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俗話說,人熟好辦事,在綜合干部科小李的幫助下,不到半個小時,走了四個部門,侯衛東輕易地就辦完了所有手續。

    走道上,侯衛東遞給小李一枝煙,點上火,真誠地道:“李科長,實在是謝謝了?!毙±铋L著一口黑牙,這是煙和茶互相作用的結果,他接過紅塔山,吸了一口,道:“我只是辦事員,哪里是什么科長,手續齊了,你可以到青林鎮去報到?!闭f完,他壓低聲音,一幅老朋友的神情,道:“如果趙書記能送你下去,或是讓組織部派個副部長送你下去,以后在青林鎮日子就好過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很是感感激地道:“謝謝李科長了?!睂τ谛±钭詈蟮闹腋?,他并沒有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離開了人事局,侯衛東又到糧站辦了糧油手續,此時還不到三點鐘,他便陷入了兩難境地,手續上說明五日內報到有效,但是,到青林鎮聽說要三個小時,今天趕過去,已是六點多鐘了,報名是不可能的,可是若坐車回吳??h,往返起來實在有些費力。

    “段英”的名字突然從腦海中迸了出來,侯衛東急忙把這個念頭扔在了陰溝里,他來到郵局里,坐在郵局的大桌子前,慢條斯理地給小佳寫了一封信,講了講這一段時是的經歷,敘述了相思之苦,把信交到了郵筒,仍然沒有到四點,郵局的掛鐘上帶有日歷,正好顯示星期三,在沙州學院,星期三和星期五有舞會,所以星期三也算是一個特殊日子,侯衛東對這個日子也有特別的懷念,看到是星期三,侯衛東靈光一閃:“學院也有招待所,便宜又干凈,為何不回學院住一晚上,明天一早下再到青林鎮報到?!?br />
    到了熟悉的沙州學院,侯衛東直奔招待所,先把住房登記了,益楊縣普通的兩人間,要二十元一個晚上,而學院招待所只要十元,訂了住房以后,侯衛東在房間里喝了一些開水,打開電視,躺在床上看了一會,夜幕降臨以后,侯衛東這才出了招待所,在校園的一些小食店去吃晚飯。

    這時學院已經放假,但是仍有少數留在學院的學生,他們一般都在教師食堂去打飯,侯衛東一個人走了空蕩蕩的校院里,和當日讀書時的感覺大相徑庭,穿過大大的運動場,景物依舊,物是人非,一個人在夜幕下顯得特別的孤單。

    侯衛東在熟悉的小食店吃了一個回鍋肉,一個白菜湯,外加兩碗白飯,有滋無味地吃著,里面有幾個學生在喝酒,喝到興奮處,一人道:“后門開了一個小舞廳,環境不錯,我們去跳舞?!睅讉€學生都響應著。

    離開了學院,侯衛東又有校園的湖堤岸上轉了一圈,居然一個人都沒有遇到,興致索然之下,侯衛東回到了招待所,電視節目也極為難看,侯衛東突然想起了小食店學生的話,便出了招待所,走到招待所門口,服務員就道:“十二點關門,記著回來?!?br />
    后門外果然有一個舞廳,門票三元,設施得比學院舞廳好得多,里面舞池并不大,在頂上掛著好幾個旋轉燈頭,后臺上放著一些樂器,六個樂手正在賣力地演奏著,來自樂隊的音樂和錄音機的音樂確實大相徑庭,現場感和穿透感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舞廳里面至少有一半都是留校學生,多數有固定舞伴,侯衛東也不心急,把剩下的紅塔山點燃,在座位上慢慢地抽了起來,隨著音樂響動,煙頭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過了幾曲,侯衛東看到角落坐著一位長頭發女子,樣子很年輕,可是從氣質上看明顯不是學生,等到另一曲音樂響起,侯衛東便走到其身邊,很有風度地伸出手去。那女子抬頭看了一眼侯衛東,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兩人隨著音樂翩翩起舞,居然配合得天衣無縫。

    侯衛東因為是在高中練了幾年田徑,身體協調性極好,交誼舞跳得很是不錯,曾被系里推薦,接受了音樂系舞蹈老師的培訓,代表政法系參加過學校的交誼舞比賽,參加完比賽以后,侯衛東就不喜歡和一般的女生跳舞了,跳舞是一種享受,若跳得不好,則純粹是一種折磨。

    見女子跳得還不錯,侯衛東便加大了難度,變幻了步伐,隨著節奏在場中靈活的穿梭,兩人見縫插針,全場飛旋。

    一曲終,侯衛東贊了對方一句,“你跳得真好?!蹦桥宇^上有些汗珠,她笑了笑,“是你帶得好?!眱扇硕紱]有坐到位子上去,挺有默契地等著下首舞曲響起。

    當下一曲音樂響起的時候,侯衛東看見好幾個男子朝著身邊長發女子走了過來,便搶先出手,將長發女子帶入了舞池,這一曲仍是快節奏,兩人配合得極好,旋轉起來,竟如配合很久的舞伴。這一曲罷,兩人就自然地站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侯衛東由衷地贊道:“你是和我配合得最好的舞伴,跳起來行云流水,是真正的享受?!遍L發女子有一米六五左右,正好比侯衛東矮上十公分,借著昏暗的燈光,他才把女子的相貌看清楚,長發女子不過二十出頭,五官精致,鼻頭稍稍有些翹,是一位漂亮而又氣質不俗的美女,配上一頭飄飄長發,竟和李若彤有七分相似。

    第三曲是一支慢舞,前臺響起了“午夜的收音機輕輕傳來一首歌,那是你我都已熟悉的旋律……所有的愛情只能有一個結果,我深深知道那絕對不是我”的憂傷歌聲。

    侯衛東和長發女子輕輕滑進了舞池,剛到舞池中央,燈光一下就暗了下來,一個低沉的男低音道:“現在是柔情十分鐘,請先生們女士們盡情地沉浸在音樂和舞蹈之中?!痹捯魟偮?,燈光竟然大部分都熄掉,只在進門處有一盞昏暗的頂燈。

    伸手不見五指,這舞也就沒有辦法跳了,侯衛東就帶著長發女子,隨著憂傷的歌聲,輕輕地搖動著。

上一篇:第二十一章 跑斷腿(八) 下一篇:第二十三章 跑斷腿(十)

银航娱乐平台 广西快三彩经网 试玩游戏赚钱靠谱平台 腾讯欢乐麻将旧版免费 凯尔特人中文网 广东11选5计划群 江西11选5开奖结果 生肖牛的吉祥物是什么 481近120期开奖结果 打麻将绝招 国王vs骑士 浙江11选5走势图 加拿大快乐8开奖号码 河南体彩481近200期 八闽掌上麻将下载 给我下载心悦麻将 快乐十分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