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從伙食團出來,侯衛東胸口就睹得慌,他提著水瓶,坐在了后院的假山上,默默地梳理著自己的思路,滿天繁星都在天空旋轉,就如侯衛東心中的疑問:“原來我是被發配到工作組?!?br />
    “我拿著人事局的介紹信來到了青林鎮,沒有得罪任何人,為何會將我發配到上青林?”侯衛東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一種被戲弄和被遺棄的感覺在侯衛東心中滋生,他默默地坐了一會,山蚊子塊頭十足,在黑夜中飛舞,發出“嗡、嗡”的轟炸機吼聲。

    “難道我當初的選擇錯了?!毕肫鸶赣H常常說的哪句話——男子漢要有擔當,侯衛東又給自己打氣,道:“或許這是對自己的考驗,男子漢要有擔當?!?br />
    又坐了一會,才慢慢將滿腹有委屈排解開。

    一個女人從后院走過,她不經意間看到了坐在花臺上的侯衛東,嚇了一跳,道:“誰?”侯衛東站起身來,道:“我是青林政府的,今天才上山?!?br />
    女人舒了一口氣,“你是小侯吧?!?br />
    “我是?!?br />
    女人溫和地道:“我們兩家在一層樓上,以后就是鄰居了,有空在家里來坐?!?br />
    “哇,這位就是蒜苗回鍋肉的主人?!焙钚l東對香味撲鼻的蒜苗回鍋肉特別有好感,客氣地道:“以后肯定要經常麻煩阿姨?!?br />
    女子身邊放著一個桶,將手插在腰上休息,“大學生硬是不一樣,說話這么客氣,我是高長江家里的,姓劉?!?br />
    女人說話聲音很低,聽起來有氣無力,侯衛東就道:“劉阿姨,我幫你提桶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洗了點衣服,拿到后面是甩干了,不重?!?br />
    “哎,劉阿姨,我們是鄰居了,就讓小侯來提?!?br />
    不由分說,侯衛東提著水瓶和膠桶,跟著楊阿姨上了二樓,楊阿姨上二樓都氣喘吁吁,侯衛東心里有些納悶:聽說鄉鎮領導待遇很不錯,高長江當過鄉長,又當過副鎮長,難道連洗衣機都買不起。

    把桶放在楊阿婕的門邊,借著屋里的燈光,侯衛東這才看清了劉阿姨的相貌,滿臉紋路,皮膚臘黃,頭發花白,蒼老得歷害,可是,高長江并沒有退休,不滿六十歲,按照益楊習慣,他的愛人一般要小上幾歲,不過就是五十來歲,想到這一點,侯衛東嚇了一跳,劉阿姨和母親劉光芬年齡相仿,可是母親看上去至少比劉阿姨年輕十到十五歲,其實也不是母親年輕,而是楊阿姨太老。

    站在門口客氣了兩句,侯衛東就回到了寢室,經過一番打掃,這個一室一廳的寢室看上去就順眼多了,侯衛東取過才買的青林茶味,用白瓷杯泡了熱茶,就站在走廊上,欣賞起上青林山的夜色。

    客觀地講,這上青林山鄉政府小樓修得還真不錯,站在走廊上,地勢極為開闊,視線盡頭是一處“凹”形的山峰,幾顆閃亮的星星就如被山峰捧起一樣,懸在山峰頂上,而走廊前面,是一塊可以停車的水泥壩子,水泥壩子前面,又是一個長著蓮葉的水塘。

    夏天的夜晚,站在走廊上,品著味道還不錯的青林茶,聽著各種小蟲胡亂地叫著,一股順著山谷滑上來的山風,將樹葉吹得嘩嘩直響,也帶來了一陣清涼。

    第二天,侯衛東起得很早,他在上青林老場鎮走了一圈,清清楚楚地將老場鎮看了個清楚,早上的上青林鎮,比夜晚要可愛得多,有二家早餐店,東面一家是豆花館子,西面是一家稀飯饅頭店,侯衛東猶豫了一會,就坐進了豆花館子,豆花飯是是益楊特有的早餐,一元錢一份,包括一碗的潔白豆花,飯則隨便吃,實惠而味美,是學生們和工薪階層的最愛。

    上青林豆花館只有四、五張桌子,一張長桌上放著一排作料碗,有鹽、味道、花椒粉、蔥粒、蒜泥、紅海椒、青海椒、碗豆粒、用花椒煮過的菜油等等,由著自己的口味進行組合。侯衛東親自動手調了小半碗作料,然后舀了一碗飯,一名精瘦的中年人就端了一碗豆花過來。

    豆花扎實細密,嫩而有勁,加上調料組合得好,侯衛東狠狠地吃了兩大碗飯,額頭上已泌出了一圈汗水。

    豆花館子走進了兩個人,瘦漢子熱情地道:“高鄉長,這么早就上山了?!彼麑χ镂莺暗溃骸疤每?,給高鄉長打一盆水來,弄一張新毛巾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是一位瘦高的黑漢子,兩鬂有些花白,精神極好,特別是兩只眼睛炯炯有神,當盆子端出來以后,他也不客氣,就在街道旁洗了臉,擦掉汗水。

    高鄉長坐了下來,道:“還是老一套,一人一碗豆花,二兩酒,有沒有鹵菜或是蒸菜?!笔轁h子利索地盛豆花,又道:“昨天我鹵了些肥腸,香得很,切不切點?!备哙l長點頭道:“來,切半斤吧?!?br />
    金黃色的鹵肥腸端上桌子,高鄉長就對另一位面相嚴肅的漢子道:“秦所長,在上青林,就數姚瘦子的井水最好,點的豆花也最綿扎。當年縣委趙書記到了上青林,一定要到這里來吃這兩樣?!?br />
    秦所長是青林鎮派出所所長,去年底從益楊縣公安局一科調到青林鎮派出所,三十四歲,當一科副科長已有六年了,只是一科科長和他年齡相仿,占著位子,他就始終升不上去,青林鎮派出所成立之時,他便從局里調到了青林鎮。

    秦所長天生一幅嚴肅的面孔,平時也是寡言少語,他也不說話,取過筷子,夾起一塊鹵肥腸,細細地品了一會,道:“不錯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也就不多說了,兩人專心致志地吃了起來。

    侯衛東此時已知道高鄉長就是工作組的組長,楊阿姨的丈夫,只是楊阿姨的形象和高鄉長相差太大,很難重合在一起,他對瘦漢子招了招手,道:“老板,結帳?!焙钚l東輕聲對瘦漢子道:“高鄉長那一桌多少錢,我一起結了?!?br />
    瘦漢子憨厚地笑了笑,道:“十元錢?!焙钚l東站起來的時候,瘦漢子就道:“高鄉長,帳已經結了?!?br />
    高鄉長看了看侯衛東,臉上露出一絲笑容,道:“你是侯衛東吧?!钡玫娇隙ǖ幕卮鹬?,他使勁擺了擺手,大聲道:“你還沒有領到工資,怎么能讓你來付錢,姚瘦子,不能收他的錢,聽到沒有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連忙道:“高鄉長,我先走了?!闭f完,就飛快地溜了。高鄉長站在小店旁,只見到侯衛東的背影,就跺了跺腳,道:“這個娃兒,跑得倒快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二十八章 原來是發配(五) 下一篇:第三十章 勇敢的名聲(二)

银航娱乐平台 黄金城棋牌官网下载 2018香港一波中特最准 福建11选五基本走势 平特一肖怎么赔 秒速赛车是怎么计算 腾讯出的炸金花游戏 365天天捕鱼游戏中心 陕西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白小姐四肖必选一肖管家婆 516游戏中心安卓 河南打的是什么麻将 麻将二八杠坐庄技巧 11选5中奖号码走势图 快三玩法 黑龙江省今日p62开奖结果 开元棋牌只输不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