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爬上了山頂,景物為之一變,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山頂平地,一塊一塊水田在陽光下閃閃發亮,山風拂來,神情氣爽。

    從小道上一路爬上來的唐樹剛、侯衛東和楊大姐,坐在樹蔭之下,吹著山風,楊大姐從背包里拿出了兩瓶飲料,遞了過來,道:“唐主任,侯大學,你們喝吧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對“侯大學”的稱呼很不習慣,道:“楊大姐,叫我小侯就行了,侯大學這個名字好難聽?!?br />
    一路上山,侯衛東已經知道楊大姐在廣播站工作,據她說:廣播站是事業單位,發工資都困難,而愛人下崗以后,與人合伙做生意虧本,欠了一屁股債,迫于生計,她就在青林山上的老場鎮開了一個小副食店,賺些小錢補貼家用。

    唐樹剛大大方方地接過了飲料,道:“楊新春,你這么辛苦地從山上將飲料背上來,我們不能白喝,按價算錢,反正我們也要買水喝?!睏钚麓盒α诵?,道:“喝兩瓶飲料算什么?”唐樹剛從懷里掏出一把錢,道:“我知道價錢,這是我們兩人的,你就收著,生意是生意,要算本錢的,更何況,你還要從山下背上來?!睏畲蠼阋步舆^了飲料錢,道:“今天中午就在我家里吃飯,家里燉了一鍋豬蹄子?!?br />
    “今天算了,侯衛東第一次上山,安排了農經站為他接風,反正以后時間還多,隨時都可以來吃?!?br />
    青林老場鎮,真是老而小的場鎮,吸一根煙就可以走上兩遍,侯衛東雖然知道鄉鎮條件不好,可是看到了這個簡陋、凌亂、破舊的場鎮,心里還是“格地”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上青林山的接風宴在青林場鎮最好的餐館,侯衛東沒有進宿舍,就直接到了小餐館,在小館子的二樓,幾個人沒有穿上衣的年青男子圍在一起,每個人發三張牌,正在“詐金花”,這是益楊縣廣為流行的游戲,或者說是一種老少皆宜的賭博方法。

    一個長著胳腮胡子的粗壯男子,大聲嚷嚷道:“怎么走得這么慢,肚子都貼到后背了,兄弟們,最后打一盤,準備吃飯?!蹦凶觽兌紘谝黄?,各自看牌,沒有人看這邊一眼,胳腮胡子走到身邊來,道:“我叫李勇,農技站的,以后就是一個戰壕的戰友了?!彼秃钚l東握大握手,其手掌很是厚實而有力。

    打牌的人群傳來一陣大吼,道:“開牌?!眰鱽韮陕晥笈坡暎骸绊樧印?、“金花”,又傳來幾個人的笑聲和罵聲,幾個打牌的人就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唐樹剛也把上衣脫了,對大家介紹道:“這是新來的大學生侯衛東,以后就在工作組工作,今天中午好好敬一杯?!?br />
    “要得”,“坐在桌子在認識”,幾個人坐在桌子上,一個胖女子從樓上走上來,兩手各提著一件啤酒,道:“只凍了兩件,夠不夠?!?br />
    李勇擺手道:“我們八個人,兩件怎么夠,再凍兩件來?!?br />
    一桌剛好八人,二件四十八瓶,人平就六瓶了,侯衛東吃了一驚,“喝這么多?”

    眾人坐下了,唐樹剛就一一介紹,八個人除了唐樹剛以外,都是青林工作組的,農經站有二人,白春城和田福深,農技站有二人,李勇和段胖娃,廣播站鄭發明,派出所有一人叫習昭勇,農經站的二人頭發上梳得極為平順,白白胖胖的,農技站和廣播站的都長著胡子拉渣的一張黑臉,派出所民警約三十多歲,留著短發,臉頰極瘦,長著一雙鷹勾鼻子。

    對于剛從學院畢來的侯衛東,這是一頓豐盛的午餐,鹵豬腳,燉全雞、魔芋燒鴨子、爆炒腰花等等,滿滿一桌子。李勇用牙齒輕松地咬開了幾瓶啤酒,先給侯衛東滿上,又給眾人倒滿。唐樹剛吃了幾塊腰花,放下筷子,道:“大家舉杯,今天侯衛東上青林山,以后就是同事了,第一杯酒,大家干了?!?br />
    夏天氣溫高,第一杯酒解暑,滿桌人都將杯中酒喝了,侯衛東也是豪爽人,酒量也不不錯,從山下青林政府出發時,十一點四十分,走了一個多小說,已過了中午一點,肚子餓,口亦渴,這一杯冰凍的啤酒下肚,只覺得每一個毛孔都舒暢起來。

    唐樹剛又舉起杯,道:“青林山上有規矩,上山三杯酒,剛才就算一杯,看得出來,侯老弟是個爽快人,我陪你喝著第二杯?!焙钚l東正在啃肥厚香醇的豬手,見唐樹剛舉杯,連忙將豬手放在碗里,舉起酒杯,和唐樹剛碰了一下,干凈利索地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李勇接著道:“來,我來喝第三杯?!?br />
    這一群赤著上身的漢子,大碗喝酒,大塊吃肉,就如梁山好漢一般模樣,三杯酒下肚,侯衛東幾乎沒有吃什么東西,看著他們的眼神也就如看見了老朋友,主動舉起酒杯,道:“今天上了青林山,各位大哥這么熱情,小弟很感動,我來敬酒?!?br />
    派出所民警習昭勇道:“敬酒的規矩是每個人都要敬?!焙钚l東豪氣地道:“當然一個一個敬?!?br />
    唐樹剛指著身邊的人道:“這是農經站的白春城白站長?!卑渍鹃L人如其名,人稍胖,頭發梳得油滑,皮膚如白領女人般細膩,一看就是長期坐辦公室的,他笑道:“別亂說,站長在山下?!?br />
    唐樹剛反駁道:“青林山上農經站是你在負責,就是站長?!?br />
    白春城舉起酒杯,和侯衛東碰了一下,道:“我最多就是上青林點長,以后沒有事,就要站里來坐坐?!?br />
    “這是農經站的田福深,老田?!崩咸镩L著一張會計臉,說話也慢吞吞的。他一杯啤酒沒有喝完,還剩下了小半杯。一旁的民警習昭勇不滿地道:“老田,每次都這樣,又醉不死你?!崩咸镉行擂蔚匦α诵?,他似乎有些怕習昭勇,道:“昨天喝多了,還沒有醒過來,早上起來就吐?!绷曊延铝⒖探野l道:“每次喝酒都說頭天喝多了,侯大學來了,你大大方方喝一會?!?br />
    看來,上青林山大學生稀少,所以叫侯衛東為“侯大學”,這就如當年眼鏡稀少之時,就叫戴眼鏡的人為“眼鏡”。

    幾個人介紹完,侯衛東已經喝了八杯啤酒,青林山上的啤酒杯個性十足,640毫升的啤酒只能倒三杯,八杯酒就有接近三瓶了,平常喝三瓶啤酒,侯衛東沒有絲毫問題,可是今天喝得太急,腹中空空,八杯啤酒下肚,侯衛東已經有些酒意了。

    侯衛東剛動筷子,習昭勇斜著眼睛就道:“侯大學是第一個上青林山的大學生,我敬你一杯?!笨吹胶钚l東稍有遲疑,習昭勇就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大學生看不起我們這些土八路?!?br />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侯衛東道:“習公安,沒有這個意思,喝了八懷酒,頭都昏了,吃兩口菜?!闭f完,他站起身道:“習公安,敬你一杯?!?br />
    兩人一飲而盡,習昭勇又對李勇道:“李大炮,侯大學學歷高,三整二弄就當領導了,快點敬不杯,以后好提拔你?!崩钣聦@話很有些不滿,道:“侯大學一直在喝灑,一口菜都沒有吃,你慌個雞巴,我們兩人吹一瓶,敢不敢?”習昭勇狠狠地瞪了李勇一眼,道:“吹就吹,不吹是王八?!眱扇烁髯砸ч_了一瓶啤酒,仰著頭,就如放自來水一樣,將整瓶啤酒倒進了肚子。

    唐樹剛見兩人都有些火氣,便轉移話題道:“小侯,我敬你一杯,李三,老田,你們別坐著,怎么不敬侯大學?!?br />
    又喝了七杯啤酒,此時侯衛東已經徹底醉了,只是他身體好,頭腦還有那么一絲清醒,用手抓起一根豬手,風卷殘云般地啃得精光。

    白春城渾身大汗,一顆顆汗水從他肚皮上直接掉在地上,他主動提議道:“酒就別敬了,來劃拳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一臉不耐煩地道:“劃個錘子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也喝了不少酒,聽到習昭勇出言不遜,不知怎地,心里騰起一股火,他站起身來,道:“習公安,我也和你吹一瓶?!绷曊延潞谥?,不理睬侯衛東。侯衛東就道:“我先喝,不喝是王八蛋?!闭f完,不管習昭勇的臉色,一氣喝了一瓶啤酒。

    唐樹剛、李勇等人就在一旁起哄,

    “侯大學都喝了,習公安必須喝?!?br />
    “一點都不耿直?!?br />
    習昭勇最后也喝了這一瓶賭氣啤酒。

    侯衛東醒來之時,已是傍晚時分,他抬頭就看到天邊的云彩,火紅一般,似乎將窗將樹葉都燒得燃了起來?!斑@是什么地方?”他有些艱難地坐了起來,發現自己幾乎就是坐在了垃圾堆里面,地上全是雜亂的物品,就如打了敗仗匆匆撤走的營房,舊報紙、玻璃、谷草、竹片、掛歷,占據在屋里最中央。

上一篇:第二十五章 原來是發配(二) 下一篇:第二十七章 原來是發配(四)

银航娱乐平台 河北体彩十一选五app 有信誉的棋牌网站 南京麻将平台 捕鱼达人攻略 亿客隆 南粤风采好彩1杀号技巧 辽宁35选7中奖规则 大神棋牌1 麻将来啦 浙江11选5预测号码专家 一肖中码免费公开资料 可以玩极速赛车app下载 哈尔滨17好友麻将外挂 打贵州麻将的技巧 91y千炮捕鱼下载 肖免费中特王中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