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劉光芬站在廚房門口,看見侯衛國大口地牛飲,便責怪道:“才從外面回來,不要這樣喝,腸胃受不了,不聽話,以后就不凍了?!焙钚l國正要把檸檬水放進冰箱,劉光芬又道:“不要放進去了,你們爸爸等一會就要回來,他不能喝得太涼?!?br />
    這時,樓下又傳來一陣刺耳的剎車聲,劉光芬走到窗口,果然是老頭子回來了,她就大聲喊道:“小成,你回去的時候,順便給侯小英說一聲,讓她晚上回來吃飯?!?br />
    坐在駕駛室的是一位年輕人,就伸出頭,道:“劉老師,又弄啥子好吃的,怎么不請我?”

    “上來嘛,只怕有些人不敢?”

    年輕人新婚不久,已是典型的粑耳朵,他笑道:“算了,劉老師心不誠,不是專門請我,改天再來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時候把新娘子一起叫過來吃飯?!?br />
    “要的?!?br />
    隨著汽車的發動,一個穿著警服的中年人走進了屋里,他看到侯衛國和侯衛東兩兄弟都在,一邊問,“你們什么時候回來的?!币贿呑叩搅俗雷优?,拿起盆子,一口氣喝得精干。

    中年人正是侯衛東的父親侯永貴,他是吳??h公安局的老所長了,精于業務,很有些威信,歷任局長都很信任他,只是他沒有文憑,又有些倔,所以,當了十多年所長,仍然是所長。

    侯永貴從當兵再到當警察,習慣了穿警服,他回家也不換掉警服,只是把上面的風紀扣子松開,這表示已經到家了。劉光芬就把放在桌上了的那盆檸檬水給侯永貴端過去,道:“才從冰箱里拿出來的,你少喝點?!焙钣蕾F卻不言語,接過檸檬水,一口就喝干干了。

    劉光芬無可奈何,道:“有其父必有其子,當爸爸的也不做好榜樣?!?br />
    侯永貴坐在沙發上,把今天的報紙翻了翻,放下報紙,對著侯衛國道:“你們刑警隊干什么吃的,這半年吳海發了三件大案子,一件都破不了,依我看,刑大那一批學生,還是嫩了點,也不吃苦,想當年,我們為了一件案子,穿件破棉襖,一蹲就是一個月,洋玩意有時還不如土辦法管用?!?br />
    “專群結合、土洋結合,這是有道理的,你回去給周大隊說,老傳統不能丟?!彼值溃骸拔揖拖氩煌?,尹局就怎么讓你們瞎折騰,車子你們刑大最多,每個中隊都有兩臺車,設備也是最好的,聽說你們刑大中隊長以上都配得有BP機,還是中文的,依我看,花這些錢,不如發動群眾,早就把案子破了?!?br />
    侯衛國是刑大中隊長,他是沙州警察學校畢業的,算得上吳海公安局的學院派,而其父親則是典型的本土派,兩人在家里的爭論也不是一天兩天了。

    他立刻反駁道:“爸,你的觀念老了,難怪跟不上形勢了,犯罪分子很多都有車,我們刑大沒有好車,如何能抓得住人,用BP機的好處就太多了,不管你在什么地方,傳呼臺都能找到人,我們周大隊下了死命令,配了BP機,二十四小時必須隨喊隨到,你們所里能不能做到這一點,爸,剛才的話在家里說說可以,別在外面去說這些事情,免得人家說你沒文化?!?br />
    侯永貴把報紙往桌上一扔,就道:“還高科技,你們周大隊當年跟在我屁股后面,是我一把手一把手把他教會的,我好歹在南京炮兵學校讀過速成班,你們周大隊頂破天也就是一個高中生?!?br />
    “爸,你又錯了,周大隊讀了函授,拿到了大專文憑,算是知識分子了?!?br />
    侯永貴和侯衛國兩人都是業務能力強的警察,只是觀點有些不一樣,每天見面,總要這么爭上幾句,這已成了一種習慣,家人都見怪不怪,劉光芬也懶得理會他們,把小兒子侯衛東拉到了廚房里,讓侯衛東幫著剝蒜,兩人就聊起了小佳家里面的情況。

    “他們家里是廠里面的,條件也很一般的,憑什么看不起我兒子。我們這樣的家庭,也算是很不錯了,父母都是工作,家里沒有任何負擔,你也在黨政機關?!眲⒐夥疫€在為侯衛東抱不平,“爭口氣,好好工作,以后讓他們后悔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把蒜剝好以后,就道:“沙州市與益楊縣確實差距很大,別人看不上,也是正常的,我很理解小佳父母?!眲⒐夥易钚奶鄣男鹤雍钚l東,聽他能這么說,心里還是很高興,嘴上道:“小佳還是不錯的女孩子,用句時髦的話來說,你們也是有緣無份?!焙钚l東樂道:“媽,這句話你從哪里學的?!眲⒐夥抑钢娨暀C道:“電視劇天天在放,你媽好歹還是中專生,這點領悟能力還是有的?!?br />
    女兒侯小英氣喘吁吁地進了門,打開門,見家人都在,高興地道:“總算家里還有苦力,樓下小賣部有五個大西瓜,每個都有十多斤,侯衛東,去搬回來?!?br />
    侯永貴正準備抽煙,卻發現煙早就抽完了,他就站起來,道:“五個西瓜,這么多,哪里來的?!薄鞍?,這是何勇絲綢廠的福利,算是清涼費吧?!?br />
    侯永貴、侯衛國和侯衛東三人就下了樓,到了外面的小賣部,小賣部正有一人在買煙,小賣部里的胖大嫂的丈夫也是派出所的民警,和侯永貴曾在一個所里干過,她看到這一家子過來了,便熱情地道:“侯所長,今天一家人全部回來了,要好好嘬一頓?!?br />
    那個買煙的人正在遞錢,聽到了侯所長的稱呼,禁不住回頭看了一眼,見到一身警服的侯永貴,臉上肌肉就僵了,他強自鎮定地回過頭來,接過了香煙。

    侯永貴突然拍了拍那人的手臂,道:“銬子???”那人道:“干活傷的?!币矝]有見到侯永貴有什么動作,一幅手銬已到了那人右手腕。那人見事情敗露,就準備反抗。侯衛國雖然不明白什么事情,見父親動手了,就迅速地把槍抽了出來,頂住那人,道:“別動?!?br />
    那人見到槍,便不再反抗,乖乖地被銬上了。

    侯衛東在一旁看得是云里霧里,侯衛國已過去把車子發動了,等到車子屁股也消失了,他才來到了小賣部。

    菜還沒有涼,樓下又響起了剎車聲,侯永貴和侯衛國就回到了家里,侯永貴手里還提著一瓶吳海產的吳海紅,這是吳海高度酒,是真正的糧食酒,味道很是純正。

    侯衛東看到兩人的笑臉,知道定然撈到了大魚,果然,侯永貴對侯小英道:“小英,你去切一只鹽水鴨子,今天喝點酒,我給老劉說了,下午不上班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去切了,家里這么多菜?!眲⒐夥覐膹N房里飛快地端了好幾盤菜,有鹵排骨、紅燒魚、有燉雞湯,還有回鍋肉。侯永貴對著小英道:“快去,你爸今天就想吃鹽水鴨子?!?div class="pagination">

上一篇:第十七章 跑斷腿(四) 下一篇:第十九章 跑斷腿(六)

银航娱乐平台 怎样下载吉林麻将 浙江11选5预测下载 山西快乐10分开奖查询 送给赌博人的顺口溜 手机麻将赌博新闻 微信捕鱼达人技巧 今天江苏快3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11选5500期查询 浙江20选5近200期开奖号 669棋牌游戏中心官网 娱网棋牌游戏平台 网上麻将平台 热火vs凯尔特人第六场 福彩排列七玩法说明 三分彩是正规的吗 斗地主真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