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侯大勇坐在竹制的沙發,發了一會呆,這才明白自己的處境,沙發下面是厚厚一層的黑色老鼠屎,老鼠屎密集的程度,早已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啤酒也是酒,喝醉了,也是頭痛欲裂,且腹脹如鼓。

    走進了里間,皮鞋踩在干燥的黑色老鼠屎上,發出“沙、沙”的聲響,就如走在沙灘上一樣。里間極為簡陋,一張鋪著稻草的床,一張看上去就很沉重的木桌子,還有一張斷了一枝腿的藤椅,墻上貼著一張八十年代的美女圖,裝腔作勢,扭捏作態。

    侯衛東將美女圖撕下來,扔到地上,他推開關得死死的窗戶,還好,窗戶能動,“嘎、嘎”推開之后,一株樹葉繁蕪的桉樹就在窗前,在夕陽照耀之下,閃著略帶著金色的光,顯得格地有生氣,和沙州學院的情景有些相似,和屋內的環境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桉樹雖好,卻長在屋外,窗外是一個不大的院子,有一個假山,還有些花草,只是,假山上滿是青苔和雜草,花草更是被雜草所威脅,只是委屈地露出了點點顏容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原本還不錯,可是已經如黃臉婆般被人拋棄的院落。

    青林山是一座最高海拔在九百米左右的大山,山上樹林茂密,還有一些大樹,當年大煉鋼鐵之時,沙州各地都砍了些大樹,唯有青林山的大樹絕大部分保留了下來,主要原因是青林山上的村民,世世代代都*山吃山,對森林有著異乎尋常的熱愛,當青林山下的民兵們提著鋸子準備到山上來伐木,山上的村民就全體動員,數千男女老幼,拿著鋤頭、扁擔、大砍刀,還有打獵的老銃,公然與山下的公社官員對抗。

    俗話說,海上出盜,山上出賊,青林山的村民向來強悍,當年解放軍解放沙州之時,在青林山受到了土匪的襲擊,被殺了十多人,后來,解放軍出動了兩個連,才將土匪窩子端掉。

    這一次青林山公然對抗政府,可是縣里的、公社的干部對山上強悍的村民有些顧忌,也不敢違了眾意,雖然最后被抓了幾名帶頭的,到底沒有敢強行將森林砍掉,青林山就有一片在沙州市保存最完好的森林。

    侯衛東昏頭昏腦地走出了房門,他中午喝醉以后,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到這個房間里,這時,他才看清楚,這是一幢四層樓房,和學校教學樓的格局很有些相似,每一層十間房,有一個長長的外走廊,左側有一個小牌子,上面寫著兩個大字——廁所。侯衛東視力極好,在門口清楚地看到這兩個字,結果,他腸胃里一陣翻騰,為了不現場直播,侯衛東就一陣小跑,剛把頭對準了坑位,“哇、哇”地一陣大吐,中午光顧著喝酒,并沒有吃多少東本西,所以,吐出來的東西盡是些湯湯水水,沒有一點實在貨。

    從廁所出來以后,又把臉湊洗衣池上的水龍頭,用冷水沖了一會,這才感覺稍稍舒服一些,剛才一路小跑,幾乎是沖進廁所,走廊上的動靜一點沒有在意,慢慢走回房間的時候,侯衛東就在距離自己房間四個間隔處聽到了炒菜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這一層樓,就只有兩家人嗎?!表樦呃韧刈?,侯衛東驚異地發現,整整十間房子,加上自己,居然只有兩間房子,而且唯一的鄰居,也是關著門在做飯。

    試著拉了拉燈線,還好,貼在墻壁上的日光燈居然亮了,更照得滿屋的黑色老鼠屎格外刺眼,侯衛東站在屋中間,看著凌亂如垃圾堆的房間,不禁很有些發呆。

    有床,只有一堆滿是老鼠屎爛稻草,讓人有床無法睡;有水,不過是走廊盡頭的自來水,沒有可以喝的開水;有電,除了一盞日光燈外,沒有電視機、電風扇、電飯煲等任何電器;有垃圾,卻沒有任何掃帚、拖把等清潔工具;有肚子和滿腹酒意,晚飯在何方卻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站在走廊里徘徊了好一會,侯衛東看著掛在樹梢的太陽漸漸沉沒了,感到格外的孤單,這是他到青林鎮政府上班的第一天,大醉一場,然后被人如死狗一樣丟在這上不著天、下不挨地的鬼地方,“這他媽的是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莫斯科不相信眼淚,青林山上也不相信眼淚。經過了一陣大吐,侯衛東肚子里已空無一物,走廊上飄來了陣陣回鍋肉的香味,而且是蒜苗炒回鍋肉,侯衛東甚至能夠想到半肥半瘦的坐墩肉在鍋中滋滋作響的聲音。

    受不了這個肉香,侯衛東又回到了房間,可是房間亂七糟八根本無法下腳,他發了一會呆,看來只能自己救自已,就把門帶了過來,準備到青林山上這個小場去轉一轉,買些生活必備物品。

    一條青石板路從小院大門延伸了出去,很有些古香古色的韻味,沿街的房屋多是昏黃的白熾燈,也正因為有這些電燈,這個場鎮才有絲絲現代文明的痕跡。此時正是吃飯時間,各家各戶都飄起了飯菜的香味,這個香味如此誘人,讓侯衛東不斷地咽著口水。走著走著,想著沙州市的繁華大街,想著小佳的音容笑貌,侯衛東有些傷感起來了,他眼睛有些潮濕,看著景物也有些模糊了。

    轉了一個彎,侯衛東認出了中午吃飯的餐館,可是餐館大門關得死死的,看起來場鎮上的人流,只能讓這家餐館在中午營業,過了餐館,頭腦中習昭勇、李勇、唐樹剛、白春城、田福深等人的形象就在他的頭里晃來晃去。

    這些人性格、作派和沙州學院的教師同學是大不一樣,他暗道:“這個習昭勇很有些霸道,以后要和他保持些距離,觀察觀察再說,李勇是個粗人,田福深是個老實人,唐樹剛是黨政辦主任,看來還有些威信,以后可以找機會和他接觸?!?br />
    想起了這幾人,他的傷感情緒反而沒有了,侯衛東自嘲道:“真是沒有想到,這一覺醒來就回到了解放前?!边@時,他看到了一名看上去老實巴交的中年人搬了一根滕椅,放在街道邊,便上去問道:“請問,有決有餐館?!敝心耆擞行┰尞惖乜戳撕钚l東一眼,道:“這是哈時辰了,早就關門了?!鼻嗔掷蠄銎綍r很少有外人,中年人看著這人臉生得很,體格也頗為強壯,想著最近青林小道常有搶錢,便心生了警惕,道:“你是干啥子的,哪家的親戚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在學院當過三年糾察隊長,跟著胡處長也學了些察言觀色的本領,見到中年人的神情,猜到他在想什么,就道:“我是青林鎮政府駐青林山工作組的,今天剛來?!?br />
    中年人將信將疑地道:“原來是政府的人,沒得晚飯?你順著這石板路走,石板路走完,就是青林小學,那里有雜貨店和一個小館子?!钡鹊胶钚l東走了,中年人把煙頭往地下一扔,道:“想麻我,小子還嫩蒜?!彼涣餆煹叵蛑摲绬T田飛家跑去。

    侯衛東順著石板路來到了青林小學,果然有一個雜貨鋪還開著,走近一看,這個雜貨鋪名字就叫做“青林小學綜合商店”,貨物還算不錯,里面有電飯煲、水瓶等日常用品,還有餅干、方便面等食品,看到這些,侯衛東放下心來,晚飯終于有著落了。

    柜臺后面坐著有說有笑的兩人女子,一個三十來歲,一個二十多一點,年輕的女子相貌普普通通,微胖,穿著一件連衣裙,樣子還頗為時尚,看起來不怎么象上青林山的人。同樣,這兩個女子她們看著有陌生人進來,都驚奇地抬起頭來。

上一篇:第二十六章 原來是發配(三) 下一篇:第二十八章 原來是發配(五)

银航娱乐平台 好玩的麻将手游 三分彩和时时彩一样 广西快乐十分开将结果下载 吉祥棋牌下载地址 腾讯麻将有没有七对 找规律技巧 期货行情 牌照 四川熊猫麻将软件下载苹果版 复式福彩中奖计算方法 河南快赢481玩法介绍 皇冠比分最新投注网址 棋牌app没人充值 武汉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浙江体彩网 pk10牛牛公式解析 3分赛车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