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衛東官場筆記

作者:小橋老樹

    客車行走于大道上,過了東洪,沙州市的痕跡也就淡了,更多的是益陽縣的標語,這些標語往日看著討厭,此時反而有一種親切感。

    車站事件不過插曲,車過東洪,小佳、陳慶蓉和張遠征的影子就在侯衛東頭腦里旋轉不停,就如走馬燈一樣,又如舞廳里的旋轉燈,“剪不斷,理還亂”的滋味,侯衛東也略有了體會。

    可是,下了客車,踏上了益楊熟悉的大街,侯衛東又別扭地發現,從沙州學院畢業以后,他就暫時和益楊縣沒有關系了,沒有關系意味著什么,也就是沒有了立身之地,在沙州學院之時,侯衛東和其他同學時常嘲笑沙州學院的種種不是,可是當自己離開了沙州學院給予自己的小床,才發現整個益楊,竟然沒有自己的一張小床,這是一個城市最現實和最無情的地方,這也就是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家的原因,金窩銀窩,不如自己的狗窩,正是說的這個道理。

    在街道上很茫然地走了一會,四年時間,侯衛東陪著小佳將大街小巷逛得十分熟悉,這也就讓許多地方都能牽出對小佳的回憶,以前常嘲笑小佳對逛街的癡迷,如今小佳遠在沙州,就算想陪她逛街也不可得,這讓侯衛東心中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如今的益楊,最熟的人就算是同一寢室讀了四年書的劉坤,在寢室里,侯衛東和蔣大力關系最鐵,只要沒有約會,他們兩人就混在一起,與劉坤的關系相對就要差一些。

    劉坤是寢室里獨行客,生活得很自我,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拿著梳子慢慢地梳理頭發,每天晚上熄燈以后,各個寢室都要講一些黃色的話題,這個時候,劉坤發言最為積極,常常語出驚人,我們班上有一個女孩,長得實在有些丑,俗話說,丑人多怪,這個女孩自然就是班級女生中性格最怪的一個,一天晚上,劉坤突發感嘆:她長得這么丑,脾氣又怪,肯定嫁不出去,下面沒有人用過,說不定會生銹。

    此語一出,生銹就逐步成了對丑女的代號,比如,在公共場合看見一個女孩長得不怎么樣,沙州學院政法系的男生就會說:“這個女孩子長得很生銹?!毖由斐鰜?,看到漂亮女生,就會一齊感嘆:“真他媽的光滑?!?br />
    劉坤就是沙州學院“生銹”與“光滑”文化的創造者。

    可是這位口中英雄,在交女朋友上卻總是陰差陽錯,每到周五,就把頭發梳成周潤發的大背頭,到學院的三個舞廳晃來晃去,就這樣晃了四年,畢業的時候,他還是光棍一條。

    在益楊最繁華的利民商場行走著,不少商場都在放著一首傷感的歌曲:“午夜的收音機輕輕傳來一首歌,那是你我都已熟悉的旋律所有的愛情只能有一個結果,我深深知道那絕對不是我,既然曾經愛過又何必真正擁有你,即使離別也不會有太多難過,午夜里的旋律一直重復著那首歌,Willyoustilllovemetomorrow?!?br />
    這首歌,侯衛東也聽過很多遍,當時覺得平常,可是今天,由于沙州之旅的特殊原因,他仿佛被點了穴道一般,靜靜地站在一個不妨礙行人的角落,充滿著憂傷地聽著童安格溫柔成熟的歌聲。

    夏日夜晚最為美麗,夕陽仍在空中,街燈卻漸次地打開,五顏六色的裙子出現在利民步行街道上,夜色,讓這些女子們個個都細致如玉。

    侯衛東在流光中徘徊了許久,終于來到了一幢大院前,里面有十六幢八屋樓高的住房,院內綠樹成萌,里面的住戶全是益楊縣黨政機關干部,俗稱為:“二縣府”。

    詢問了守門的大爺,他聽說是找六幢的劉坤家,態度立刻就好了起來,道:“劉部長家就順著這條道走,六幢一單元五號,好找得很?!?br />
    劉坤家果然好找。

    開門的是一位二十多歲的女子,她長相并不是特別漂亮,最大的特點是“白”,皮膚潔白而細膩,極有光澤,憑空使她增添了許多韻味。

    女子很有禮貌地問道:“你找誰?”這女子相貌與劉坤八分相似,特別是皮膚,更和劉坤如出了一撤,只是,這等皮膚長在女子臉上,便被稱為嫵媚,而長在男子臉上,稍不留意,便被稱為小白臉。

    侯衛東知道劉坤有一個姐姐在銀行上班,眼前這個女子肯定就是劉坤的姐姐,就彬彬有禮地道:“劉姐,你好,我是劉坤的同學侯衛東?!蹦桥诱莿⒗さ慕憬銊⒗?,她聽說過侯衛東的名字,便對著屋內喊了一聲,道:“劉坤,有同學找你,是侯衛東?!?br />
    屋內響起了一陣踢踏的拖鞋聲,劉坤從里屋走了過來,他在家里也穿了一件短襯衫,頭發似乎還有些摩絲,顯得又光又亮,他走到門口,驚奇地道:“侯衛東,你今天不是到沙州去了?”侯衛東不想將他的狼狽相告訴給劉坤,就道:“我明天想到人事局報到,看分配方案定下來沒有?!眲⒗ふ驹陂T口,道:“應該沒有這么快,聽說要七月中旬才有結果,你不是要去見小佳的爸爸媽媽,是不是他們不同意你們的事情?!焙钚l東不想提這事情,道:“工作沒有落實,哪里有心情去談這些事情?!?br />
    一九九三年的七月一日,對于侯衛東來說,想來是一個難以忘記的日子,上門相親被拒,又在車站遇到了麻煩,還差點被胖警察揍一頓,而且從沙州市到益楊縣走了一個來回,整整坐了六個多小時的汽車,所有的事情加起來,讓他臉上竟有了淡淡的風塵之色。

    對于劉坤來說,七月一日是舒適的一天,他坐著小車從沙州學院出來,中午被他爸爸單位的同事拉到外面,吃了一頓豐盛的大餐,晚上一家人又出去吃了一頓,慶祝他從沙州學院畢業。

    兩相比較,劉坤就顯得頗為滋潤,站在門口也就有了些優越感,在大學同居四年,父親是益楊官員的劉坤原本有著極強的優越感,可是侯衛東在學院表現得太突出,成績優秀,拿過四次一等獎學金,是院、系兩極的學生會干部,是為數極少的學生黨員,還將生物系的系花張小佳追求到手。這些成績,在學院中算得上突出,因此,劉坤來自家庭的優越感被侯衛東一點一點的粉碎,此時,優越感再一次回來了。

    劉莉在屋內道:“你們兩人怎么在門口站著說話,快進來?!眲⒗み@才恍然大悟道:“快進來?!?br />
    劉莉家是三室一廳,客廳還兼著飯廳的功能,足足有三十個平方,侯衛東見識過小佳客廳里的狹窄,見到了這個大大的客廳,心暗道:“沙州有什么了不起,一家人還不是這樣擠在一起?!?br />
    畢業前,侯衛東已經確定分到益楊縣,劉坤多次主動道:“以后來到了益楊,就住到我家里去,我們哥倆好好聊聊?!闭驗榇?,侯衛東到了益楊以后,沒有去住旅館,就直接來他家。

    “喝茶,這是青林鎮茶場送來的好茶,一百塊錢二兩?!眲⒗みf給了侯衛東一個白色細瓷茶杯,便坐回在沙發上,把電視打開,隨意地“叭、叭”按著,有一句無一句與侯衛東聊著天。

    在侯衛東心中:“劉坤遠不如自己優秀?!币虼?,他們兩人的交往中,侯衛東心理上隱隱占著優勢。今天劉坤不冷不熱的表現,讓侯衛東覺得很是別扭。

上一篇:第十三章 水到渠未成(九) 下一篇:第十五章 跑斷腿(二)

银航娱乐平台 莱特币平台国外 1.79篮彩雪灵神龙 江苏老11选5走势图 股票购买软件 哈灵2元杭州麻将群 博彩堂一Welcome 高频彩规律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图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黑龙江快乐十分尾走势图 海王捕鱼免费下载 2元刮刮乐试刮 中彩票下场 斯诺克比分直播网360 手机捕鱼游戏辅助修改脚本方法 qq二人欢乐麻将作弊器