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歌廳里的男歌手,聲音頗有磁性,一首情歌,帶著一股淡淡地憂傷直入心肺,攬得侯衛東痛楚無比。

    兩人就這樣搖啊搖,忽然被人一撞,身體就貼在了一起,就沒有再分開。一具帶著熱量的溫潤身體,輕輕地依偎在侯衛東的懷里,他輕輕地抱住了長發女子的腰身,長發女子也慢慢地將雙手環住了侯衛東寬厚的后背。

    侯衛東血氣正旺,美女入懷,身體就不由思想控制,而且侯衛東的思想也有意無意地放縱了身體,他稍稍將屁股往上翹了翹,這樣就可以避免讓滾蕩直挺的下身碰到長發女子,可是采用這個姿勢,兩人上身就更加緊密地貼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既然曾經愛過又何必真正擁有你,即使離別也不會有太多難過,午夜里的旋律一直重復著那首歌,Willyoustilllovemetomorrow?!?br />
    隨著歌聲,長發女子將額頭*在了侯衛東的肩上,除了小佳以外,侯衛東從來沒有和其他女子接觸過,這位女子的氣味與小佳相比區別很大,若用花來比較,小佳是茉莉花,而這長發女人就是一朵玫瑰,香型不一樣,同樣都很迷人。

    第二首情歌是《水中花》,“凄風冷雨中多少繁華如夢,曾經萬紫千紅隨風吹落,驀然回首中歡愛宛如煙云,……我看見水中的花朵,強要留住一抹紅?!?br />
    第二首歌聲響起之時,兩人的臉頰也緊緊地貼在了一起,侯衛東放棄了掩飾,下身直直地抵在了長發女子的身體,侯衛東相信長發女子一定感受到了他的熱力,因為,他清晰地感受到長發女子胸部慢慢地變硬了。

    兩人已經完全停止了移動,就站在舞池中間,身體隨著音樂輕輕地搖啊搖,身體越來越熱。

    再一首歌曲響起,同樣是熟悉的旋律和歌詞:“愛一個人可以愛多久,心痛到那里才是盡頭……你的諾言像顆淚水,晶瑩奪目卻叫人心碎……花瓣雨飄落在我身后?!?br />
    長發女子的眼淚已將侯衛東的肩膀全部打濕,侯衛東知道這位長發女子肯定遇到了傷心事情,而她這個年齡,最大的可能性便是失戀,他本來想說兩句安慰的話,可是此時無聲勝有聲,說話就會破壞了氣氛,兩人默默地相擁,共同沉醉于輕曼的音樂之中。

    柔情十分鐘結束之后,燈光依次地亮了起來,雖然依然昏暗,可是比剛才亮了許多,兩人站在原地分開,長發女子臉上猶有淚痕,她迅速扭過頭,用手背揩了揩淚水,侯衛東站在一旁,用眼角余光瞟見了她這個動作,只是裝作不知,就這樣站著。

    音樂再響時,侯衛東又發出邀請,誰知長發女子低聲道“謝謝你了?!闭f完,轉身就朝舞廳外去走。

    侯衛東身體一動不動,如被孫悟空的定身法定住一般,目光卻追隨著在人群眾顯得孤寂的長發女子,長發女子走到門口時,門口的頂燈將使她的身影顯現出來,她回過頭來看了一眼,似是尋找著什么,一道亮光閃過,侯衛東眼睛一花,等到他再凝神之時,長發女子已經不知所蹤。

    長發女子離開了,侯衛東也就失去了繼續跳舞的興趣,他在懦動的人群中穿梭著,離開了舞廳。

    外面的世界和舞廳相比就是現實的世界,舞廳沒有散場,幾個做冷飲的攤點,冷清清地沒有一個顧客,攤主都是附近的居民,有氣無力地守著這個攤子,看到侯衛東出來,都充滿著希望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從后門進入了學院,雖然是一墻之隔,卻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,學院的植被蔚然已成,茂盛而充滿著生機,在這有些燥熱的夏季夜晚,快速地生長著,侯衛東沒有走大道,而是在林間小道中穿行,畢業雖然很短暫,他的心靈已受到了不大不小的沖擊,所有的感受,和學生時代暫然不同。

    林間有相戀的情人偎在一起,這些選擇留下來的情人們,都有著各種各樣的原因,侯衛東默默地想道:“畢業以后的事情真是說不清,趁著現在能夠在一起,就好好地愛一場,以后回想起青春的日子,也就有個念想?!?br />
    這種想法很有些灰暗,校園中的侯衛東突然想到,小佳還在沙州等待著自己,正在經受著張遠征和陳慶蓉耐心細致的思想教育工作,他暗自詢問自己:“我是花心蘿卜嗎,為什么今夜面對著這個長發女子,會砰然心動?”

    侯衛東自可扣心自問,他無時無刻地想著小佳,而且思念隨著離別時間的增強而愈發濃重,卻并不妨礙他與這個女子相擁在一起。

    小佳常說:男人的心可以分為幾塊,送給不同的人,而女人的心卻是實實在在密密實實的一個整體,給了一個人,就很難容得下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此時,侯衛東疑惑地想:難道小佳所說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在招待所不遠處,開著一個小書店,這是學院為了照顧那些沒有工作的教師家屬,特許在校園內開的商店,侯衛東十分熟悉這些小店,他一眼瞧見了自己常去的小書店里,依在如往常一般飄著燈光。

    進了書店,老板娘不在,一個不認識的女孩子守在店里,看到有人進來,也不招呼,自顧自地拿著一本書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侯衛東在書店里翻看了一會,又進來一人,在社會文學哲學類書柜前停了下來,侯衛東也沒有注意此人是誰,可是不經意轉過頭,卻發現此人居然是副院長濟道林。侯衛東主動招呼道:“濟院長,您好?!睗懒稚泶┮患|地極佳的真絲短袖,他看了一眼侯衛東,有些奇怪地道:“侯衛東,怎么在這里?”

    侯衛東沒有想到濟道林能一口叫出自己的名字,不禁受寵若驚,便簡要地說了說最近的情況。

    “青林鎮,這是鎮我去過,很艱苦,你要有思想準備?!睗懒謴臅窭锍槌隽艘槐緯?,又道:“看問題要一分為二,最艱苦的地方,往往就有著特殊的機遇,只要用心把握,用心體會,一定會有收獲的?!?br />
    濟道林鼓勵了兩句,突然臉色有些陰郁,道:“你們系上的朱老師前些天,突發腦溢血,已經去世了?!敝炖蠋熓钦ㄏ到堂穹▽W的講師,知識豐富,口才極佳,最受學生好評,侯衛東有些吃驚,道:“朱教授身體這么好,怎么就突然走了?!?br />
    “朱老師要評副教授,要考英語,他英語不太好,就在家加班學習,誰知就出了事,醫院全力搶救,沒有救回來?!睗懒秩〕鲣摴P,在書上寫了幾個字,抬起頭,道:“侯衛東,你是沙州學院的優秀畢業生,相信你一定為會母校增光,這是路遙的《平凡的世界》,是老師送給你的禮物?!?br />
    意外地收到了濟道林的禮物,侯衛東心情很是激動,將濟道林送出了書店,也就拿著《平凡的世界》,回到了招待所。

上一篇:第二十二章 跑斷腿(九) 下一篇:第二十四章 原來是發配(一)

银航娱乐平台 天津快乐十分奖金 麻将外挂真的假的 海王捕鱼充值骗局 山西11选5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 北京pk拾计划网站 江苏福彩 棋牌麻将赢钱 贵阳捉鸡麻将麻友圈 湖南十分快乐开奖结果 981游戏中心官网 下载什么麻将不要钱 游戏打麻将四人麻将 排列3投注技巧 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