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這一夜,侯衛東一會夢見小佳,一會夢見這個神秘的長發女子,甚至還有段英的片段在腦中閃現,侯衛東最終在夢中選擇了小佳,兩人不顧一切的抱在了一起,醒來之時,侯衛東的短褲已濕了一片。

    居然夢遺了!

    這讓侯衛東很是感慨,他從褲包里找出手紙,將內褲上椰子味的人生精華揩干凈,自從和小佳好了以后,侯衛東就沒有夢遺過了,今天一個神秘的長發女子,居然引來了久違的夢遺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內褲前面有一塊硬梆梆地極不舒服,可是身邊只有一條內褲,盡管不舒服,也只好將就穿了。

    到了車站,看到開往青林鎮的客車,侯衛東暗吸一口氣,這輛車是整個益楊汽車站最臟的一輛車,而且是唯一先上車再買票的客車。

    車上堆滿了各種貨物,過道上則堆著好向個竹筐,竹筐中藏著說不清來源的破爛,還有兩臺叫不出名字的機械,機油黑膩膩的發亮,侯衛東小心地避讓著,還是將衣服弄臟了。

    發車之時,車上已擠滿了人和貨物。

    走了一個小時,路越來越爛,也越來越窄,乘客的衣服越來越爛,越來越臟,滿車都是帶著話把子的粗俗談笑聲,幾只鴨子在前面“呱、呱”地叫著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段,公路變發生了質變,一個坑接著一個坑,大坑套著小坑,客車就如在在舞廳跳舞一樣,東搖西晃,侯衛東的衣服已經與竹筐和機械進行了無數次親密接觸,迫不得已和青林人民群眾打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三個小時以后,終于到了一個破破爛爛的小鎮,侯衛東站在小鎮中間,一眼就將小鎮盡收眼底,雖然知道鄉鎮條件差,侯衛東心里還是有掩飾不住的失望,為了穩定情緒,他取出最后一枝紅塔山,站在街道一邊點燃了。

    一輛黑色桑塔納從一個院子里開出來,侯衛東沒有想到這個小鎮還有桑塔納,趕快避到了一邊,迎風而起了灰塵將侯衛東包得嚴嚴實實,就如洗了一個灰塵桑拿。

    摸了摸臉,只覺觸手處全是沙塵,侯衛東就用手使勁搓了搓臉頰,一會功夫就搓出來一根又一根泥條,他挺了挺胸膛,就朝著桑塔納出來的方向走去,他估計得沒有錯,遠遠地就看到了幾塊牌子,最醒目的就是“中共益楊縣青林鎮委員會”、“益楊縣青林鎮人民政府”這兩塊牌子,旁邊還有人武部、紀委和人大主席團的牌子,院子角落,還立著一塊牌子——青林鎮派出所。

    侯衛東站在外面看了一會,政府大門有村民進進出出,他找到了黨政辦公室,見門開著,就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黨政辦公室里放著四張桌子,十幾個村民圍在一張桌子前,似乎在辦理證件,一個胖胖的女子坐在桌上前發呆,另外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在打電話,這名男子道:“晁鎮長,趙書記要縣里開會,今天下午的會就改在明天上午十點,在中會議室?!?br />
    這名男子打完電話,一屁股坐了下來,滕椅壞了一只腳,用布條纏起來,隨著男子的體重,“嘎吱”響了一聲,滕椅被壓得彎起來,似乎馬上就要散掉。

    侯衛東走到那名男子跟前,道:“同志,你好,我是來報到的?!闭f著把人事局辦理的相關證明遞給了那名男子,那名男子把證明接了過來,并沒有看,反問道:“你報什么到?”

    “我分到益楊政府,今天來報到?!蹦敲凶有Φ溃骸笆墙衲攴謥淼慕處焼?,你到教辦去報到?!焙钚l東解釋道:“我分到鎮政府,那是人事局的介紹信?!?br />
    中年男子瞟了一眼介紹信,而問胖女子道:“沒有聽說要進人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那個中年胖女子搖頭道:“唐主任,沒有聽說,是不是來報到的教師,聽說鎮中分了幾個教師來?!迸峙擞行┖闷娴乜戳撕钚l東一眼,道:“這是黨政辦唐主任,如果政府要進人,他肯定知道,你是不是弄錯了?!?br />
    聽到他們的對話,侯衛東再次解釋道:“唐主任,我是沙州學院畢業的,分配到青林鎮政府,那是人事局的介紹信?!碧浦魅芜@才把人事局的手續看了一遍,他道:“怪事,怎么我不知道這件事情?!焙钚l東摸出沙州學院的畢業證和參加益楊縣黨政考試的分數單,道:“我參加了這次益楊縣黨政干部選拔考試,考過了,被分到青林鎮來的?!?br />
    唐主任仔細看了一眼人事局的印章,道:“這介紹信是真的,這事奇怪了,你坐一會,小楊,給他倒杯水,我去問秦鎮長?!焙钚l東聽唐主任稱胖女人為小楊,有些奇怪,唐主任不過三十出頭,這胖女人至少四十歲以上,為何稱她小楊。

    小楊從柜子里找出來一個杯子,倒了些茶味,泡了一杯茶,對侯衛東道:“喝茶,這青林鎮的公路被重車壓得到處是坑,肯定很難走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這一段時間,為了跑已經落實了的手續,見識了一把機關作風,此時見小楊泡了一杯茶,又主動與自己說話,心里頓時對她有了幾分好感,笑道:“是有些難走?!?br />
    “你家里哪里的?”

    “吳??h的,我是沙州學院畢業的?!?br />
    小楊顯得興致盎然,繼續追問道:“你爸爸媽媽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爸爸是吳海公安局的,媽媽是小學教師?!?br />
    小楊笑著道:“還是干部家庭,以前在農村呆過沒有,若是沒有呆過,鄉鎮工作可不好做?!?br />
    一個留著小分頭的年青男子走到辦公室,他端著一個大茶杯,對小楊道:“楊姐,給我點茶葉?!毙顭崆榈氐溃骸捌埩?,又分來一個大學生,我們青林鎮就有三個大學生了?!彼裏崆榈亟榻B道:“這是茍林,去年分到農經站的?!庇值溃骸斑@是侯衛東,沙州學院畢業的,政法系?!?br />
    茍林有些用不可理喻地的眼神看了侯衛東一眼,道:“沙州學院政法系的,應該分到公檢法司去,分到鄉鎮來,真是倒了八輩子霉?!钡鹊狡埩殖隽碎T,小楊神秘地道:“你別聽茍林的,茍林在單位印象不好?!庇值溃骸拔医袟铠P,在辦公室工作?!?br />
    這時,辦公室圍了一圈的農民陸續散了,一個穿警服的中年人端起一個軍用水壺喝了一大口,抬頭道:“大學生,來,喝一口?!毙铖R上介紹道:“這是黃公安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趕緊打招呼,“黃公安,你好?!边@時,又進來了一位中年婦女,她有些畏縮地對著黃公安道:“同志,我來辦戶口?!秉S公安不耐煩地道:“等一會?!蹦莻€中年婦女就站在門口,眼巴巴地看著黃公安。黃公安伸了幾個懶腰,活動身體,道:“今天一開門就坐在這里,若天天這樣,雞巴都要憋出毛病?!彼阉畨剡f給侯衛東,不容置疑地道:“大學生,來喝一口?!?br />
    黃公安說話很粗魯,對農民態度也不好,有些象傳說中的壞公安,侯衛東也不愿意輕易地得罪黃公安,接過水壺,就喝了一口,道:“黃公安,是酒?!币还苫鹄崩钡奈兜?,從口腔直接傳到胃腸最深處。

    黃公安見新來的大學生喝了一大口,夸道:“這個大學生還可以,有點耿直?!彼f完,就出了門,把中年婦女丟在了門口,過了一會,回到了辦公室,對中年婦女道:“你過來吧,哪個生產隊的,叫什么名字?!敝心陭D女如釋重負,站在黃公安的桌前,開始報上名字。

    楊鳳的嘴巴一刻也閑不住,她馬上道:“派出所只有四個民警,秦所長帶人去青林山,黃公安是內勤,留下來辦戶口,開門到現在就沒有斷過人?!彼蛄苛艘粫钚l東,道:“看你這個身材,酒量肯定不錯,去年茍林來報到的時候,死個舅子不喝黃公安的酒,把黃公安得罪了?!?br />
    唐主任拿著侯衛東的介紹信,一邊走一邊扇著,他坐回椅子上,壓得椅子又“吱”地一聲,就如馬上要散架,喝了一口茶水,唐主任才道:“剛才我去問了秦鎮長,他讓你十天以后再來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二十三章 跑斷腿(十) 下一篇:第二十五章 原來是發配(二)

银航娱乐平台 大神棋牌娱乐官方下载 欢乐大众麻将全集 网络捕鱼游戏中心 云南11选5今今天 河北快三平台下载 老k棋牌app价格 南昌麻将怎样才算精吊 武汉赖子麻将游戏中心苹果版 百赢棋牌正式版下载 宁夏滑水麻将app下载 篮网队历任主教练 上海11选5预测号官网 下载快3最新版本 澳大利亚快乐8 浙江体育彩票网 乐禧白城麻将房间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