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電視,是一些很無聊的廣告,不痛不癢,不咸不淡。

    劉莉從冰箱里拿出一塊西瓜,端到廚房里,切成巴掌大的薄片,插了一些牙簽,端出來后,笑著對侯衛東道:“吃西瓜?!彼男θ莺苁菧厝?,大姐姐般成熟的風韻,與學院矜持少女給人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。

    劉坤毫不客氣地拿起就起,他以侯衛東道:“這是金灘鎮送過來的,新二號瓜,味道很不錯的?!焙钚l東也不愿意在劉坤面前顯得太拘束,他用牙簽穿了一片,對著劉莉道:“謝謝劉姐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要太客氣了?!眲⒗蛞贿呎f,一邊就搶過劉坤手中的遙控板,按了幾下,電視里就傳出了《新白娘子傳奇》的主題歌:“千年等一會……?!?br />
    劉莉優雅地翹著二郎腿,小腿跟著電視里的歌聲輕輕地抖著,她的小腿修長,皮膚亦是白細。成熟女子的小腿,讓侯衛東禁不住有些咽口水,他連忙咬了一口西瓜,掩飾自己的吞口水的行為。

    短時間內,三人皆無言,劉莉看了一會電視,隨口問侯衛東:“聽說你參加了益楊黨政干部考試,考得怎樣?”

    益楊黨政干部考試,有十個名額,據說是為了益楊縣的發展積累人才,有一千多名應屆畢業生參加考試,侯衛東考了第二名,成績相當不錯,他盡量掩飾心中的得意,故作平淡地道:“勉強過關,我明天就準備到人事局去問問什么時間報到?!?br />
    劉莉顯然很熟悉這次的黨政干部考試,聽到侯衛東考上了,有些意外地看了劉坤一眼,“侯衛東考上了,怎么沒有聽到你說起過?!?br />
    劉坤沒有回答,專心地啃西瓜。

    劉莉卻言猶未盡,道:“一個班的同學,侯衛東考入前十名,你才考三百六十名,真不知道你在學院干了些啥子?!眲⒗偛旁谘b深沉,這一下再也忍不住了,不高興地道:“我才不想到鄉鎮去工作,成天跟農民打交道,又臟又臭?!眲⒗蚍瘩g道:“爸爸在鄉鎮干了十多年,什么時候聞到他身上的臭味,當年全家在鄉鎮的時候,你天天往坡上跑,還不是和農村小孩一樣,現在進了城,就忘本了,看不起鄉鎮了?!?br />
    “這次黨政考試,全部進入了組織部的梯隊,多少人都想進入,劉坤你也不要說大話,明明沒有考好,還要找客觀原因,以后工作了,要腳踏實地的,好好向侯衛東學習?!?br />
    劉莉屬于伶牙俐齒的女孩,和弟弟爭論起來,就如機關槍一樣響個不停,兩人又爭了幾句,劉坤漸漸紅了臉,就如斗雞一樣,眼看著就要發作了。

    姐弟倆的爭執,讓侯衛東很是尷尬。

    這時,傳來了門鎖的響聲,走進來一對中年夫婦,中年男子長著架著一幅金絲眼睛,身穿白短袖,不胖不瘦,臉上黑黑的,總體上很是干練,而中年女子皮膚也很白,頭發燙成大波浪,這是當前最流行的發式。

    侯衛東禮貌地站起來的同時,看著這對中年夫婦,他頭腦中竟然突然間有了一個綽號:黑白雙煞。

    黑煞見屋里有客人,便走到了客廳,不等介紹,便問道:“你是劉坤的同學吧?!焙钚l東連忙道:“劉叔叔,你好,我是侯衛東?!眲⒗蚓偷溃骸昂钚l東也參加了黨政選拔考試,他考得不錯,進入了前十名?!?br />
    黑煞坐在單獨的一個沙發上,指著劉坤道:“劉坤,今天柳叔叔把成績拿出來了,你考了三百六十名,真是給我丟臉?!眲⒗つ樕珮O為難看,道:“爸,我好歹也考上了大學,怎么給你丟臉了,柳叔叔的兒子還不如我,當了幾年兵,還不是灰溜溜地回來了?!?br />
    “當兵又怎樣了,我就看著順眼?!?br />
    柳叔叔是縣委常委、組織部長,他的兒子柳江濤和劉莉一班,成績一般,高中畢業就參軍入伍,退伍后分到了縣建委,兩人如今已確立了戀愛關系,劉坤話峰直指柳江濤,劉莉自然不同意。

    黑煞又問道:“你考了多少名?”

    “第二名?!?br />
    黑煞點點頭,道:“不錯,嗯,不錯?!?br />
    白煞換了鞋子,走到客廳,她保養得極好,徐娘半老,風韻猶存,看上去根本不象是要滿五十的人,她用牙簽挑起一片西瓜,也沒有招呼侯衛東,自顧自地吃了兩塊,才對黑煞道:“讓你早點回來,就知道使喝酒,看嘛,白娘子都演了半集了?!?br />
    黑煞親切地問道:“到哪個鎮落實沒有?你們十個人都全部要分到鄉鎮去,鄉鎮很艱苦,要有心理準備,特別是青林、吳灘等鎮,距離遠,交通不便,工作任務很重?!?br />
    侯衛東沒有到鄉鎮生活過,對鄉鎮生活根本沒有概念,道:“參加考試時,就明確了下鄉鎮,既然下鄉鎮,條件肯定就沒有城里好?!?br />
    白煞用紙巾擦了擦手,道:“你是劉坤的同學吧,參加了黨政干部考試?!?br />
    黑煞就道:“侯衛東考得好,全縣第二名,小伙子不錯?!?br />
    白煞不以為然地道:“小坤沒有考上,也是一件好事,若是分到了鄉鎮,也不知何年何月能調回來,若是分到青林和吳灘,進趟城要坐兩、三個小時,到時哭都來不及?!彼f這話時,充滿了居高臨下之態,讓一旁的侯衛東即有些尷尬,又有幾分不滿。

    “話不能這樣說,鄉鎮鍛煉人,縣上的領導,哪一位沒有在鄉鎮當過一把手?!焙谏酚謱钚l東道:“侯衛東,好好干,組織上對你們這一批干部寄予了厚望,這也是沙州歷史上第一次公開選拔后備干部,以前沒有,以后也難說,你要珍惜這個機會?!?br />
    白煞臉色陰沉沉的,道:“是驢是馬,還是要經過實際工作考驗?!?br />
    白煞極為護短,兒子劉坤黨政干部考試沒有成功,而侯衛東卻是全縣第二名,她心中沒來由就有些不滿,句句話都說給侯衛東聽,而她所說的話,也有五分是真實的,下了鄉鎮,天高皇帝遠,如果上面沒有人,要想混出個樣子實在有些難。

    白煞毫不留情面的話,就如細鞭子抽在侯衛東臉上,他知道黑煞是縣委常委,就忍著不滿,恭敬和黑煞說話。

    劉坤被父親說了一通,很不高興,就馬著臉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說了一會,侯衛東就起身告辭。

    侯衛東剛剛從學院畢業,還沒有住旅館的習慣,找劉坤,其實是想在他家住一晚上,可是見到劉坤家人之后,他打消了在住在劉坤家的想法,決定去住旅館。

上一篇:第十四章 跑斷腿(一) 下一篇:第十六章 跑斷腿(三)

银航娱乐平台 芜湖麻将怎么玩 活塞vs猛龙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数据 体彩福建22选5走势图 福彩群英会中奖技巧 白山单机版刨幺下载 带百搭的麻将游戏 大庆52麻将最新版本下载 老k网络捕鱼游戏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广东26选5app 白小姐开开奖网站 500彩票网平台 76人vs老鹰本赛季 安徽快三中奖规则表 王中王六肖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