人從山上往上走,估計就是這一伙人?!绷曊延绿崞鹁?,輕聲音對李勇等人交待道:“你們不要動,我先去觀察?!?br />
    聽說棒兒客來了,侯衛東手心上全是汗水,一半是緊張,一半是興奮。

    又過了半個小時,坡上小道上響起了秦所長嚴歷的聲音:“我是派出所的,站住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跟著大喊一聲:“站住,不準跑?!焙巴?,歷聲道:“跟我沖?!焙钚l東熱血上涌,隨著習昭勇就往前沖,他們十幾人就從草叢中鉆了出來,將下山的路堵死了。

    “呯”,山上響起一聲輕脆的槍聲,“全部站住,否則我就打人了?!睒屄暫颓厮L嚴歷的喊聲順著山溝傳得極遠。

    六個年輕人都手持著匕首,他們一路向下狂奔,見三道拐前方被堵得死死的,就不要命地朝著小道旁的樹林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習昭勇揮著警棍,也跳進了樹林,侯衛東想都沒有想,跟著習昭勇就朝林子里沖了進去。

    侯衛東只覺得樹枝在臉上不斷地劃過,也不知跳了幾個坎,他眼睛緊緊盯著一個灰色的背影,窮追不舍。向山下沖了一段,侯衛東此時已沖到了最前面,與灰色背影近在咫尺,跑到一小塊開闊地的時候,他猛地一躍,將灰色背影撲倒在地上,此時,搟面杖早就不知丟在哪里去了。那個灰色背影回轉身,用力將手中匕首扎了過去,侯衛東眼疾手快,一把抓住握刀的手腕,死死地將其手腕壓在地上。

    習昭勇跟了上來,他照著灰色背影的腦袋就是一腳,然后猛踩灰色背影握刀之手,又舉起手中膠棍,劈頭蓋臉就是狠狠一棍,灰色背影慘叫了一聲,大叫:“不要打了,我投降?!?br />
    等到秦所長帶著人趕到了時候,灰色背影已經被反銬著坐在地上,鼻子流血,流身是雜草和泥土。秦所長把手槍抵在灰色背影胸口,道:“膽子不小,還敢用刀襲警,你死定了?!睕]有等到灰色背影說話,歷聲吼道:“信不信我一槍打死你,窩點在哪里?”

    灰色背影被習昭勇打得昏頭轉向,又被秦所長嚇破了膽,哆哆嗦嗦地道:“在小河六隊桑家院子?!鼻厮L轉身吩咐道:“周強,你趕快帶幾個人去抄窩點,王一兵,把他帶到派出所,做好筆錄?!?br />
    秦所長處理事情干凈利落,安排工作極有條理,這讓讀政法系出身的侯衛東暗自佩服,心道:“以前看電視,總把鄉鎮派出所民警描寫成只知道吃喝玩樂的土匪,看來也不盡然,這個秦所長就很有水平?!?br />
    交待完諸事,秦所長就松了一口氣,扔給坐在地上的侯衛東一枝煙,道:“侯大學,膽子不小,哪個學校畢業的?!边@時,胳腮胡子李勇、聯防員田大刀等人才出現在平壩子里面。

    秦所長高聲道:“田大刀,平時牛皮烘烘,今天怎么這么慢,若不是侯衛東把人撲到在地上,就讓這些小崽子跑掉了?!鼻厮L把煙放進了兜里,沒有扔給隨后趕到田大刀、李勇等人。

    侯衛東深深地吸了一口煙,道:“沙州學院政法系畢業的?!?br />
    “原來是學政法的,難怪?!鼻厮L難得露出一個笑臉,道:“你不去當公安,可惜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嘴里叼著煙,拍了拍屁股,道:“我爸爸和哥哥都是公安,所以我不當公安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三十一章 勇敢的名聲(三) 下一篇:第三十三章 勇敢的名聲(五)

银航娱乐平台 时时彩走势图彩 广东11选5万能九码 广西快乐10分分析软件 众乐游棋牌官方下载 辽宁麻将 深圳英皇国际娱乐会所 体福彩开奖 中奖结果查询 福彩快乐12怎么玩 闽乐游棋牌游戏经验 网易麻将手游 吉林时时彩预测软件下载 篮球让分胜负投注 快乐赛车app哪个好玩 美国原油期货行情 东北麻将游戏 下载 美女麻将2单机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