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鹽水鴨子買了回來,除了女婿何勇沒有回來,侯家的家庭成員都到齊了,由于侯衛東正式工作了,又由于意外地抓到了一個逃犯,大家都顯得很高興。

    侯衛東坐在父親侯永貴的側面,他不經意間,突然看著父親兩鬢生出了許多白發,侯衛東道:“爸,你都有白頭發了?!焙钣蕾F仰頭喝了一口酒,道:“爸什么年齡了,早就有白發了,只是你平時沒有注意到?!?br />
    侯永貴成年以后,先在軍隊干了二十年,又在公安局里干了二十年,在侯衛東心中,父親就是力量、勇氣和智慧的代表,可是,歲月不饒人,父親也老了。

    侯衛東在心中感慨了一番,舉起酒杯,道:“爸,敬你一杯?!备缸觽z就喝了杯,侯衛東問道:“爸,我沒有弄懂,你是怎么發現那人有問題?!?br />
    侯永貴興致很高,喝了一口吳海紅,道:“說起來很簡單,這人手腕上有一道紅印子,這個印子我們太熟悉了,是手銬獨有的印子,我隨口問他手銬印,如果他說才從公安局出來,我最多教育他幾句就算了,可是他說是干活傷的,故意掩飾手銬印子,就肯定有問題了?!?br />
    “還有一種情況,如果他確實是才從公安局放出來,只好不好意思承認是手銬印子,你怎么能這么肯定?!?br />
    “那個人看我穿著警服,眼神就開始游離,很明顯是在想對策,這全*經驗,長期從事這一行,就有直覺?!焙钣蕾F看了侯衛國一眼,道:“衛國,你是刑警隊的,沒有注意到這個細節,說明基本功不扎實,盤查可是重要的基本功,我們和犯罪分子交鋒的時間極短,幾句話問不出來,機會就會從手里溜了出去?!?br />
    侯衛國對父親侯永貴是一半佩服一半不佩服,佩服他們這一代警察的認真勁,不佩服他們的老土,他見父親高興,不愿破壞氣體氛,舉著酒杯道:“老爸是老將出馬,一個頂倆,難怪周大隊經常在業務培訓會上講你破案的故事?!?br />
    “周大隊也算是后起之秀,他比我們強?!焙钣蕾F也謙虛了一下,放下酒杯,又開始教育小兒子:“要到益楊去工作,這是你的選擇,鄉鎮條件肯定不好,你去了也不要怨天尤人,男子漢要有擔當,認定的事情就要堅持做下去?!?br />
    “還有,我沒有在益楊縣工作過,雖然有幾個熟人,但是都在政法系統里面,你不要指望著家里的關系,踏入社會,一切都要*自己,還是哪句話,男子漢要有擔當,這是你自己的選擇?!?br />
    第一次高考失敗,正逢吳??h公安局招干,侯衛東想讀大學,就拒絕了,大學畢業以后,吳海公安局尹局長同意接收侯衛東,但是侯衛東不愿意一家三個人都在一個單位,就沒有回吳??h,而是參加了益楊縣的黨政干部考試。侯永貴也沒有特別反對小兒子的選擇,在鄉鎮派出所干過,知道鄉鎮的苦處,因此,特意給侯衛東打起了預防針。

    侯衛東知道父親說的都是真話,就道:“爸,知道了?!?br />
    正說話間,侯衛國腰上的BP機響了起來,侯衛國看了一下,就如貓被踩住了尾巴,道:“是尹局長打過來的?!焙钣蕾F不動聲色地道:“老尹打的,肯定是捉住大魚了,衛國,我報的是你的名字?!焙钚l國用坐機給尹局長回了過去,剛剛接通,就聽到尹局長的聲音:“侯衛國,你小子行啊,這次立功了?!?br />
    打完電話,侯衛國滿臉興奮地坐回到桌子旁,道:“爸,你捉住的是一個殺人強奸犯,沙州看守所,警察出門辦手續的時候,把他銬在椅子上,這小子就抱著椅子跳窗而逃,沙州公安局的協查通報還正在印刷,沒有想到就被你抓了?!?br />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說是我抓的?!?br />
    劉光芬夾了一根大雞腿,放在侯永貴碗里,道:“老頭,這次做得對?!焙钣蕾F很有滋味地喝了一杯,道:“我都五十多了,馬上就要到點,立個功有屁用,你不是想當副大隊長嗎,立個功也多了些砝碼,再說,若不是你把槍拿出來,那個逃犯肯定還要反抗,說是你抓的,也沒有錯?!?br />
    說到這,老頭臉一板,道:“你開車也太快了,悠著點,別出事情?!?br />
    劉光芬驕傲地看了看三個子女,問女兒侯小英:“我最近看電視,許多縣屬國有企業都破產了,你們絲廠情況如何?”侯小英是財會學校畢業的,現在是絲廠的會計,她不在意地道:“絲廠效益還不錯,生產壓得很緊,國際行情這么好,不可能破產?!?br />
    三個子女,劉光芬看了二十多年了,從來沒有厭煩過,問了侯小英的情況,她又對侯衛東道:“沙州市下面轄了四個縣,益楊是最好的一個,你到益楊以后,要好好工作,你才23歲,年齡也不大,我建議工作幾年后再考慮個人問題,當然,益楊若有條件合適的女孩子,先耍到也沒有關系?!?br />
    侯永貴接口道:“鄉鎮很鍛煉人,絕大多數領導都有鄉鎮工作的經歷,你到了益楊好好工作,別總想著婆婆媽媽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回到益楊的十五天,日子就過得單純了,侯衛東每天都給小佳寫信,通過小佳同學中轉,小佳則隔天回一封信。

    七月十五日眨眼就到,侯衛東一大早就坐著客車去了益楊縣。沙州市下轄四個縣,吳??h在東,益楊縣在南,兩縣田挨田,土*土,結合得十分緊密,吳??h到益楊縣路不遠,只有六十多公里,卻只有一條縣級公路,公路等級也不高,地面不平,顛來顛去也要了三個多小時的車程。

    到了益楊縣,已接近十一點了,有了上一次的經驗,侯衛東就輕車熟路地來到了人事局綜合干部科,他找到腦袋有些光禿禿的朱科長,道:“朱科長,你好,我是通過益楊黨政考試的學生,叫做侯衛東,請問我能不能報到了?!?br />
    朱科長臉胖胖的,他想了一會,從辦公桌里拿出來一個冊子看了一會,道:“侯衛東,嗯,考得不錯?!边@一段時間,恰逢大學畢業生安置以及鄉村教師民轉公的問題,忙得頭昏腦脹,完全忘記了曾經讓侯衛東七月十五日來報到,他翻了翻表冊,隨口道:“分配方案還沒有定下來,你七月二十五日來報到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想起上一次的經歷,他看了一眼朱科長桌上的電話,就道:“朱科長,我家在吳??h,來一趟不方便,能否給我一個電話號碼?!敝炜崎L就有些不耐煩了,道:“給你說了二十五號,你到時來就行了?!彼州p聲說了一句:“到圖方便,就到吳海去工作?!闭f完,他就低著頭去看報表,不理睬侯衛東。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怎能不低頭,侯衛東強忍著氣,灰溜溜在走出了人事局在門,剛剛走到了一樓,就見到劉坤提著一個公文包走了過來,他穿了一套筆挺西服,衣發梳得一絲不茍,看上去比在學院時要成熟悉許多,看到了侯衛東,便在樓道口停了下來,道:“侯衛東,分到那里?”

    侯衛東上下打量了劉坤一眼,道:“分配方案還沒有定下來,讓我二十五號再來?!?br />
    劉坤取下腰上的BP機,看了看時間,道:“我已經在府辦綜合科上班了,綜合科真不是人干的事,事情成堆,這BP機是到了綜合科,科里給我配的,方便聯絡,科里的人,一人一個,二千多元錢一個?!彼f得平常,可是語氣中的炫耀卻是門板也檔不住。

    見侯衛東的神情,劉坤又看了一眼手中的BP機,道:“你再這里等一會,我幫你去問問朱科長?”

上一篇:第十八章 跑斷腿(五) 下一篇:第二十章 跑斷腿(七)

银航娱乐平台 江西快三平台注册 琼崖海南麻将苹果下载 紫幻河南麻将出牌技巧 江西11选5官方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云南 极速赛车开奖数据 澳门二十一点网址 舟山棋牌手机版下载 97公牛vs爵士 精准四肖三期内必出码 福建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 上海天天彩选4走势图 localhost 幸运28数字预测55预测 江苏快三玩法技巧规律 申城棋牌四人斗地主 随州麻将卡五星手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